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開局撿到法拉利 >第120章我能救2/10

    法拉利飛馳而去,猶如一道紅色閃電。
    盡管是在市區,但是已經把車速飆了起來。
    副駕駛上的唐韻,蜷縮著身子。
    嬌軀不斷顫抖,小臉煞白。
    臉上已然滿是淚痕,清淚還在止不住的留下。
    不是已經昨晚手術了么?!
    不是已經穩定下來了么?!
    不是只需要手術的后續治療就可以了么?!
    為什么!
    到底為什么!
    女孩腦海中浮現出奶奶慈祥的笑臉,鼻尖愈發酸楚。
    淚如雨下,抽泣不止。
    治了這么久還是留不住么?!
    唐韻腦海中多了些危險的那念頭,如果奶奶不能活下來。
    那我也…
    我真的還有勇氣活著么?
    生活,真的好苦。
    每天都是苦的,一直都是苦的。
    剛才見到些難得的甜,轉眼又是這樣。
    唐韻心都要碎了,掩面哭泣,聲音悲涼。
    一路上,何長生都沒有說話。
    加快速度開著車,腦中多了些想法。
    少年臉上的表情有些古怪,但沒有擔心。
    仙醫華佗的傳承,救一個凡人。
    應該,沒什么問題吧?
    如果連一個普通人都救不回來的話,那也算不上仙醫這個稱號了。
    況且根據系統的介紹所說。
    活死人,肉白骨。
    說的可是更為離譜!
    那自己這個得到了仙醫全部傳承的翩翩少年,把唐韻奶奶救回來不過分吧?
    瑪德!老子肯定要救回來!
    那可是老子女人的奶奶!
    老子不撒手,誰也取不走她的命!
    我何長生說的!
    少年面色凝重,又加快了些速度。
    路上車盡皆避讓開來,誰的都不敢接近。
    法拉利如同一道紅色的光,穿梭在這公路之上。
    飛馳而去。
    此時,醫院。
    唐明面如土灰,敲了敲醫生辦公室的門。
    許大彪面色陰沉的跟在他的后面。
    二人踏著大步邁進,來到穿著白大褂的老者身前。
    “佟教授,我給您跪下了!”
    說著話,七尺男兒直朝著地上跪了下去。
    身子俯下,猛地磕了個頭。
    沒完,繼續磕頭。
    看著病房里逐漸虛弱的奶奶,唐明的心里仿佛又萬千只螞蟻在撕咬,啃噬。
    眼前老者長長的嘆出一口氣,看著自己的病人撒手人寰。
    這種事,換做哪個醫生都不會覺的好受。
    可是…
    真的就不回來了…
    佟來民臉色嘴角抽了抽,皺紋仿佛都在顫抖。
    老者無奈,將少年攙扶起來。
    “大夫求求您!真的求求您!您再看看吧!”
    唐明心中還有那么一點點的希望,只希望自己奶奶能夠活下來。
    最后,一點點的期許。
    男孩仿佛想到什么,已經有些語無倫次的急聲道。
    “大夫!我這次肯定不會拖欠醫藥費的!我肯定會按時交上!我真的!我保證!求求您了!”
    佟來民蒼老的身軀有些顫抖,本就年邁的他,在這一瞬間仿佛又老了十幾歲。
    在死神手中奪人,本就是醫生的職責。
    但,有些情況是治不了的啊!
    少年的奶奶之前是肺部衰竭,最后身體形成腫瘤。
    正常來說,只要切除掉這個腫瘤問題就不會有了。
    之后,就僅僅只是手術后的護養了。
    但就在今天中午,老人體內全身的器官都在衰竭!
    比之前更嚴重!
    而且!沒有任何的原因!
    縱然是身為醫大教授,海內外知名的頂級醫生佟來民,都沒有辦法。
    是一點點的辦法都沒有,只能靠著藥物來將老人的命吊住。
    吊住最后一口氣,死死守著。
    而老人好像也知道自己的情況,**著孫女來見自己最后一面。
    絕望,其實沒那么可怕。
    可怕的是,希望之后的絕望。
    黑暗中,你讓他見到了光。
    然后,你讓他重歸黑暗。
    換做是誰都會瘋掉的。
    佟來民老臉抽了抽,又是一聲嘆氣。
    “孩子,我真的沒辦法了。”
    老人落寞,且無奈。
    如果是一點點的衰竭,那還有方法來處理。
    起碼,能保證老人再活一階段,沒那么快的離開。
    但現在不一樣,是瞬間的衰竭!
    這誰能救的回來?!
    盡管現在的醫術發達,機械也是頂級。
    但!太難了!
    許大彪怒了,瞪圓了眼睛滿臉通紅。
    一把抓住老者的大褂領子,抓了過來。
    怒吼咆哮:“我告訴你!今天你必須把我兄弟他奶奶就回來!不然我肯定要廢了你!”
    佟來民不喘不急,只是無奈:“那你就廢了我吧。”
    “你!尼瑪的!”
    許大彪是個粗人,想不清這些那些。
    他只知道,自己的兄弟自己要護著。
    剩下的,去特么的!
    抬手就要打!
    這可嚇壞了唐明,緊忙拉住。
    轉頭朝著老者道:“醫生,求您再去看一眼吧!行么!”
    佟來民嘴角多了些苦澀,點點頭應道:“好”
    唐明和老者在前面走,許大彪在后面跟著。
    只見不遠處,許大彪帶過來的一眾小弟圍在門口,牢牢的護著。
    三人來到病房門口,帶上口罩走了進去。
    只見那床上的老人身上插滿了管子。
    很多,很多…
    唐明心中一酸,一下子就要哭出來。
    男兒有淚不輕談,只是未到傷心處。
    這種場景,他都不敢去看。
    他現在都不敢想,妹妹見到奶奶這樣,會是怎樣的情形。
    也許女孩回哭暈過去吧,不用說妹妹,就算是我這個做哥哥的都快瘋了。
    “醫生,怎么樣?”
    佟來民凝望許久,緩緩吐出一句話:“老人的意志力很堅定。”
    唐明一愣,身子微微有些顫抖。
    “這,這是什么意思?”
    老者轉過頭,蒼老的眸子看向男人,沉聲道。
    “她在忍者痛苦,等待著什么。”
    這一瞬間,唐明忘記了呼吸,只覺得心臟劇痛。
    奶奶…
    “真的?!真的就沒有一點辦法了么?!”
    唐明揮舞著雙手,神情愈發激動。
    “那個呼吸機!那個什么氧氣瓶!那個,都行的,我錢夠的大夫!”
    佟來民搖了搖頭,聲音中充滿了無奈。
    “沒人可以救得了她了,身上的器官全部衰竭,神仙難救。”
    況且,這個世間根本都沒有神仙。
    誰能救她?
    只能,**著!
    靠著意志力忍受痛苦,等待自己想要見到的那個人。
    然后,辭世而去,駕鶴西去。
    老者閉上了眼睛,不忍心再去看。
    而就在此時!
    好像突然聽到有人走了進來,聲音堅定不移。
    “我!能救!”
    是個少年,聽聲音就覺得帥的少年。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兰州股票配资公司 好运彩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吉林快3 河南快三组合走势图 上期平码十5算下期平码尾 云南11选5口诀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宁夏11选五彩票平台 股市k线图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河南省 腾讯分分彩一星技巧 全国前10正规配资公司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快乐8是不是骗局 广东好彩1开奖号码 幸运农场彩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