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大神捕 >第16章絕情斬


  “不好!”
  計無施心里一驚,卻是離得太近,根本躲閃不開,不過他闖蕩江湖多年,經驗豐富,知曉不能被那毒水傷到要害,慌忙抬起衣袖遮住面龐!
  那漠北雙熊也是趕緊避開,不過這二人身形笨拙,又提著粗重兵器,雖然隔得遠了,依舊叫毒水灑到了手臂之上,肌膚立時變得火燒火燎,灼痛難當!
  那計無施正當其沖,更是凄慘,雖然衣袖攔住了攻向頭部的毒水,然而其四肢身軀,卻被毒水腐蝕,其人疼的連站都站不穩了!
  誰又能想到,塞北明駝那看生理缺陷,赫然是天下第一等的毒水暗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木高峰大笑出聲,道:“你們中了老駝子的毒水,若是不找名醫救治,雖然傷的不是要害,只怕日后那手腳也沒法用了。計無施,你還要不要老駝子我的千年雪蓮了?”
  “卑鄙……卑鄙!”
  計無施躺在地上憤怒的呵斥道。
  “我卑鄙,你們以多欺少便不卑鄙嗎?”
  木高峰冷哼一聲,朝著漠北雙熊看了一眼,卻見這二人雖然被濺了毒水,卻是受創不重,任有一戰之力。
  他身受重傷,只怕未必是這兩兄弟的對手,想殺了這計無施卻是來不及了。
  “計無施,今日饒你一命,下次招子放亮一點,別再惹到你木大爺身上了!”
  木高峰留下句話,快步朝著客棧門口走去,便要離開。
  門口圍觀的一眾江湖中人,本想看一場極為精彩的對決,想不到竟然是這樣一個局面。不過也沒人想不開,要攔截木高峰。
  塞北明駝錙銖必較、心胸狹隘的名聲不是鬧著玩的,沒人想要招惹這位關外大豪!
  不過旁人不敢招惹,不代表江慎不敢。
  這會兒四人盡皆受傷,正是他出手的大好時機!
  他手按長劍,剛欲出聲攔截,卻聽的一聲尖銳的破空聲傳來,直直撞向了那老駝子!
  木高峰臉色一變,沒曾想到還有人出手偷襲,慌忙提起駝劍,斬向了那聲音傳來的方位!
  當!
  一聲輕響,一柄連鞘長刀倒飛出去,與此同時,那木高峰臉色一紅,蹬蹬蹬連退三大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哪位好朋友躲在暗地里出手,若是英雄的,便出來一見!”木高峰斜倚著客棧門,臉色極是難看的呼喝著。
  他萬萬沒想到還有高手在埋伏他,觀這一刀上灌注的內力,只怕他全盛狀態時都未必是其對手!
  “我不是英雄。”
  一道令人遍體生寒的聲音傳來,眾人順著那聲音一看,卻見得一名頭戴斗笠的黑衣青年緩步走來。
  那黑衣青年身材削瘦,看不真切模樣,只是其人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眾令人心悸的死寂氣息。
  他伸手撿起地上的那柄長刀,道:“歸海一刀,見過幾位。”
  這個名字一說出來,客棧外圍觀的群豪一下子變得極為安靜。江慎亦是心里一凜,眼神直勾勾的盯著那黑衣青年,護龍山莊四大密探的名聲,他早在錢寧那里就有所聽聞!
  “護龍山莊地字密探!竟然是你!”
  木高峰眉頭緊皺,道:“老駝子甚少入關,自問沒怎么得罪過朝廷,得罪過神侯,不知哪里惹得歸海大人,敬請指教!”
  “漠北雙熊,縱橫塞外十余載,做下大小案子四百余件,吃人兩千有余!夜貓子計無施,加入魔教,與黃河老祖勾結,屢屢鑿沉漕船,意圖謀反!塞北明駝木高峰,滅門十數家,手上人命百余條,血案累累!想不到區區張家口,竟然匯聚了這么多黑道敗類!”
  那黑衣青年單掌握住刀柄,身上陡然出現一股凌厲氣勢!
  他道:“奉神侯令旨,魔教反賊,黑道敗類,一旦得遇,不必請旨,就地格殺!”
  錚!
  一聲清亮刀鳴,下一剎那,一抹霸絕慘烈刀光悍然出鞘,直奔那木高峰而去!
  “好刀法!”
  江慎心中暗喝,這一抹刀光,絕不遜色他華山諸般劍法,單憑這一刀,歸海一刀在一流高手中,只怕也沒多少對手!
  “拔刀斬!”
  看著那似乎能斬滅一切的驚艷刀光,木高峰心中絕望至極,若是他不曾受傷,還有三分勝機,可是此時中了一掌一刀,十分戰力剩不到三分,萬萬是抵御不住的!
  “漠北雙熊,并肩子上啊!”
  這木高峰不愧是黑道豪雄,值此危急關頭,依舊是絕境求生,只見他奮起余力,拼命朝著客棧之中飛去,力圖落在漠北雙熊身邊!
  咻!
  冷艷刀光,如影隨形,伴著他的身影殺入客棧之中!
  “出手救他!一起出手!”
  坐在地上運功抵擋毒性的計無施喝道,他情知那歸海一刀武功之高,以當下四人傷殘之軀,不攜手抗敵,絕難逃脫生天,是以此刻也顧不得和木高峰的仇怨,慌忙對漠北雙熊喊道。
  漠北雙熊看著粗莽,可是能在關外逍遙這么多年,腦子不靈光早都涼了。
  他二人對視一眼,運足內力,兩只鐵禪杖立劈而下,迎向了那刀光,鐵禪杖之上隱隱有風雷之上,顯而易見,這二人是拼了命了!
  當!當!
  兩聲巨響,狂暴的內力擴散開來,卷起一陣罡風,直將交手兩方附近的十來張桌子都掀飛了起來。
  蹬!蹬!蹬!
  接連三道沉悶的腳步聲,整個客棧都略微晃了一晃,卻是三人各退一大步,這一招之下,彼此算打了個平手!
  “夜貓子,快吃解藥迎敵!”
  那木高峰眼見漠北雙熊嘴角有血絲溢出,卻是被歸海一刀的凌厲刀氣所傷,心中大驚,慌忙自懷里掏出一瓶解藥扔給了計無施。
  他自己沒什么戰力,不過計無施卻只是中毒,毒性一除,便沒什么大礙了。
  歸海一刀摘下了頭頂上被罡風撕裂的斗笠,露出了一張寒冷如冰的俊臉來。
  只見他面無表情的看著四人,冷冷的道:“好內力,再接我一刀。”
  “絕情斬!”
  鏘!
  一聲冷喝之下,其人手中長刀,發出一陣龍吟,隨后一道斷情絕意的森寒刀光,落向了漠北雙熊……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炒股app开发 1326投注法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十一月二号 吉林11选5助手 私募基金与资产配置 舟山飞鱼近期开奖号 新疆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贵州快三查询结果 期货配资找象泰配资信用高go 云南时时彩走势 重庆快乐十分渝西客服 海螺水泥股票分析 湖北十一选五爱彩乐,电脑版 000031股票行情 广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股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