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大神捕 >第25章進宮
    興獻王,乃是孝宗皇帝的親弟弟,當今正德天子的親叔叔,不過他雖然身份顯赫,卻也只在湖北安陸就藩,倒也沒有什么特別之處,相比起世代富貴的寧王一系來說,卻是差遠了。
    錢寧雖然進京僅僅三年,但是錦衣衛可以刺探天下情報,哪一位藩王什么實力,他是一清二楚。
    興獻王除了有個尊貴的身份外,一無是處,反觀寧王,天子特意下旨,準其擁有三衛,在南昌地界,可以說是一手遮天。陸松去了寧王府,乃是替天子監視藩王,自然是有享用不盡的富貴,江慎突然這般說,倒是讓錢寧有些不明白了。
    “慎哥兒怕是不太了解各藩王的情況,當今天下,除了先帝特旨令神侯鎮守護龍山莊,其余的朱姓藩王,便數寧王最為勢大,你卻叫陸松去興獻王府坐監,是什么意思?”錢寧問道。
    這一問,江慎卻是有些不好解釋,雖說正德天子注定命中無子嗣,但是如今畢竟才登基四年,年歲尚輕,恐怕誰也無法相信他以后會沒有兒子。
    江慎略微思慮一番,道:“我在江湖之上,素聽聞寧王喜歡招攬江湖豪俠,那鄱陽湖之上的一眾水匪,暗中都是奉他為主,區區一個藩王,這般作態,只怕內心有效仿成祖的意思,陸松大哥去那,只怕是禍非福。”
    “鄱陽湖水匪竟然奉寧王為主,他想做什么!”
    錢寧神色陡然一冷,鄱陽湖上面的水匪,起碼有數萬,多是左近被欺壓的過不下去的漁民,寧王收服他們,分明便是有不軌之心!
    他道:“看來還真要人去查一查那寧王了,陸松,你便去興獻王府坐監吧,切記,不要惹是生非,好生過日子,等過得幾年,風頭過去了,我再看看是否有機會調你回京!”
    “多謝大人恩典!”陸松慌忙謝恩,心中滿是感激。
    他犯了這等滔天大罪,能撿得一條性命便是天大的運氣了,錢寧還給他機會去興獻王府做總旗,分明便是日后還要用他的意思,你叫他如何能不感恩?
    “下去吧下去吧,連夜出城,省得曹正淳那閹狗來尋你的麻煩。”錢寧將一卷文書遞給了陸松道,那正是任命為陸松為錦衣衛總旗的官文。
    陸松站了起身,深深做了一揖,隨后與那兩名錦衣衛一起邁步走了出去。
    “慎哥兒,今日這事,鬧的這么大,咱們也不能叫曹正淳好過了,且走吧,隨我去別宮,覲見陛下去!”錢寧道。
    見陛下?
    江慎心中不是很情愿,他道:“大哥一人去便好,我武藝未大成,還想練功呢。”
    “還練什么功,今日你救了大哥,大哥非得給你一樁大大的好處,走!”
    錢寧硬拉著江慎的手便往外拽,江慎雖然不想見這位歷史上有名的胡鬧皇帝,可是也不能違背了錢寧的一番好意,只好跟著他,朝著外邊走去。
    ……
    通州府,一處大宅。
    卻見得廳堂之內,滿滿當當的都是人,而坐在主位上的,卻是一名姿容秀美,身材高挑的絕美女子。
    那女子一襲黑色宮裙,襯得肌膚白皙如雪,她年紀雖然不大,可是身上的那股久居人上的威嚴,竟然比之錢寧還勝上三分。
    而在她左右,分別坐了兩個老者,一人穿著白袍,腰間掛刀,倒是頗為粗豪,另一人卻是峨冠博帶,寬袍大袖,面容清癯,神色溫和,最顯眼的,卻是他背上還背著一把胡琴。
    這廳上的人,也只有這三人落座,今日午間,在錢寧宴席之上展開刺殺的那些人,赫然便站在大廳中央!
    領頭的自然是那位老當益壯的童長老,在其身后,分別站了一位面容蠟黃的老者和一名長手長腳的老者,這三位俱都是魔教長老!
    “圣姑,屬下慚愧,未能功成,叫那狗官跑了,還折損了數名弟子,屬下自當向教主請罰!”那童長老拱手道,不過其人神色卻沒有多少恭敬。
    任盈盈卻也不惱,她知眼前這位執掌風雷堂的童長老,乃是與東方不敗過命的好兄弟,一身武功之高,決計不在向問天之下,又侍奉過幾代教主,資歷深厚無比,若不是年紀大了,只怕這左使的位置,便是他坐,而不是向問天了。
    這樣的人物,不將她看在眼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童長老嚴重了,以長老的神功,只要再多伏擊幾次,總有機會得手的,又何必說些什么請罰的喪氣話。”
    任盈盈溫言寬慰,道:“您若是需要人手,向左使和曲右使等可以幫手的。”
    “不必了,此番刺殺后,那錢寧狗賊必然加緊戒備,再也難尋這樣的好時機。而且那狗官身邊有一名使華山劍法的年輕弟子,劍法之高,我一時間也難以拿下,除非教主出手,不然的話,短時間內恐怕是報不了仇了。”童長老嘆氣道。
    使華山劍法的年輕弟子!
    任盈盈心中一動,道:“可是十四五歲模樣,用的一手希夷劍法?”
    “圣姑知道他?”
    童百熊道:“我與他交手兩招,確實是施展了一招希夷劍法,不過也用了一招養吾劍法,不曉得圣姑說的是不是他。”
    “正是他了,想不到他竟然和錢寧有舊。”
    任盈盈若有所思,道:“童長老和上官長老、賈長老今日一番大戰,想必都累了,不如便先下去休息吧。”
    那童百熊幾人道了聲告辭,便走出大廳。
    眼見得這幾人消失的沒影子了,一旁默不作聲的計無施道:“想不到東廠那些番子,竟然如此無能,提前泄露了童百熊的行蹤,竟然還殺不了,叫他逃出來了!”
    “圣姑,要我說,不如讓我配置點毒藥送他們上路,卻是比依仗那些朝廷鷹犬來的好!”一名苗族打扮的美艷女子道,卻是五毒門門主藍鳳凰。
    此番曹正淳之所以能提前得到童百熊等人刺殺的消息,便是他們有意泄露的,蓋因這童百熊等人,是東方不敗的左膀右臂,和任盈盈向問天等人,不是一路人,也不買他們的賬。
    “藍姐姐不必心急,等小皇帝毒性一發,童百熊除不除的,都不是大事了,到時候我非得瞧瞧,東方不敗還有心思管我父親嗎?!”任盈盈嘴角浮現出一絲淺笑道。
    ……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福建36选7机选 期货配资定诈骗 上海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河北11选5高遗漏 湖北丨丨选5开奖结果体彩 北京11选五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top10遗漏 1分快3豹子规律技巧 北京快乐8开奖直播360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历史 手机股票行情软件哪个好 广东11选5前一选号技巧 江西十一选五计划团队 澳洲ACT快乐8 证券公司佣金排名 五分彩万位的破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