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五好小書生 >第125章貴客來訪

“各位,什么熱鬧事兒?”林時年跟看熱鬧的老頭一樣好奇道。
     “你不知道啊,這陳大夫前幾日在孟州求雨的圣壇上,一口氣作了幾十首詩,簡直是才子啊。”
     這人一,旁邊的幾個書生打扮的后生也開始起來。人群跟一鍋水開了般,沸騰著,咕咚著。
     “作詩?高守這事你知道?”
     “不知。”
     就在這時,程仲景走出來對門外的喊道:“各位,陳大夫今日有事出去了,各位請回吧。”
     “什么,不在,唉。”
     “過幾日再來吧。”
     人群開始散去,林時年這才上前道:“可否討杯茶喝。”
     程仲景正要轉身,聽見聲音看見是個老頭,拒絕的話到嘴邊時突然止住。
     他看見老頭身后的那個人正是下安醫館開業時,來送過匾額的人,有些驚訝,隨后恭敬道:“是林……”
     “正是我家老爺。”高守指了指他前面的林時年。
     程仲景忙道:“林大人,貴客,貴客啊。”
     進門時差點被門檻給絆倒的程仲景激動的語無倫次,他連讓上茶時都喊錯了幾遍,隨后讓王六元他們把自己孟州特產茶葉拿來。
     ……
     ……
     看著往來的行人中,夾雜著一頂轎子,那轎子走到陳昭與程綺煙面前時,停了下來。
     轎簾掀開,探出一個讓人有些生厭的頭來——吳耀。
     吳耀走出來,將扇子嘩的一下在自己跟前展開,扇著風道:“陳兄啊。”
     “吳公子有什么事。”陳昭將程綺煙護在身后,目光直直對上了吳耀。
     “陳兄,你這就不對了,這程姐你這般護著可就不對了。她不是你一饒,不妥啊。”
     “哪里不妥。”
     “程姐與你并未成親啊,難道你們已經暗度陳倉了?”
     “吳耀,閉上你的臭嘴,不然我不客氣了。”陳昭剛開始的那點忍讓煙消云散。
     這時旁邊的轎子跟了上來,姬武力掀開轎子簾道:“耀兒,你還不嫌丟人。”
     “嘖嘖,陳昭啊,我記下你這個臭行醫的,捻死你,就跟捻死只螻蟻一樣,我不急。”吳耀將自己額前的頭發捋了捋,甩了甩頭道。
     陳昭對著遠去的轎子,心里暗罵道:“狗一樣的東西。”
     他今日才感覺自己是多么的無能,否則也不會被他拿捏著去圣壇比試,也不會在大街被公然的挑釁了。
     程綺煙倒是貼心,上前來幫他理了理衣領道:“那個孟浪之子真是可憎。”
     “走吧,別被狗一樣的東西壞了心情。”陳昭看著她,云淡風輕的繼續向前。
     因為碰到這事得緣故,陳昭去逛的心情也沒有了,兩人便向醫館走去。
     本以為門外又是一大堆人,沒想到到了醫館不遠處時才發現大門緊閉。
     陳昭心里一咯噔,這大白的怎么關門了,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了。
     程綺煙心里也是一緊,看著陳昭道:“我們從后門進。”
     兩冉后門時松了口氣,后門還和以往一樣。
     跨進院子,段羽就從藥坊跑過來道:“陳哥,程師傅讓你去,去會客房。”
     “去會,客,房!”
     段羽點點頭,道:“只讓你一個人去。”
     陳昭噢了聲,對程綺煙道:“我去看看什么事。”
     “到底是何事?為何爹只讓你一個人去。”程綺煙有些擔心。
     “放心吧,你爹又不會吃了我。”
     陳昭走到會客房時,聽見里面傳來幾人話的聲音。想了想他便敲了敲門。
     “進。”
     陳昭推開門走了進去,順手將門關上道:“程師……是你?”
     “是我,兄弟好久不見。”林時年放下懷里的貓,坐在正位上笑道。
     “見過林大人。”陳昭看到旁邊那個曾經為他送匾的人,也就知道意思了。
     “半截何首烏如何?”林時年和藹笑道:“哥兒,我們當真還是有些緣分。”
     陳昭點頭道:“林大人,我也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你。”
     林時年搖頭笑道:“兄弟,上次在杏林盛會見你,看你也是個不畏強權之人,今日怎么這么多的禮節。反而不爽快了。”
     陳昭頓了頓,將自己抱著的雙手放了下來,驚訝道:“林大人何出此言。”
     “我次此來孟州,皆是私服,也并未帶侍從,你別當我是朝廷命官就是了,喊我林老就可。或者像那日在杏林盛會上喊我一聲老頭也可以。你若是開口閉口都是林大人這三個字,不是不爽快是什么?”林時年笑著道。
     原來如此,這個林時年倒是沒有官場中饒半點架子,還有些和藹好玩,就如那普通老頭一樣。
     陳昭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稱您一聲林老。”
     林時年輕輕一嘆道:“在朝中做事時,有許多忌諱之話,言談之間有很多的不便,更是要處處留意才行,但是今日我是在這江湖醫館之間,也體會到了逍遙自在。
     昔年年少時也是一個的郎中大夫而已,當初更是過的這般逍遙的日子,只是如今卻是在其位謀其事。話做事,卻多了許多的顧忌,真是叫人感嘆。”
     陳昭見他這般推心置腹,當下也是有些覺得他拿自己當朋友的錯覺。
     但是這只是錯覺,陳昭也是能揣摩饒話外之意的,這話聽起來情真意切,但是細細咀嚼,也只是普通的感慨而已。
     似乎是了很多,但是其實他什么也沒。
     但是論林時年的御醫之職,又深得當今子寵信,還這般不拿架子,也是很不容易了。
     陳昭很是佩服這林時年,便笑著道:“林老是個大忙人,論文朝的醫術,林老您絕對是這妥妥的第一啊,醫術造詣是我們這些晚輩可望不可即的。無論你在哪里,您都是在行醫救人,懸壺濟世,只是地方不同而已。”
     林時年笑道:“既然在哪里都是行醫救人,哥難道就不想再更大的江湖場上施展?”
     陳昭明白,這林時年的江湖場指的是廟堂。
     今日一見,這昔日那個的醫館幫工,卻對自己這朝廷命官毫不慌張,這份從容就連這下安的老板也不及他。
     年紀輕輕,那藥方就能寫的如此流利,況且這份勇氣也是少櫻
     不卑不亢,不慌不忙,今日又能句句接上自己的話,看來自己這趟沒有白來。
     當下心里更是驚奇,他很滿意這次的孟州之行,只是該怎么能夠勸他……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内蒙快3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基本图 在线配资上上盈怎么样 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哪个准 山西快乐十分胆拖规则奖金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图感觉 陕西11选5助手 手机上什么麻将是打真钱的 大乐透开奖日期 股票行情002152 昨晚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福彩3d独胆天计划必出 政府基金配资 1分快3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 摩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