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銅燭 >第75章出入
狗蛋現在,不得不認清現實,他現在所想的,與刻刀所想的,是一樣的事情,余下十五天的時間,已是不容許他研究自己剛剛獲得的功法了,就算自己領悟能力再強,時間都是不夠的。
    他必須盡快恢復自身的狀態,然后再嘗試開脈最后剩下的二十六脈,才有可能使自身發揮完全的實力,不然的話,他甚至都沒有資格參加比武大會,就算參加了,也只是煉體境界的比試,只要自己無法突破境界,就無法獲得比武的資格。
    就算自身的境界可能會因此變得不圓滿,但也不能使狗單停下腳步了,一旦自己沒有參加這次比武大會,他甚至都不能參加七峰試煉,畢竟,七峰試煉,是只有內門弟子才有資格參加的事件,而自己直到現在,其實還不算是一個真正的喚云派弟子,他雖然還沒有后悔過,但這畢竟是他當初自己的選擇,自己必須承擔其中的一切后果。
    而只有參加了這次的比武大會,并且在其中取得了亮眼的表現,自己才有機會,破例成為內門弟子,讓那些長老,甚至是清門主都認可自己,看到自己的努力,不然的話,自己名不正言不順,是沒有任何參加七峰試煉的資格的。
    “沒辦法........現在事情終究還是變成了這樣,我萬萬沒有想到......取得刻刀老祖所傳下來的功法,居然需要耗費我足足十五天的時間,早知如此的話,我寧可不接受這個傳承,不進入那個玉雕的世界,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狗蛋心中如此喃喃自語。
    這正是他現在真實的想法,他不知道,為什么只有自己是一個例外,刻刀的家族中,有那么多人進入到了玉雕之中的世界,但是從來都沒有消耗過那么長的時間,大多都是幾個時辰就會從中出來,并且無一例外,都是沾染了寒毒,直到現在,除卻那位老祖之外,都沒有人修煉成功那個功法。
    如果這不是那老祖自創的功法,并且選擇將功法傳給了自己的后人的話,狗蛋甚至會覺得那位老祖根本不想有任何人修習他自創的功法,想要修煉這樣的功法,居然要先挺過那么恐怖的寒毒,實在是太狠了,這讓狗蛋有些脊背發涼。
    那老祖,不愧是近千年前,九陽大陸上數一數二的人物,就算是對待自己的后人,都是那么狠辣,或許在那位老祖看來,他自己的后人如果不能挺過寒毒的話,就是沒有天賦之人,可以拋棄,后來者的成就,定然比不上自己,無法在這九陽大陸之上,成為一方巨擘。
    可惜,那位老祖所沒能想到的事情是,他的后人,比起那位老祖自己,可以說是各個都是廢材,都是庸才,除卻老祖自己以外,居然沒有一個人能夠挺過寒毒,真正修煉成功功法,情況變成現在這樣,刻刀的家族如今沒落到,只有他一個人的境況,那位老祖,定然有著不可退卻的責任。
    不過木已成舟,不論誰人怎么去想,都無法改變這其中的結果,狗蛋現在只能慶幸自己,沒有被寒毒所纏上了。
    一念至此,狗蛋這才又是想到了,似乎那么多人進入玉雕世界之中,只有自己一個人,是連那令人聞風喪膽的寒毒,碰都沒碰上的。
    先前狗蛋雖然出現在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但是,那些都不是真正的寒毒,只是尋常的寒冷與寒意而已,若是狗蛋有肉身的話,對他甚至都造不成那么大的影響,他可以很快適應,畢竟他有很不錯強度的肉身,可以應對嚴寒。
    但是,真正的寒毒,卻不是肉身可以抵擋得住的存在,那些寒毒,是可以深入骨髓,深入血脈的可怕詛咒,一旦被纏上了,除了修煉成功功法,幾乎沒有任何的解法。
    狗蛋雖然在玉雕世界之中,耽誤了十幾天的時間,但唯一讓他可以感到些許慰藉的事情便是,他沒有碰到那可怕的寒毒,甚至那寒毒現在就好像是不存在于玉雕世界之中了一樣,完全失去了蹤影,被那冰窟完全凍結在一起,封印住了。
    這讓狗蛋有些想不通,按理來說,寒毒是有可能被完全消滅殆盡的,那其中最不可能的一種方式,便是被凍結住,這簡直不符合邏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樣的情況。
    狗蛋搖了搖頭,沒有再去想這些事情,因為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是都無法想通的,自己沒有刻刀那么了解這個玉雕,也并不了解刻刀以前的家族,自己最多也只能把這個事情告訴刻刀而已,不能再做別的什么事情了。
