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你的愿望好奇葩 >第2章未知儀式

  冒名頂替第二步……,
  斷了,
  因為沒必要了。
  劉府的主人死了,
  死了!
  聽著三言兩語的話,
  劉鉉拼湊出了事情的概貌,
  如今天下大亂,
  劉鉉所在的勢力,
  和另外一個勢力交戰,
  把另外一個勢力壓著打,
  在要殲滅另外一個勢力的時候,
  那個勢力臨死瘋狂反撲,
  不是反撲軍隊,
  而是潛入到了大后方,
  襲擊了城池,
  要后院點火,
  誅殺他們家室后裔。
  結果很明顯,
  對方得手了。
  但隨著最后的瘋狂,
  對方的勢力,
  也被徹底消滅,
  并且被屠城了,
  斬草除根,
  雞犬不留。
  讓車夫沒有想到的是,
  在想要報復的對象,
  戰死沙場,
  所以,
  讓對方替自己養兒子的計劃,
  流產了。
  更悲催的事,
  還在后面,
  隨著人死燈滅,
  人走茶涼,
  劉府往昔的輝煌,
  風吹雨打去,
  一切都變了,
  宗族瘋狂侵占劉府的財產,
  并且討要劉鉉,
  說要宗族供養。
  車夫要是相信他們的話,
  都對不起自己的陰狠和耐心,
  說來,這可是自己的孩子,
  于是護著劉鉉,
  最后二話不說,
  跑路了。
  車夫不甘,
  自己辛辛苦苦這么多年,
  結果為他人做嫁衣裳?
  越想越是不甘,
  發誓將來一定要把家業重新奪回來。
  車夫帶著劉鉉,
  逃出了城池。
  走了沒多久,
  于路旁遇到了一輛馬車。
  馬車停靠在路邊,
  并沒有擋路,
  但馬車上的讓,
  攔住了他的去路。
  “你就是劉府的那個管家。”
  開口的是一個青年,
  三角眼,
  身上有著濃郁的血腥味,
  深入骨髓,
  讓人見了,
  心生恐懼。
  “你們劉氏不要太過分,
  難道連嬰兒都不放過?”
  車夫驚懼,
  聲嘶力竭,
  卻無能為力,
  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并非異人。
  “不想死的話,
  跟我來。”
  車夫不敢逃,
  戰戰兢兢跟上,
  “上車。”
  在馬車前,
  車夫想了很多,
  但隨著不耐煩的一聲冷哼,
  車夫乖乖上車了。
  車上,
  青年閉目養神,
  車夫不敢詢問,
  隨著搖搖晃晃的馬車,
  被帶向了未知。
  下午,
  馬車入了山林,
  又行了一個時辰,
  在一個山莊的停下。
  “孩子給我,
  你在這里等著。”
  車夫不愿,
  被青年一瞪,
  乖乖獻上的了劉鉉。
  青年抱過劉鉉,
  看都不看一眼,
  拾階而上,
  進了山莊的后院。
  此時,
  山莊后院,
  聚集了不少人,
  以及嬰兒。
  每個人的神情,
  都極為凝重。
  “夜鷹,
  沒聽說你在外面有兒子啊。”
  有人開口詢問。
  青年冷冰冰的瞄了眼,
  “這是姓劉的兒子。”
  “帶他來干什么?
