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十界 >第85章死局

  “什么東西?”
  見到羅天頭頂的巨斧,元烈眼中也是閃過一抹詫異,顯然是未料到羅天竟然還有這等手段。
  不過這絲詫異只是持續了瞬間,他便是看了出來,這是羅天手中的巨斧在作怪。
  “好一柄玄兵!看這模樣,這把玄兵必然品階不低,不過這如果便是你最后的底牌的話,那今日,你的命與寶貝,我都得收!!”
  元烈低吼一聲,全身如離弦之箭般向羅天追去,駭人的速度之下,帶起的破空聲格外刺耳。
  在雙方肉眼可見的速度差之下,不過十幾息的時間,遠在數里之外的羅天便被近身到了十五丈之內,奔跑中的羅天在這時忽然回身,一聲輕喝。
  “一陽:隕魂。”
  這一次,竟然是被羅天生生的凝聚出了近五丈寬的玄力金日,這是羅天如今所能夠一次性催化而成的極限!
  自天而降的金日,快若閃電般的掠過半空,快速凝聚之間,暴射向半空的元烈。
  “哼!雕蟲小技!”
  看著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浩瀚金日,元烈眼神微寒,旋即將掛在腰間的斬雷金刀猛然抽出,璀璨的玄力金芒在其刀身急速成形。
  “八門流光,斬!”
  炫目刺眼的金光,自天空中猛地爆發而開,緊接著,金光凝聚,竟然直接是化為了一道將近十丈大小的璀璨大刀,而后轟然一聲,壓爆空間,狠狠的對著頭頂那輪金日直直斬去。
  “轟!”
  天空之上,璀璨的金光大刀驟然化為八道狂暴至極的金芒,暴射而出,轟隆隆的巨響宛如雷鳴,在半空中如爆炸般傳蕩而開。
  “螢火之光,還敢茍延殘喘?給我破!”
  金光暴射之際,元烈眼中寒芒一閃,那在八道金芒之下苦苦抵抗的金日,頓時砰的一聲,爆裂而開,化為虛無。
  在金日爆裂之時,不遠處的羅天喉嚨間也是傳出一聲悶哼,臉龐閃過一抹蒼白之色,辰玄境的天驕強者,依然還是這般的恐怖,絕不是如今的他能抵抗的。
  就在兩道攻勢盡數破碎的下一刻,塵土遮天,光線瞬間暗了下來,元烈驀然聽到了一道尖鳴聲迎面而至,漆黑之下也來不及看清是什么東西,所以他沒敢用身體硬擋,怕對方丟出的是什么下三濫的劇毒之物,快速閃身躲過,可在與那物品擦身而過時,他才看清,那分明是一塊普通的石頭,應該是羅天在逃跑中順手撿來的。
  “小雜種!繼續裝神弄鬼也救不了你的命!”
  躲過石子之后,元烈眼中寒芒更甚,一聲厲喝之下,八道流光頓時呼嘯而出,當頭對著羅天爆轟而下,那般聲勢,就算是真玄境的強者,恐怕都將會被直接轟成一堆肉泥。
  八道金光已經將羅天周身十丈范圍盡數籠罩,避無可避,羅天目中閃過一絲厲色,猛然握緊手中的昊天斧,一股凌厲罡體,猛然自斧身上暴射而出。
  “嗖!”
  與此同時,又是一道破空聲迎面而來,元烈目生不屑,隨手一巴掌將飛來的石子拍成粉碎,冷笑道:“很好,很好......小雜種,你成功的惹怒了我。就算你與荒鬼真的沒什么關系,今天你也別想活著出去!”
  “叮!”
  凌厲的一斧,重重的砍在席卷而來的金芒之上,在元烈訝異的目光中,那金芒的速度竟是減緩而下。
  只不過才短短幾息時間,羅天便已被金芒近身到不足一尺之距,他面色沉寂,再次回身,手中又一個漆黑的物體被直接投擲飛出。
  元烈目生狠厲,手上已經開始凝聚玄力,準備一鼓作氣解決這個滑頭小子,而那塊迎面而來的東西,他看也不看,隨手一巴掌甩了過去……
  轟!!!!
  原野之上,好似響起了一聲炸地玄雷,巨大的能量風暴在半空中猛烈炸開,遠遠看去,就如在空中爆開一朵絢麗之極的金色煙火。
  前面的那顆石子,不過是羅天欺騙元烈的幌子。
  而這一顆,卻是被羅天壓縮到極致,并用玄紋日燭加持過的拳罡之力!
  以如今羅天的境界,全力壓縮而出的拳罡自然是強橫無比,經過日燭的加持,足以讓一位真玄境巔峰的玄者受傷。但以元烈的實力,若是全力防御,這道奇招或許還真的難以對他造成實質的傷害,但他卻是抱著貓抓耗子般游戲的態度追趕羅天,所有玄力都在凝聚著攻勢,根本毫無防御之心,拳罡爆炸之際,他的整只左臂被炸的血肉外翻,鮮血淋漓,一身金袍更是被炸得粉碎,胸口、雙臂,甚至還有臉上,都布滿了細碎的傷口,一片糙亂,整個人看上去狼狽到了極點。
  而羅天,則是趁著這股余波飄散之際,早已逃之夭夭,不見蹤影。
  元烈的傷勢不算很重,幾乎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細小傷口,可是相比于外傷,元烈整個人連胸帶肺幾乎都要被氣炸,他看著自己的手臂,面色猙獰,怒發沖冠,他堂堂天罡宗的金袍弟子,享萬人敬仰,竟然被一個只有靈玄境的小雜種給暗算成這副摸樣,這簡直就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恥辱!
