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開了魔眼 >第91章姐夫和小姨子
  黎婷聽了這話,有些奇怪地看向郝偉達。
  “你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嗎?”
  郝偉達木然地搖著頭,元辰卻已經基本上猜到了內容。
  如果沒有猜錯,喻俊偉就是那個當年因未滿14周歲而逃脫法律制裁的少年殺人犯。
  喻俊偉似乎根本不知道池蕊的死,在刑警們的審訊技巧之下,他以為問的是以前的事情,所以招認了很多細節,這才讓那個案子得以重見天日。
  但他卻并不肯招認池蕊的死跟他有關,這其實就很奇怪了,殺人案既然招認了一個,又有什么必要隱瞞另一個?
  元辰有點好奇,就問喻俊偉到底是怎么說的。
  出人意料的是,他根本就不認識什么池蕊!
  根據喻俊偉的供述,錄像里哪個一聲一聲喊著他“姐夫”的女人,其實就是他的妻子伊然。
  原來喻俊偉一口咬定那只是夫妻間的情趣,那一天他們兩個在一起就是表演姐夫偷情小姨子的戲碼,當天結束了他就按照之前的要求走了,并沒有再回頭。
  而那個所謂的兇器,只是他帶來切水果的刀而已,上面自然有他的指紋。
  錄像里拍下的整段內容,用喻俊偉的話說,其實就是一場splay。
  在這以前,他們也嘗試過其他的角色,領導和秘書,老師和學生,明星和經紀人......
  每一次的地點都是伊然去提前找好的,喻俊偉幾乎從不過問,因此也完全沒有意識到那天去到的公寓有什么問題。
  有的人可能很難理解他們這樣看起來有些多此一舉的行為,然而,伊然作為金牌大律師,身份、地位都很出眾,而喻俊偉在落魄前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富二代。
  他們生活富足,除了工作之外,剩余的時間自然會有獨特的安排。而對于這些有錢人而言,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生活一塵不變,他們需要適當的激情來調節。
  其實很多普通人也有著這樣的想法,只不過方式有所不同罷了,但說到底,他們的根本目的還是一致的。
  生活需要情趣,即是如此。
  但是,話雖然這么說,喻俊偉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不在場證明,當時在池蕊家找到的那些痕跡全都跟喻俊偉對上了,又有池蕊臨死之前保留的錄像當作直接證據,尤其是池蕊最后喊了一聲“姐夫你怎么又回來了”,讓整件事情板上釘釘。
  這件案子是大案,郝偉達、黎婷,包括之前負責池蕊案的同事,大多數人都很高興。
  但元辰卻總覺得,脊背上趴著的那個冰冷怪物還在那里......
  ............
  第二天,元辰又去了喻俊偉家里,郝偉達很罕見的主動提出要一塊兒去,這個案子辦到現在,他似乎也理智了不少。
  敲開門的時候,元辰發現雖然地上和墻上都還有殘留的血漬,但陽光透了進來,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都不見了。
  給他們開門的伊然不再是那個跟惡靈一樣的女人,她把二人讓進了房間,開口喊了一聲“元警官”。
  這是她第一次這么稱呼元辰。
  元辰沒有想到她會對自己印象這么深刻,相對沉默了一會兒,還是伊然率先開口了:
  “這段日子應該沒有嚇到你們吧?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她的表述還是比較委婉的,但元辰顯然不會用這樣的態度。
  “惡靈上身的確很嚇人,不過只有虧心人才會怕惡靈。這個案子到現在已經證據確鑿,我就是有一些疑問,想要當面問你。”
  “想要問什么呢?”伊然慢慢答道。
  她依舊是那副明朗溫柔的樣子,只眸子里透出幾分凄然之色。
  “為什么會有惡靈上身呢?我們都知道這世界并沒有惡靈,對吧?”
  他說完看了看郝偉達,但他似乎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我覺得或許是精神類疾病這樣的吧。”伊然這么說。
  “但是我覺得精神類疾病無法解釋你是怎么知道針孔攝像頭的事情的。”
  元辰的話說完,并沒有得到回答,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半晌,伊然問:“他招認了嗎?”
  元辰點了點頭,“他招認了殺人案。”
  “哦,那能判他死刑嗎?會關多少年?”
  元辰的身體猛然挺直,他看到郝偉達也笑了起來,瞇著眼說:“對啊,麻煩你告訴我,他能關多少年?”
  “我怎么知道?”
  “你應該知道啊,你可是律師中的精英,這樣簡單的問題,你怎么會不知道?”
  元辰看到面前這個女人身體僵硬,嘴角在抽動著,他在這一刻才知道自己真的錯了。
  一直以來,他都認為是池蕊的出現威脅到了大律師伊然,然后伊然為了自己的生活殺了池蕊。
  但,如果死去的是伊然呢?
  當年伊然搶走了池蕊的人生,現在池蕊殺了她,然后代替她,重新奪回那本該屬于自己的人生呢?
  自己怎么如此的愚鈍!
  眼前的女人在沉默許久之后突然不在乎了,坐在了沙發上,她的眼神變得迷離。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我只問你一個簡單的問題,這個問題不需要是律師,只要是一個見多識廣的人大概都知道答案。”
  他目光灼灼地望著她。
  “如果喻俊偉被判無期的話,最高減刑到多少年?會減幾次?你知道嗎?”
  她沉默了,并沒有回答。
  她是池蕊!
  那女人站起來倒還是很客氣,臉上仍然保持著微笑:
  “您是在考我嗎?可現在我想請你離開我的家,否則我會報警的,雖然你是警察,但我也不會怕你,到時候你就知道我的專業素養了。”
  “其實你并不知道,對不對?或者是大概知道,卻不敢說,因為你知道我很清楚。自始至終,也根本沒有什么惡靈上身,對不對?”他一連串地追問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要報警了。”
  元辰看到她拿起手機,大咧咧坐在沙發上,看著她按下了三個鍵,卻沒有按通話。
  “你倒是按下去啊,為什么不敢按呢?是不是因為你這個職業天生就怕警察啊,伊然?
  不,就如同你自己說的,伊然,伊戀早就分不清了,那么我還是叫你的藝名吧,池蕊小姐。”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快乐飞艇骗局 黑龙江22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浙江11选5时间 福建快三技巧 时时彩平台好不 江西11选5开奖公告 辽宁极速快三开奖网站 北京8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多乐彩玩法 足彩胜负彩玩法介绍 600366股票行情 体彩江苏十一选五规 北京新十一选五一定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大星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