    不久之后,刻刀便是帶了一些井水與飯菜,狗蛋雖然早已是饑腸轆轆,但他實在是太虛弱了,就連狼吞虎咽都做不到,忍著那餓意,只能一口口地進食。
    稍微恢復了一些體力之后,狗蛋也是完全可以進行語言交流了,不會感到像之前那樣如此吃力了,他看向刻刀,便是將在玉雕世界之中發生的一切,都盡數告訴了刻刀。
    在狗蛋訴說自己的經歷的途中,刻刀的眼睛瞪得很大,滿臉都是不可思議,在刻刀本人看來,狗蛋所說的幾乎是每一個字,都與自己的所見所聞,相差很大,可以說是天差地別,除卻最后狗蛋取得功法的那部分,與自己的經歷可以說是差不多,在之前的那些冰天雪地,以及破敗的宮殿,甚至是那冰窟與大空洞,都是他不曾見識過的,也沒曾聽聞哪個進入到玉雕世界之中的族人,提起過這樣的事情。
    幾乎每個人,都不曾見到過狗蛋所見到過的事物,這讓兩人都感覺到十分神奇,與不可思議。
    “你竟然.......連見都沒有見到寒毒........這簡直是......簡直是.........不知道該說你是運氣好,還是別的什么,總而言之,只要你現在是安全的,并且獲得了功法,其他的,已經不再是那么重要了。”刻刀握著七竅寒心玉玉雕,眼中盡是嘆息。
    不過,即便他知道了玉雕之中沒有寒毒的存在了,也是不打算再次進入其中了,他現在年紀已大,三十多歲的年齡,已是不再適合修煉其中的功法了。
    并且,他的根基當初被寒毒所傷,現在可以說是神仙難救,不論是誰來,他的上限都不會出現任何的變化,終身能夠踏入煉靈境界,對他來說已是可以謝天謝地,感到滿足了,他沒有其他的更多的追求了。
    這也讓狗蛋有些感到惋惜,不過,他沒有勸說刻刀進入其中搏命,他覺得,萬一那寒毒只是短暫消失了一段時間,而自己正是運氣好,才沒有碰到寒毒的話,那他不可以說是害死了刻刀嗎?
    在不知道寒毒是否真正消失之前,兩個人誰都不打算冒險,至少現在,狗蛋成功了,有了這樣的不錯的結果,能夠讓兩個人同時滿意了。
    在狗蛋修正完畢之后,大老大等三人便是來到了此地,想要將狗蛋接回破敗的小茅屋,但狗蛋最終還是拒絕了,選擇自己一個人留在這個柴房之中。
    因為,他知道,大老大等三個人,現在都是看出來了自己的狀況并不怎么樂觀,十分虛弱,雖然狗蛋搪塞他們,說這是自己強行突破境界未果,才造成的情況,讓他們能夠暫時相信,但他們三人到了晚上,定然都是會寸步不離地照顧自己,不會比自己更早睡去。
    那樣的話,他們最終都是會發現,狗蛋這里在夜晚的子時的時候,肉身連同意識都是會消失不見,狗蛋的這個秘密,就無法繼續隱藏下去了,這對他來說,并不能算得上是一件好事,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在狗蛋看來,還是越少越好的。
    這并不是因為狗蛋信不過大老大等三人,也不是因為他不信任刻刀等人,而是因為,狗蛋雖然能夠在未知空間之中得到很多的好處,但是這些好處,每次能夠得到的人,也只是他一個而已,在他那看來,每日子時,只會自己一個人進入,就算有人知道了這件事,也改變不了這樣的事實。
    而在冥冥之間,在狗蛋的心底,他總是覺得那未知空間是不祥之物,如果自己可以不沾染到的話,就算直到現在,他得到了那么多的好處,在當初,他也不會選擇進入到這未知空間之中,這其中的隱秘實在是太多了,總讓狗蛋感覺到不寒而栗。
    但,唯一可惜的是,狗蛋至今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因為有著什么樣的契機,才會進入到未知空間之中去,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這樣的情況,這使得他很苦惱,現在每晚都會進入未知空間之中,甚至還要因為此,遠離身邊很多親近的人,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卻只能被迫接受,沒有別的辦法。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广西快3一定牛 福建11选5推荐预测 巧牛配资 河北排列7开奖视频 天津快乐10分玩法 巴菲特股票推荐 内蒙古11选五最高遗漏 12bet百家乐娱乐城 澳洲快乐8任七计划 7天娱乐城百家乐现金 贵州11选5手机助手app下载 欢乐彩彩票 铁牛配资 湖北新11选5 5码走试图 安徽快三和值走势图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