筆趣閣 > 諸天大神捕 >第52章練功
    “大人,這里的任何一本秘籍,都不許帶出去,您且看著,若是有什么事,叫老奴便是了。”那楚崇說完這句,便告辭離去。
    江慎一顆心都在這些神功絕技之上,也不管他,見他走了,當下把這些秘籍一本本的粗略看了一看。
    卻見那其上功法,每一門都是精妙玄奧,勝過他修煉的抱元勁和華山諸多神功,不過他也沒被這些武功迷惑了心神,貪多嚼不爛,而且他本身的根基是抱元勁,自然便是選的道家功法,最終卻是挑出了九陰真經殘篇、降龍十八掌、天鷹神爪、乾坤大挪移四門武功。
    九陰真經殘篇,卻是沒有總綱,也就是內功心法那一節,只有易經鍛骨篇、螺旋九影、大伏魔拳等功法,江慎看重的便是易經鍛骨篇,這一門功法可以提升資質,黃裳年歲到了四十,尚且能成天下難尋的大高手,靠的便是這易經鍛骨篇。
    江慎修煉的牛魔大力拳雖然能旺盛氣血,鍛煉血肉,可是沒有虎魔煉骨拳,卻是沒法鍛煉筋骨,得了這易經鍛骨篇,恰好是彌補上了缺憾。
    降龍十八掌則是一門剛猛無儔的掌法,江慎能力舉千斤,也是合適。
    至于天鷹神爪,江慎所修煉的鷹蛇生死搏,已然有了鷹爪的基礎,再練起來也不難。
    那乾坤大挪移則是一門能發揮人體潛能的絕妙功法,每人體內潛力原極龐大,只是平時使不出來,每逢火災等等緊急關頭,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往往能負千斤,乾坤大挪移練成之后,能發揮體內潛能,還能如姑蘇慕容氏一般,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江慎自然也不會放棄。
    花了數日功夫,將這四門功法都盡數銘記在心,江慎便不再入皇宮,蓋因那老太監給他的威脅實在太大。
    他白日里便前去北鎮撫司,理順錦衣衛之事,晚上便進入武道室修煉這幾門絕學。
    他也沒忘了老岳,派人將九陰真經殘篇、天鷹神爪、乾坤大挪移三門功法都隨信寄了回山,那降龍十八掌乃是丐幫的鎮幫功法,華山派若得了卻是說不過去。
    振興華山,單單憑借他一人卻是無法,還以要依靠諸多弟子。他在信中要岳不群多收弟子,還要他派弟子來北京任職,將自己的現狀盡數寫了,不過半月時光,老岳竟然親自領著兩名弟子到了北京,來尋江慎!
    “師父,您怎么親自來了?”
    這日從北鎮撫司下衙回來,江慎在錢府之中,見著了風塵仆仆的岳不群,卻是一臉的驚訝,在他想來,老岳得了這幾門武功,該是閉關不出才是。
    不止是岳不群來了,他身邊還跟著兩名華山弟子,卻是三師兄梁發,四師兄施戴子。
    岳不群看著眼前這一身飛魚服,已然是錦衣衛同知的少年,眸中卻滿是欣慰之色,他前幾年收這名弟子,不過沖著錦衣衛的名頭,被錢寧軟硬兼施而已,想不到這才幾年的光景,這個弟子不僅已然是朝廷高官,還為他送來了數門神功絕技,其中哪一門都不輸于他華山派的紫霞神功。
    “慎兒,為師此來,卻是為了兩件事。”
    岳不群指著身后的梁發和施戴子道:“托陜西千戶所的福,為師招收了不少有天賦的錦衣衛弟子為徒,你三師兄和四師兄如今都是二流高手,也算是能幫上你一些忙,便讓他們跟著你,在京城錦衣衛里面收一些弟子吧。”
    梁發和施戴子不比令狐沖入門晚多久,雖然沒有令狐沖的劍法天賦,但也是邁入了二流高手的門檻。
    “這卻是簡單,弟子剛理順北鎮撫司的差事,讓兩位師兄做個試百戶還是容易的。”江慎笑道。
    “還有第二件事。”
    岳不群自懷中取出一本薄薄的冊子,遞給江慎,道:“為師知你抱元勁已然大成,你命人送上山的功法里,又沒什么修煉內功的法門,這門紫霞功,你且收著,閑暇之余,便練一練。”
    紫霞神功!
    瞧著那冊子上面的四個篆字,江慎心中一動,他如今正缺進階的功法,轉修紫霞功卻是正合適。
    不過想及華山門規,他卻道:“師父,這恐怕不合適,咱們華山派規矩,非掌門,不得修煉紫霞神功,您這是……”
    他接掌華山派不是不行,不過如今他是錦衣衛的同知,卻是無法分身坐鎮華山。
    “為師還沒打算退位呢。”
    岳不群笑了一笑,道:“叫你拿著便拿著,如今咱們華山派百廢待興,哪里來的這么多規矩,日后只怕很多弟子都會修煉這門功夫,你且收起來!”
    華山派如今神功增加了數門,對于紫霞神功,岳不群自然不那般看重了。
    江慎這才將紫霞功收入懷中,道:“如此,弟子便多謝師父傳功了。”
    岳不群來京,送施戴子和梁發倒是其次,主要怕紫霞神功有失,這才親自來一趟。他急著回去修煉神功,倒也沒有多待,第二日一早便告辭回去。
    江慎也不好挽留,只是提點了幾句辟邪劍譜之事,殊料岳不群卻是根本沒將這辟邪劍譜放在心里。
    江慎所傳的每一門功夫,華山派皆有記載,尤其是天鷹神爪和乾坤大挪移,更曾讓華山派某一位掌門人丟過大仇,更不必提九陰真經的赫赫威名?岳不群哪里還會覬覦辟邪劍譜,直言要回山閉關,從新入門的弟子中挑選出心性上佳的,傳授易經鍛骨篇。
    他回去之后,江慎的生活重新恢復兩點一線,將兩位師兄安插在北鎮撫司后,白日里督促著一群錦衣衛尋找魔教的下落,沒事抓兩個反賊,向朱厚照匯報一下,到了晚上則是加緊修煉功法。
    一晃便是一年的功夫,這一日,一份消息打破了他日常的平靜生活。
    “福威鏢局被人滅門了?”
    江慎看著施戴子拿過來的消息,微微有些詫異,余滄海這老小子,當初被他打敗,沒成想賊心不死,還是打起了辟邪劍譜的主意。
    “小師弟,這件事咱們管還是不管?”施戴子一臉恭敬的問道。
    他和梁發如今已然是正牌的錦衣衛百戶,執掌詔獄,權柄甚重,然而越是這樣,他們越清楚朝廷的恐怖,知道這位小師弟的地位。
    錦衣衛北鎮撫司倒還罷了,可是天下那么多千戶所百戶所,可很是招攬了一批高手,不容與黑白兩道的高手,身敗名裂之輩,亡命的江洋大盜,還有一些單純是被權勢吸引過來的,粗粗一數,便有十七八位一流高手,真要匯聚在一起,那是一股極為龐大的力量。
    可惜這些高手要分鎮各地,以免出了岔子,這才顯得錦衣衛沒什么高手罷了……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福建36选7中3个多少钱 北京快乐8陷阱 河北快三单双计划软件 一分赛车开奖号码查询官网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查询 上海快三查询 查询股票代码 陕西快乐10分add 中国五分彩是什么 熟记炒股顺口溜 大发快三赢家vip网址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查询 海南4+1开奖结果走势图 竞彩二串一最稳玩法 股票分析 湖北体彩网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