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大神捕 >第4章拒絕


  華山,正氣堂。
  江慎和錢寧一行人被華山弟子迎入正殿,不多時,便有一名穿著儒衫打扮的中年書生走了進來,其身后還跟著一名中年美婦與一名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
  這中年書生瞧著四十來歲模樣,頦下五柳長須,面如冠玉,一臉正氣,讓人一見一下便生出了好感來。
  他走到錢寧面前,頗為恭敬的做了一揖,道:“小民岳不群,忝為華山派當代掌門,拜見千戶大人。”
  他便是岳不群!
  江慎心中一動,想及笑傲江湖一書中的描述,暗暗感嘆華山內功的奧妙之處,這岳不群年歲將近六十,看起來不過四十上下,道家一脈內功,與養生一道頗有長處。
  錢寧也是眼中一亮,君子劍岳不群的名號,在江湖上是響當當的,他雖然遠在云南,可是對于華山派這位掌門人那也是久聞大名,不然的話,他也不會依了江慎,放著其余幾大門派不去,徑直到了華山。
  “岳掌門不必如此客氣,快快請起。”錢寧站起身,將岳不群托了起來道。
  岳不群心中一定,暗暗想到:這錦衣衛千戶說話客氣,想必不是來尋麻煩的。
  他道:“不知千戶大人尊姓大名,來我華山派,可是有什么事嗎?”
  錢寧萬沒想到岳不群如此直接,他瞧這華山掌門書生打扮,還以為會如那些儒林士子一般掉書袋,殊料上來便單刀直入。
  不過這正和他胃口,他是武官,自然喜歡直率一些。
  “岳掌門客氣了,什么尊姓不尊姓的,喚我錢寧便好。”
  “原來是錢大人,久仰久仰。”岳不群客氣道。
  “岳掌門,你問的直接,我也不兜圈子了,我此番自云南調任京城,本不走這關中之地,奈何我這個小弟弟久仰華山派威名,這才到此一行,慎哥兒,你且出來,見過岳掌門。”錢寧沖著江慎招了招手道。
  江慎走出人群,沖著岳不群恭敬一揖,道:“拜見岳先生。”
  岳不群瞧著眼前這個十一二歲的孩童,身材修長,眉目清秀,舉手投足之間,自有一股沉穩氣度,心中當即生出了幾分好感來。
  他想到自家那個二十歲了,還只知道喝酒打架的大弟子,不禁心中一嘆,也不曉得這個大弟子什么時候能改好浮躁的性子,這華山門庭,日后難道真的交到他手里嗎?
  這些念頭在其腦海里一閃而逝,岳不群抬手道:“小哥兒請起。”
  這一下拂手,岳不群有意賣弄武功,赫然用上了紫霞真氣,江慎只覺得一股綿柔大力襲來,輕輕將他托了起身。
  而站在江慎身前的錢寧神色一變,他自幼便被云南鎮守太監收為義子,小小年紀便襲了錦衣百戶的位置,自然也是練過武的。
  雖然在江湖中談不上什么高手,可是眼力總是有的。
  尋常高手,真氣灌注四肢兵器上,便有莫大威力,眼下江慎離了岳不群兩尺,卻還是被凌空托起,顯而易見,這位華山派掌門岳先生,一身內功,已然臻入不可思議之境,只怕在江湖上也是絕頂大高手。
  這倒是不假,岳不群紫霞神功雖然沒有大成,但是真能說穩穩勝過他的,也就寥寥幾人而已。
  “岳掌門請了,敢問您瞧著我這小弟弟如何?”錢寧問道。
  岳不群心里不解為何有此一問,不過花花轎子人人抬,眼前這孩子便是再不堪,他沖著錦衣衛千戶這個名頭也要大夸特夸,更何況心中對江慎還有幾分好感呢?
  只聽他道:“這位江小哥生的俊秀,瞧著武學根基也打的不錯,更難得的是舉止沉穩,日后定然會成大器。”
  江慎這份沉穩的氣度卻是在鎮北侯府歷練出來的,那侯府規矩森嚴,嫡母又處處針對他,由不得他跳脫。
  “哈哈哈哈,岳掌門既然如此喜歡錢某這個小弟弟,不如便將他收入門墻,日夜調教如何?”錢寧大笑一聲,道明來意。
  這話一出,岳不群連帶著其身后那中年美婦與年輕人都是面色一變。
  卻聽那年輕人道:“師父不可,錦衣衛是朝廷鷹犬,又豈能……”
  “住口!”
  那年輕人話還沒說完,卻被岳不群冷聲打斷,只聽他道:“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滾出去!”
  他心中暗恨這大弟子不明場合,朝廷鷹犬不假,可那也是能當面說的?
  尋常的錦衣衛他們可以不放在眼里,可是眼前這位,乃是北直隸千戶,在錦衣衛十四名千戶里,排列第一,位高權重,日后說不得便是執掌錦衣衛大權的指揮使。
  他們華山在關中扎了幾百年根基,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一旦惹怒了這位千戶大人,只怕這關中地界上的白道勢力,誰都要踩上他們一腳。
  那年輕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啊,被這般呵斥,不禁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到底是岳不群積威甚重,他也不敢說什么,只是氣的狠狠剁了下腳,隨即快步出了正氣堂。
  那岳不群滿是歉意的道:“叫錢大人見笑了,岳某管教不嚴,還望錢大人不要見諒。”
  “無妨,無妨。”
  錢寧擺了擺手,朝廷鷹犬這四個字,多少人想當還沒這個福分呢。
  他道:“岳掌門還沒答復在下,我這小弟弟,您是收還是不收。”
  那中年美婦一雙黛眉已然皺成一團,她拉了拉岳不群的手,輕聲道:“師哥……”
  兩人夫妻幾十年,她的心意,岳不群自然懂。
  他拍了拍那中年美婦的手掌,示意她安心,隨后道:“錢大人抬愛,本來岳某人不該拒絕,只是岳某人本領低微,怕耽擱了這小哥兒,還望大人另擇名師吧。”
  這卻是委婉拒絕了,不過錢寧和江慎早有心里準備,畢竟朝堂勢力,錯綜復雜,華山如今本就風雨飄搖,岳不群不想卷入朝堂斗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不過以錢寧在正德一朝圣眷不衰,從一個小小的百戶爬到錦衣衛指揮使的本事手段,豈會這般容易便被打發了?
  卻聽他笑了一笑,道:“岳掌門何必急著拒絕,不如聽聽錢某的條件可好?”
  ……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腾讯分分彩不倒翁打法 365盈配资 江西11选5走势图任选跨度 辽宁11选五走式图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网上买 北京快乐彩8开奖结果 浙江6+1开奖结果体彩 广西快乐十分实时走势 河北福彩20选5开奖结果 3d投注技巧规律码 2020六台宝典下载 买股票开户 快乐双彩规则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推荐 五分彩五星定位胆2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