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吞噬仙門 >第37章你真的只有金丹期

  又是一年冬雪時。
  太清峰銀裝素裹,宛若一條蟄伏千年的蒼古巨龍。
  在漫長的歲月中等待時機,騰云萬里,嘯傲九天。
  清水湖水波蕩漾,籠罩著層層白氣,縹緲朦朧。
  湖畔旁多了一間松竹搭建的中式小院,大黃正在院中,前爪按著一顆拳頭大的靈果啃著
  一聲嘩啦水聲響起,葉飛白套上一件寬松的袍子,盤坐在一張盤坐旁。
  靜靜地吃著剛剛煮好的茶湯,目光飄向山下那些忙碌的身影。
  山下的藥田中,百草峰的弟子正在收割藥草靈果,這是最后一批藥材。
  自從滄瀾商局進行改革后,大量的藥材種植工作已經交給合作的仙門和世家。
  葉飛白決定不再種植普通的藥材靈果,他想培育種植一些更高級的藥材。
  只不過,太玄山實在是太貧瘠了,靈氣稀薄得令人發指。
  即便是擁有百草之稱的百草峰,也只能種植一些低級藥材靈果。
  “啊,錦衣衛那邊遲遲沒有消息,多半是沒有找到靈脈。再這么下去,種田的日子將一去不復返了。哎,還真是讓人頭疼呢。”
  錦衣衛隸屬于滄瀾情報局,是最新成立的組織,主要負責收集滄瀾大陸各地的情報。
  無極殿那場針對滄瀾商局所面臨挑戰和機遇的討論會議持續了三日,會上眾人一致通過制定出玄天宗百年發展大計,出臺了多項整改和建設方案。
  人才是發展的基石,玄天宗的教育培訓制度進行了大幅度的改革。
  在弟子招收和培養方面,玄天宗陸續在滄瀾大陸成立學院,招收普通弟子進行多方面的教育,涵蓋修行、煉器制藥、算術等方面內容。
  葉飛白將前世現代軍事化管理理念引入到玄天宗管理體系中,因此各地學員的弟子都是封閉式教學,成績突出的才會秘密遣送到太玄山,成為玄天宗的外門弟子。
  對于那些天資出眾的弟子,則會直接晉級為內門弟子,由內門資歷深、修為高的老一輩弟子們統一教學。
  成績突出的內門弟子,則會依照根骨屬性的不同,篩選進入各峰成為親傳弟子。
  面對各大仙門明里暗里的威脅,葉飛白意識到建設一支作風優良、能打仗、能打勝仗的隊伍重要性。
  因此,在原先安保大隊的基礎上,建立了一支軍隊――玄天軍,引入軍銜制,將現代作戰的多種理念全數灌輸給了朱常安。
  朱常安天生就是一個狂熱的戰爭分子,對于軍隊建設和作戰具有極佳的領悟力。
  雖然建設一支強力的軍隊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但見到玄天軍的精神風貌,已經初具有軍人的風采,葉飛白老懷欣慰。
  繼玄天軍成立之后,又相繼成立了滄瀾情報局和狼牙特種作戰大隊。
  至于歐陽飛羽反應的貪腐問題,葉飛白從滄瀾商局的財務部分、玄天軍中抽調出一批人手組建了反貪局。
  貪污腐敗之風不可長,害群之馬不可留。
  想要教一個人害怕,不僅需要殺雞儆猴的手段和嚴苛的律令條文,更需要一柄劍。
  一柄懸在眾人脖子上的劍,一柄不知何時會落下的劍,這樣這樣才能很大程度上震懾住那些生出歪念之人。
  滄瀾商局施行的是高薪養廉,如果有人仍然感到不滿足,伸手觸碰滄瀾商局的利益,那么這柄劍必須適當的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落下,展現出雷霆之威。
  最近數個月內,反貪局懲治了一批貪污人員,其中不乏有玄天宗的內外門弟子。
  對此,宣化子震怒,不僅廢了他們的修為,而且直接將他們逐出了玄天宗,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廢人。
  經過大刀闊斧的改革后,良性變化漸漸現象,一切進行有序的運行中。
  青玄子、宣化子等人幾乎已經當起了甩手掌柜,不再過問宗內事物,跑到幻月洞府中閉關修煉完整的太玄經,以及參悟被奉為秘典的道德經。
  唯有靜月仙子,時而會突然出現,看一看葉飛白,當然中間難免會發生一些旖麗的事情。
  年輕一代的弟子接棒,處理事物雖有些手忙腳亂,不過也沒有出什么亂子。
  而葉飛白從藏經閣出來,回到太清峰后,便在沒有出去過,每日忙著種田、分解材料,也樂得清閑自在。
  “出來吧,這么大冷的天,你蹲那兒也不怕腚給凍壞了。”
  桌上出現一個新茶盞,葉飛白提起茶壺,添了些許茶湯。
  “嘿嘿,飛白師弟,你真的只是金丹期嗎?”
  不遠處的雪包忽然裂開,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走了出來,滿臉的胡須,活像是一只毛發往生的猴子。
  被種了五顆金丹后,朱常安的修為暴漲,加上這些年的努力,如今已經達到分神初期。
  原本此次來是想給葉飛白一個驚喜,早早便埋伏在雪包之中,哪曾想還是沒有逃過葉飛白的眼睛。
  “三師兄,你覺得我應該是什么境界的修為?”
  葉飛白抿了一口茶湯,放下后沖著朱常安笑了笑。
  “師弟,我埋伏的如此好,氣息完全收斂了,你都能發現我的存在,你的修為至少也該是出竅期吧。”
  朱常安不顧燙嘴,一口牛飲,熱流涌遍全身,驅散了寒意,原本有些發僵的四肢,也漸漸松展了開來。
  葉飛白抿嘴笑了笑,并未辯解什么,他的確是金丹期,元府星海中有數萬顆金丹,但卻無法化嬰分神。
  不過,他也不再糾結這些,一切順其自然。
  “難怪師弟不愿意出山,這里的環境還真是漂亮,當真是世外桃源,天上仙境啊。”
  看著漫山的雪景,朱常安怔怔出神,甚至有些陶醉。
  這一年多,神經一直處于緊繃狀態,除了訓練,便是遭遇各種生死博弈,殺戮已經讓他那顆滾燙的心漸漸麻木。
  “你一個大老粗,跟我裝什么文青。三師兄,你今天找我來,不會只是為了來探望我這么簡單吧?”
  仙藥靈草被收割后,太清峰光禿禿的,除了冬時雪景還能湊合,實在與美掛不上鉤。
  三師兄,一人扛著那么沉重的擔子,真是難為他了。
  “嘿嘿,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師弟,你想先聽哪一個?”
  朱常安身經百戰,心性堅毅無比,是一條當之無愧的鐵漢,多愁善感稍縱即逝。
  “好消息吧。”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三分彩免费计划官方下载 贵州11选5分布走势图 今晚七乐彩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稳赚选一技巧 无极奇趣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 股票配资招商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下载 网上股票如何开户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统计 证监会批准的股票配资平台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山图表分析 东京快乐8开奖视频 湖北30选5开奖软件 河内五分彩选号技巧 甘肃11选五多长时间开奖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