  浪費資源。”
  有人出口反對。
  “算了,
  來都來了,
  也不差他一個,
  大家快點開始吧。”
  有人出來做和事佬,
  無人再出聲反對,
  一行人,
  幾乎人人抱著嬰兒,
  往地下密道而去。
  地下數十米,
  是一個巨大的地下室,
  卻不是人工挖掘的,
  而是天然溶洞改造而成。
  在這密室中央,
  有一個奇怪的機器,
  帶著一種奇妙的科技感,
  但整個機器整體,
  卻又是奇怪的昆蟲外形,
  這是一只外形恐怖的昆蟲,
  第一眼給人的感覺是危險、毒、神魂悸動。
  機器的根部,
  是一個圓形的臺,
  有人上前,
  放下了一顆顆血色的石頭,
  隨后,
  臺上泛起了光芒,
  古怪的紋路浮現,
  機器被觸動,
  那奇怪的昆蟲,
  好像活了過來,
  古老、蠻荒、詭秘、危險。
  “機器啟動了,
  誰家先來。”
  眾人沉默,
  無人行動。
  “劉府那個余孽不是來了,
  就讓他第一個。”
  眾人紛紛看來,
  眼神冰冷。
  叫夜鷹的青年,
  并沒有反對,
  抱著劉鉉上前,
  將他放在了圓臺的中心,
  隨后,
  一群人圍著圓臺開始誦念不明的語言,
  臺上的紋路大放光芒,
  目不可視,
  劉鉉閉上了眼睛,
  與此同時,
  有個奇妙的東西,
  侵入了他的神魂,
  侵入的東西,
  無比強勢,
  沒有修習過神魂的劉鉉,
  根本無法抵抗,
  但侵入的東西,
  并無異動,
  猶如死物。
  劉鉉神魂觸碰,
  才發現,
  這竟然是知識,
  也僅僅是只是。
  隨后,
  身體全身上下,
  里里外外,
  猶如針扎、刀割,
  痛的劉鉉哎呦、哎呦,
  但疼痛過去之后,
  卻是渾身舒泰,
  一股玄妙的力量,
  在劉鉉體內流淌。
  “成功了。”
  “好,蠱神教還是有點東西的。”
  “這些瘋子,
  如果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那這臺機器,
  就太重要了。”
  “既然他們可以造,
  我們也一定可以造。”
  “不要高興的太早,
  至少需要十年的時間,
  查看清楚才能再次使用。”
  ……
  眾人歡喜,
  議論紛紛,
  劉鉉卻沒有絲毫的喜色,
  他感覺到某種奇妙的東西,
  在他體內潛伏了下來,
  一種致命的危險,
  浮上心頭。
  但詭異的是,
  劉鉉用盡了辦法,
  也沒有辦法找出給他危險感覺的東西。
  儀式結束,
  夜鷹將劉鉉重新抱回。
  在場的人,
  一個個將孩童放上去,
  一個個抱走,
  眼中都充滿了興奮。
  幾個小時后,
  所有嬰兒都完成了,
  眾人這才有說有笑的離開。
  出了地下室,
  眾人紛紛道別,
  道別之后,
  有人從天上喚下仙鶴,
  騎乘而去,
  有人跳墻而出,
  沒入山野林中。
  有人往地上一跺腳,
  就失去了蹤影。
  各種各樣的方式,
  看的劉鉉眼花繚亂,
  又喜又憂,
  喜的是這個世界是非凡世界,
  憂的是,
  他沒有安全感。
  夜鷹抱著劉鉉回到馬車,
  將劉鉉丟給車夫,
  絲毫不怕對方沒接住,
  把劉鉉摔著了。
  “走!”
  對方一個字,
  車夫立刻抱著劉鉉上車。
  一路無話,
  隨著馬車搖搖晃晃幾個小時,
  終于到了一處莊園,
  這處莊園并沒有幾個人,
  很是冷清,
  馬車停下,
  車夫抱著劉鉉立刻下車,
  夜鷹卻沒有下車來。
  “你們有地方去?”
  夜鷹問道。
  “有。”
  車夫不知道夜鷹在打算什么,
  只想快點離他遠遠的,
  “照顧好你家小少爺,
  十年后,
  帶他來找我。
  今晚你們就在這里住宿一宿。”
  夜鷹說完,
  放下了車簾,
  馬車搖搖晃晃離去。
  天黑地暗,。
  車夫和劉鉉,
  好似被遺棄在這天地間。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 河北11选5大全 3d试机号合并走势 辽宁35选7计划 幸运飞艇杀号最稳的办法 国海证券股票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江西11选五彩票购彩app 七乐彩专家杀号高手 重庆时时彩走势 黑龙江36选7什么时候开奖 pc蛋蛋幸运28论坛 双色球 辽宁11选5可以买多钱的 今日大盘指数上证指数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