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果山的余孽 >第206章

    “我被她們帶到軍營,又帶進帳篷,立馬有好幾個女子圍了上來,我當時想閑著也是閑著,就陪她們玩玩,大概換了個兩三批吧,我一下子沒受得住,現了原形,軍營里的女兵就一起上來攻擊我,”沙悟凈說道,“今天賭錢不成,好不容易有點樂子,剛剛來了興致就給我攪和了,我一氣之下就咋了她們的軍營。”
    “你有沒有傷人,或者殺人?”和尚嚴厲地問道。
    “沒有!真的沒有!”沙悟凈說道,“我知道師父你最忌諱殺人,其他喝酒吃肉的最多訓誡兩句就行了,你看天蓬每次都偷酒喝,你都沒怎么樣他……
    “你放屁!”豬剛鬣立馬跳腳道,“我什么時候偷酒喝了!”
    “我還看見你偷偷吃肉呢,吃的還是豬肉。”猴子冷不丁道。
    “別吵,讓他繼續說。”和尚說道。
    “為了不傷到她們,在砸軍營的時候我還特地保護了那些女子。”沙悟凈說道,“只不過她們終究是凡人,還是被我震暈了過去。”
    “暈了?”和尚看向女官。
    女兒國國王也看向女官。
    “我看她們都沒了動靜……以為都死了……”女官有些吶吶道。
    “你這個白癡!”女兒國國王怒聲道,“現在趕緊去找醫師,查查那些倒下的女兵是不是真的死了!”
    “是,屬下領命。”女官立馬拍馬出城往軍營的地方去。
    “師父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殺人……”沙悟凈說道。
    “為師信你。”和尚出人意料道。
    沙悟凈也有些傻眼,這就信我了?
    “為師相信你跟著我這么長時間,早就放下屠刀了。”和尚說道。
    “謝謝師父……”沙悟凈眼眶有些濕潤道,“我以后肯定只喊你師父,不喊你和尚了。”
    “陛下,”和尚轉身對女兒國國王說道,“我徒弟是否殺人,等會便知,但他確實毀壞了貴國的軍營和城墻,犯下大錯,請陛下隨意處罰,我等愿意一同受罰。”
    “圣僧請稍等吧。”女兒國國王有些煩心道。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女官才策馬回來。
    “稟報陛下,那些同僚……”女官說著漲紅了臉,“真的沒死……”
    “那你算謊報軍情,加上之前的罪孽,誅你三族都夠了。”女兒國國王冷冷道。
    “屬下認罰。”女官跪下磕頭道。
    “行了,先和我一同回宮吧。”女兒國國王說道,“禁衛軍,去把我龍車駕來,讓圣僧坐上。”
    “陛下不比大動干戈,畢竟我們有錯,不值得陛下如此。”和尚說道。
    “那圣僧是還想和我同乘一匹馬嗎?”女兒國國王笑道。
    “這……”和尚不知該說什么。
    “那圣僧也可以讓弟子送您回去。”女兒國國王說道。
    “送不了。”猴子說道,“我的師父不能坐云。”
    “那圣僧就和我一同上馬吧。”女兒國國王以矯健的身姿跳上紅馬,對和尚伸手道。
    “不是還有龍車嗎……”和尚低下頭道。
    “龍車應該壞了……不,是肯定壞了。”女兒國國王說道。
    女官立馬拍馬去追那隊禁衛軍,邊追邊喊道:“龍車壞了!別去拿了!”
    此時城墻外傳來一聲馬叫。
    和尚立馬轉頭看去,他看見了一匹白馬。
    女兵們被沙悟凈刺激過以后,看到白馬如臨大敵,紛紛舉起了弓箭。
    “小白你終于醒了!”和尚看到白馬十分欣喜,對女兒國國王說道,“陛下這是我的馬,還請讓您的士兵們放它進來。”
    沒等女兵們放下弓箭,白馬就自如地入關來到了和尚身邊。
    雖然他失去法力,不能變回龍,但身體還是龍體,凡間的武器基本傷不到他。
    和尚急忙騎上白龍馬。
    女兒國國王也沒有強求,駕起紅馬往回走去。
    “國王陛下,能否讓我那個三徒弟也一同進來……他可以不僅殿內。”和尚說道。
    “進殿也可以,只要你開口。”女兒國國王說道。
    和尚低頭沒有回話。
    白龍馬卻直接一個躍步,和紅馬并肩行走,不時地把頭往紅馬那里探去。
    和尚也因此不得不靠近女兒國國王。
    “小白冷靜,你是龍啊!”和尚輕聲說道,“這不過是匹凡馬,你怎么能如此失態呢!”
    白龍馬聞言一驚,急忙收回頭顱。
    但沒過多久,他又忍不住將頭探了過去。
    “這龍廢了,徹底染上馬性了。”猴子跟在后面說道。
    他們很快回到了宮殿內。
    白龍馬則和紅馬拴在了一起。
    沙悟凈變成了兩米不到個身高,看上去不再那么嚇人。
    “陛下,貧僧感到實在抱歉,”和尚說道,“是我的過錯,沒有管教好徒弟,讓女國城墻崩塌,軍營被毀,請陛下責罰。”
    “圣僧不必太在意。”女兒國國王說道。
    “我今晚就讓幾個徒弟守在關外,”和尚說道,“陛下放心,我這幾個徒弟千軍萬馬不可擋,定能守住女國關口。”
    “同時我會把破壞城墻的那個徒弟留下,直到女國城墻修好為止他才能走,”和尚剜了一眼沙悟凈,“我和陛下保證,他絕不會再犯。”
    沙悟凈立馬開口道:“師父我可以用法術恢復城墻……”
    “不行,”和尚堅決道,“你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這個守關你必須守。”
    沙悟凈只能癟癟嘴,不敢再說什么。
    “那為什么我們今晚也要陪著他……”豬剛鬣說道。
    “你們身為師兄,在我不在的時候沒有約束好他,”和尚說道,“讓他胡作非為,當然要也要懲罰。”
    豬剛鬣只能無奈地點了點頭。
    “守關就不必了,”女兒國國王說道,“我們國家并不靠這堵城墻御敵。”
    “可沒有城墻,再強的部隊也守不住城。”和尚說道,“陛下別看我是個出家人,但兵書我也看過一二……”
    “圣僧誤會了,我們靠得也不是軍隊。”女兒國國王說道。
    “那是考什么?”和尚好奇地問道。
    “靠的是這里的大陣吧?”猴子突然開口道。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辽宁快乐12选5历史最大遗漏 股票直播平台 江苏快3开奖结果<29号> 怎样炒股入门知识 s.bryzq.com 湖南快乐十分尾号走势图 幸运赛车开奖历史走势图 股票行情一览表 吉林快三综合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技巧 浙江体育20选5 用真钱打麻将的有什么平台 炒股高手一年能赚多少 3d开机号和试机号2020022期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江西11选五5中奖规则 急速赛车手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