  “小雜碎!我元烈必要把你碎尸萬段!!!”手握斬雷金刀,元烈全身燃起暴烈的金光,大吼一聲之后,速度瞬間飛馳到極限,帶著無盡的暴怒追向了前方,宛如一尊戰神一般,金光涌動,狂傲之氣,直沖云霄。
  說實在的,元烈其實并不愿意動用斬雷金刀來對付羅天,因為他自恃這等寶貝,是應該與夜南風皇甫崖這種對手才會用出的底牌,可他卻是未曾料到,只是區區靈玄境,卻是能夠在他的攻勢下屢次存活,還依靠著一些小聰明將他搞成了這幅狼狽模樣,要是讓夜南風皇甫崖看到了此情此景,他丟人都要丟到整個蒼茫大陸去了。
  所以,在這惱羞成怒的怒火之下,他也是被逼得,開始動用真正的底牌殺器!
  斬雷金刀一入手,元烈的氣息便是如同脫胎換骨般水漲船高,驟然間就變化的極端凌厲霸道起來,他目光森然的盯著羅天,身軀如長虹追趕而上,沒有多說廢話,刀身一震,便是勢大力沉的一刀斬下。
  “轟!”
  長刀劈砍之際,元烈周身數十丈的天地玄力,仿佛都是在被引動得轟鳴翻滾起來,一道十數丈龐大的刀氣,呼嘯而下,宛如一道開天之雷,帶著可怕的恐怖威勢,爆轟向羅天。
  刀氣鋪天蓋地,充斥到了所有視野之內,那般速度,已是避無可避,羅天深吸一口氣,氣府內的兩輪金日瘋狂旋轉,玄力呼嘯而出,盡數灌入手中的昊天斧之內。
  “嗡嗡!”
  隨著如此強大的玄力灌入,昊天斧也是開始猛烈的顫抖起來,發出嗡鳴之聲,隱隱間,更是仿佛有著脫手而出的跡象。
  羅天雙手緊握斧柄,抬首低喝,旋即猛然舞動,一抹洪荒之氣如同虹芒般揮舞而出,閃電般匯聚而起,最后竟是化為一條十數丈的龐大巨象。
  “大荒蕪龍象功:赤炎象!”
  龐大的赤金玄力涌動,彌漫天際,羅天眼神冷厲,氣府內的玄力在兩輪金日的帶動下更是被催動到了極致,隨后,其手中巨斧狠狠劈砍。
  “轟!”
  林野震動,那巨大的赤金色巨象,也是在一聲轟鳴之間,脫離了昊天斧的束縛,而后帶起一股極端狂暴與凌厲的波動,掠過天際,最后,與那一道自天而降金芒刀氣,猛然相撞!
  這一刻,玄力如山洪般呼嘯,仿佛就連山岳都在為之顫抖!
  可怕的玄力風暴驟然自二者交界處涌出,在此刻以一種翻江倒海的態勢,瘋狂的席卷開來,方圓百丈之內,所有的樹木都是被這股爆炸之力生生震斷,短短片刻時間,這處郁郁蔥蔥的林野就是變得異常空曠起來。
  看著這道赤金色的巨象光影,元烈先是一愣,隨之,他的眼瞳開始急速收縮,面容之上露出深深的驚駭與難以置信,過了好一會兒,帶著深深震驚的四個字從他口中傳出……
  “荒鬼……血脈!!”
  赤金色光芒鋪天蓋地的揮灑而下,在半空處卻有一道身影猛地倒飛而出,重重的落進山林之間,身形倒退之際,沿途震斷了十數顆巨樹,最后方才緩緩停下。
  羅天的面色此刻極其蒼白,一口逆血涌出,卻被其生生壓下,辰玄境的實力實在是太過恐怖,更別說還有一把六品玄兵相助,那等威勢,根本不是如今的羅天可以抵抗的。
  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肉身強度增強了不少,恐怕就在剛才,那道攻勢就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元烈目光直視著倒在一片廢墟之上的羅天,金刀反握:“你現在已經是黔驢技窮,做夢都別想再逃出去。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突然不想殺你了,因為你的身上,可是出現了足以讓宗主,還有其他兩家宗門都極為感興趣的東西。沒想到,你個不過靈玄境的小雜種,竟然身懷荒鬼的血脈!你那道攻勢之上所蘊含的氣息,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說,你與荒鬼到底是什么關系!”
  聽聞此言,羅天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一股濃烈到極致的殺機從他眼眸之中閃過。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分布走势图 十一选五甘肃预测号 吉林11开奖结果 炒股老头图片 河南快三兑奖规则 广西快乐双彩技巧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苏州期货配资网 河南快三预测 幸运飞艇怎么抓3码 好运彩登录 福彩12走势图表 湖北11选5怎么看中奖 极速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