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大神捕 >第26章正德
    京城,東廠。
    曹正淳手上裹著一道白色紗布,卻是日間被童百熊斬出來的傷口。
    他正凝神看著手上的卷宗,那是今日抓住的魔教之人的口供。
    “想不到,為了區區一個風雷堂堂主的兒子,魔教竟然出動了這么大的陣仗。除了三名魔教長老和兩位左右使,還有一位圣姑,聽說她的地位,僅次于東方不敗……”
    曹正淳說到這,一臉遺憾的道:“可惜,就叫這些魔崽子,在咱們眼皮子底下溜了。”
    “是屬下無能,這才走脫了反賊!”曹少欽一臉誠惶誠恐的請罪道。
    “確實是你們無能,若是你們早點稟明雜家,咱們一起出手,在通州便將那魔教圣姑擒獲了,哪里會像現如今一般,一無所獲?”曹正淳道。
    曹少欽有苦說不出,誰能想到在通州發現魔教的那些反賊,竟然武功身份這么高,等他們撲了個空,再想請曹正淳帶大隊人馬出來已然晚了。
    “好了,你下去吧,讓咱們的探子都眼睛放機靈點,但凡再有反賊出現在京城地界,務必成擒,絕不可讓他們再溜了!”曹正淳道。
    “多謝公公恩典,屬下定然讓下面的人抓點緊,不過,此番魔教賊子勢大,咱們東廠的人手恐怕不夠,要不要傳信去嵩山,叫他們調點人過來相助?”曹少欽小心翼翼的問道。
    魔教這些長老、左右使,都是一流高手里的佼佼者,其中如向問天和童百熊,還是絕頂高手,曹正淳親自出手,尚且受了傷,其他的人想要抓住他們,無疑是癡心妄想。
    “你呀你,枉費雜家的栽培,也不動腦子想一想,他們露了行跡還會在京城多待嗎?”
    曹正淳搖了搖頭,一臉的失望,這個曹少欽,一門心思沉浸在武功上,辦事遠遠不如劉喜得力。
    “雜家讓你們盯得,是那些反賊重建這北直隸分壇的人馬,這些賊人,武功卻不會多高,抓起來同樣是大功一件。”
    “是屬下愚鈍,多謝督主點撥!”曹少欽惶恐的道。
    “好了,且下去辦差吧。”
    曹正淳揮了揮手,示意曹少欽退下,不過便在此時,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傳來,卻見的是一名氣息陰冷的中年太監,不是劉喜又是哪個?
    “督主,出事了,劉公公派人來傳信,那錢寧已然帶著一群錦衣衛去了豹房,恐怕要面見陛下,當面告咱們的狀!”劉喜一臉焦急的道。
    那錢寧素來受皇上恩寵,而他們今日大舉出動,除了兩個小嘍并沒有什么斬獲,反而累得錦衣衛死了不少中層武官,若是皇上追究的話,只怕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慌什么!”
    曹正淳冷哼一聲,道:“天塌下來,也有劉公公,有雜家為你們撐著,走,隨雜家一起去面圣!”
    ……
    “這便是豹房了,乃是陛下的別宮,你待會可要規矩些,別像在我面前一樣沒大沒小的,惹惱了陛下,我也護不住你。”
    看著錢寧一臉鄭重的叮囑自己,江慎無奈應道:“曉得了曉得了,我都說我不來,你非得讓我來。”
    “你這孩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可知多少文臣武將欲求見陛下一面不可得?”
    錢寧說著說著,看著江慎完全沒用心聽,反而是四處打量著豹房的風景,忍不住搖頭道:“罷了罷了,你不聽算了,總之,待會一切聽我的就是。”
    “行行行,下官必謹遵同知大人之命!”
    江慎心不在焉的應道,心神都在打量這豹房的環境。還別說,這豹房之內,養了不少珍奇異獸,倒是頗為引人矚目。
    不過最讓人驚訝的則是這豹房內的護衛,卻見一個個眼中精光燦爛,威勢不凡,只怕都有一身的好武藝。
    “錢大哥,這些護衛都是什么來歷?”江慎忍不住出言問道,他這一路觀來,雖然沒瞧到一流高手,可是二流高手看見了好幾位了。
    這樣的守衛,便是一流高手想要擅闖,恐怕也難全身而退。
    “他們都是護龍山莊的人,神侯親自調教出來的,不過這也不算什么,陛下身邊,可是還有數名武當派的一流高手護衛著呢。”錢寧答道。
    護龍山莊!
    聽見這個名字,江慎心里便是一陣奇怪,之前錢寧便與他說過,當今這位神侯,雖然手下不少高手,可是自身卻不是以武功見長。
    這可不對勁啊,雖說這不是天下第一的世界,但是那曹正淳都按照天罡童子功的設定走了,那位什么神侯,難道是什么好人嗎?
    揣著亂七八糟的各樣心思,錢寧帶著江慎左拐右拐,終是到了一個巨大的空地前。
    卻見那空地之上,擺放著一個大大的獸籠子,里面正有兩只餓瘋了的老虎互相撕咬,而在籠子外邊,一群人正興致勃勃的看著呢。
    錢寧領著江慎到了那群人面前,對著一個十七八歲穿著明黃龍袍的少年便是拱手一禮,道:“微臣拜見陛下!”
    江慎和其身邊的幾名錦衣衛也是跟著一禮。
    “免禮,錢寧,這么晚了,怎么還想著來看望朕啊?”
    一個清脆但是夾雜著幾分威嚴的聲音傳來,江慎挺直身子抬起了頭,定睛一看,卻見得這位正德天子,卻是生的頗為清秀,不過眉宇之間那種高高在上的威嚴,卻是遠遠勝過錢寧了。
    不得不說,這位正德天子是個極有趣的人,雖說被史官記載的昏庸無比,卻也不過其人喜好武事罷了。
    說他寵信太監,重用奸佞,卻沒見著其人在位之時,蒙古小王子被他一仗打的十幾年不敢南下,各種什么藩王作亂,農民起義,都是被輕而易舉的平定下來,偏偏那些文人筆下,這位皇帝好似什么正事都沒干一般,說來說去,無非是這些他寵信的人,動了這些士大夫的利益罷了。
    倒是那崇禎皇帝,廢東廠,閑置錦衣衛,偏聽偏信文官,宵衣旰食的處理朝政,勤勉無比,被夸贊的天上有地上無,可是最終卻亡了國。
    那些口口聲聲忠孝仁義的讀書人,譬如錢益謙,殉國之時,可都是嫌棄水太涼來著……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十一选五怎么玩法规则 江西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前三组 北京 期货配资 上海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表 模拟炒股游戏 重庆幸运农场必中技巧 正规合法的股票配资平台 内蒙古11选5前三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玩法心得 多乐彩什么号码容易出 北京快三在线计划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中国铝业股票行情 广西快乐十分好运四组合技巧 陕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