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大神捕 >第50章面圣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錦衣衛北直隸千戶江慎文武兼全,勤勉奉公,特擢升為錦衣衛指揮同知,掌北鎮撫司,欽此。”
    “臣,領旨謝恩!”
    江慎大禮參拜,接過張永手里的圣旨,卻是心中唏噓不已。這就晉升為錦衣衛同知了,錢大哥為了這個位置上可是掙扎了好幾年,話說,他雖然自認為文武雙全,但是勤勉奉公這一節,他可是一次北直隸千戶所都沒去過來著。
    不過江慎心里明白,他能一躍跳過錦衣衛僉事,是救駕之恩換來的,至于為何不在圣旨中明說,試想朱厚照在豹房里中的毒,若是讓群臣知道,還不得鬧著讓他搬回去?而此事還涉及劉瑾獻上的兩名揚州瘦馬,只怕這位權勢滔天的劉公公,也不希望這消息走漏出去。
    錢寧聽著江慎升官,竟然與他官職一般無二,還執掌北鎮撫司這個大衙門,心中卻是又酸又喜。酸的自然是他辛辛苦苦數年,不敵江慎來京一月;而喜的嗎,錦衣衛南北鎮撫司都落入兩兄弟掌中,可以說錦衣衛從此就是他們的天下了。朱厚照如此寵信江慎,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張公公,一點小意思,您拿著喝茶。”錢寧笑瞇瞇的自袖中拿出一張一千兩的銀票塞了過去,這張永雖然比不上劉瑾,可也是朱厚照極為寵信的大太監,是得罪不起的。
    張永自然不會拒絕,不著痕跡的收入袖中,卻是沖江慎笑道:“江大人,陛下令你接旨之后,入宮覲見,還請隨雜家走一趟吧。”
    “請公公稍待,待我更衣之后,立即入宮。”江慎答道。
    他閉關三日,已然打通任督二脈,將抱元勁修煉到圓滿,成為一尊真正的絕頂高手,不過三日未曾洗漱換衣,卻是不好這般入宮。
    張永不是個沒有眼力勁的人,知曉眼前這位如今正得圣寵,自然是隨口應下了。
    他與錢寧在正廳內說話,江慎去了房間,一番洗漱,換了身飛魚服,隨后去了前廳,與張永一齊朝著豹房而去。
    這張永一個太監,卻是不坐轎子,反而騎馬。他與江慎并轡而行,出了錢府不遠,忽然道:“江大人,你執掌北鎮撫司,也算得是廠衛大員了,雜家有一言提醒你,不管是東廠還是錦衣衛,都是陛下的,而不是劉公公的,望你事事以陛下為重。”
    這一番話,意味深長,江慎心中微動,難不是朱厚照要對劉瑾下手了?
    他不明所以,只能道:“多謝張公公提醒,我自然會忠于陛下。”
    張永笑了一笑,卻是沒再說話。
    兩人入了豹房,不多時,便到了一處側殿內,朱厚照正在批改奏折,兩人忙行禮參拜。
    朱厚照見著江慎和張永二人進來,一臉開心的道:“都起來吧,江愛卿,朕可是等你多時了。”
    “陛下,江大人來晚了,可是因為有喜事,老奴去錢府之時,江大人卻是正在破關,如今他的武功已然更進一層,只怕天下少有人敵!”那張永搶先說道。
    “少有人敵?比之曹正淳如何,他不是劉瑾口中的武功絕頂嗎?”朱厚照來了興致,問道。
    “臣怕不是曹督主的對手。”江慎道。
    曹正淳一身天罡童子功,已然修煉到出神入化的境地,空手對上手持利刃的童百熊都不落下風,他抱元勁雖然圓滿,但畢竟剛剛突破,加上牛魔大力拳,想來與曹正淳勝負也是五五之數。
    “那也是很了不得了,江愛卿,你很好。”
    朱厚照點了點頭,道:“張伴伴,你且下去,朕有些私密話對江愛卿說。”
    張永應了聲是,隨后退出殿外。
    此時這側殿之內,只有朱厚照和江慎二人,江慎打量這位少年天子,卻見得其人與第一次相見之時比,卻是清瘦了不少,想來是被那毒藥折磨所至。
    卻聽朱厚照道:“江愛卿,你可知朕為何要讓你執掌北鎮撫司?”
    江慎道:“臣不知,還望陛下賜教。”
    “朕也不瞞你,朕要你執掌北鎮撫司,便是為了鏟除魔教!”
    說道魔教二字,朱厚照臉上浮現出一抹慍怒之色,他道:“這些魔崽子,平日里朕懶得搭理他們,沒成想竟敢對朕下毒!而劉伴伴和曹正淳這兩個奴才,只知道用東廠錦衣衛對付朝堂上的那些文臣,連朕的安危都不顧了,朕很是失望。江愛卿,你出身華山派,乃是江湖名門,又有一身好武藝,朕希望你能為朕報仇!”
    “臣必然盡力!”
    江慎心中一凜,想不到朱厚照報復心如此之強,要徹底鏟除魔教。
    他想及回程之中,遭遇護龍山莊的人截殺,道:“陛下,臣回程之中,還遭遇了護龍山莊的人截殺,您中毒一事,只怕并不只魔教。”
    “朕知道這件事,都是朕那位好皇叔搞得鬼,朕昏迷這些時日,朝中那些文臣嚷嚷著要讓他攝政,真是笑話。”
    朱厚照冷哼一聲,道:“此事你不必管,朕已然讓東廠追查此事,朕召你入宮,卻是為了答謝你救命之恩,有兩件禮物送你。”
    說罷,只見朱厚照輕輕拍了拍手,自有宮娥捧著兩個托盤進來,那托盤之上,卻是一柄黑鞘長劍與一枚令牌。
    朱厚照指著那兩個托盤道:“江愛卿,河南鎮守太監韋貴說,你為了尋找解藥,與魔教賊子拼死搏殺,連劍都碎了,這一把劍,名為青霜,乃是上古神兵,削鐵如泥,鋒銳無比,朕便賜給你了,你試一試吧。”
    青霜?
    江慎上前拿起長劍,輕輕一拔,只聽得錚的一聲清越劍鳴,恍如龍吟,劍刃之上,一抹青光逸散而出,剎那之間,整個側殿都是森森寒意,卻是一把吹毛斷發的神兵!
    “陛下,這……這莫不是初唐王勃《滕王閣序》里‘紫電青霜’里的青霜劍?”江慎問道。
    “江愛卿好眼力,正是那把劍。”朱厚照笑道。
    江慎心中歡喜,練武之人,得一把神兵,無異于如虎添翼。這畢竟是低武世界,神兵發揮出來的作用極大,他持此劍,戰力毫無疑問會增加數成。
    “江愛卿,不看看這件禮物嗎?”
    朱厚照望著江慎開心的樣子,笑吟吟的指著那令牌道:“這可是皇家密庫的令牌,其內搜羅了天下藏書,可有不少神功絕技!”
    ……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股票融资最高几倍杠杆 湖北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原油开户如何配资 广东11选5规律 基金赎回几天到账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好彩1走势图 2012年股票推荐 湖北新11选五走势图表 2019年3D走势图带试机号 25选5开奖一等奖 广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广东11选5任三计划 黄南股票配资 快三软件 股票为什么一直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