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刺客圣契 >第381章求援

  王楚軒有些發蒙,眼前的汶秋與他的妹妹性格差距實在太大,汶靜端莊高貴又不失良善,而汶秋卻跟一只狼一般,毫無感情可言,冷峻,戾氣又極強。
  沒多久,從樓上就可以看到遠處拖拽尸體的衛兵,一條條的血痕,尸體一過留下了一條腥紅的道路。
  王楚軒看著那血痕觸目驚心,語氣不善,質問道:“你為何要殺了他們?”
  汶秋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告訴你,對于一切不聽話的人,我都是殘忍的,我沒有時間可浪費,也不想多費口舌,伺候人這種事都做不好的話那就是廢物,那就是他們太倒霉了,他們不死誰死?”
  汶秋氣定神閑的講述著他認為合理的事情,驚得王楚軒一句話都都說不出來,怔在原地。
  心中巨震:“這是什么邏輯?做不好就是他們的罪過,直接就要殺掉。”
  汶秋大笑:“哈哈,看你還不理解啊,尊卑本就如此,我可以殺錯、罵錯、打錯、但是不會認錯,他們只有服從、聽話、不犯錯,我不是什么濡仁義的人,只要他們不犯錯我也不會動手殺人,但是一旦犯錯,那就不好意思了,我會全部殺光,除非他不在乎自己的腦袋。”
  王楚軒這才從汶秋的眼神之中看出了冷意,只是他完全沒有想到,他居然如此過分。
  汶秋冷冷地瞥了一眼,隨后輕笑起來。
  他這一眼立即讓王楚軒謹慎起來,很明顯汶秋對自己不喜,有著一絲戾氣。
  王楚軒心道:“難道殺那些人不是因為發現了隱藏的刺客?只是想要震懾我,他剛剛提到了尊卑,自己是從平民升到君主,直接與他成為一個級別的人,讓他看不起了?還是他鄙視自己的身份?”
  想到此,基本可以料定那些人肯定就是為了震懾自己而死,所以他們跟著自己倒了大霉,說汶秋一句殺人不咋眼完全沒有問題。
  王楚軒大怒,眼皮子一跳一跳的,雙手緊握。
  汶秋嘴角浮現笑容:“哈哈,來,過來坐吧,不要因為他們這幫賤民就影響今日的雅興。”
  王楚軒更加氣憤:“賤民?這是說自己吧?”
  他沒有從汶秋的笑容里感受到一絲一毫的喜悅,只感受到了鄙夷和一臉的高深莫測。
  王楚軒十分氣憤,如果可以,他甚至想高呼一聲,讓刺客出來行刺。
  自己實力不及,刺殺目標就在眼前,但自己影子之中的幾人到現在都沒有動手。
  他靜默了一陣,這才咬了咬牙坐了下去,不管汶秋今日做什么,只要刺客不出手,他就不能動手。
  憑他的實力就更沒有辦法單獨行動,光憑自己可不一定能夠殺掉他。
  深呼吸了一口氣,既然不是動手的時候,他只要面無表情地看著汶秋。
  汶秋似笑非笑道:“你不在云城保護云城子民,你這次來這里是為了什么呢?你不辭辛苦來到這里,想要跟我說什么事情呢?”
  盡管王楚軒對他十分不滿和憤怒,但是就是沒有辦法立即與他展開死斗,這是一國之君,整個大齊的人都是他的子民,他殺人不犯法。
  盡管王楚軒臉色沉了下去,依舊沒有辦法翻臉,只好道:“云城云城位于大齊大衛之南,是南蠻和十萬大山同行過來的天險城池,我作為云城的君主,來到這里是有一個任務的,目的是像你借兵求援。”
  汶秋語調輕松:“求援?發生了什么事情,難道云城那里還有君主做不到的事情嗎?我記得云城的君主可是想死都死不了的啊,似乎你應該用不到我們大齊才是吧。”
  “確實有事情發生,這還要賴大齊的雨拱門。”
  汶秋聞言立即不高興的表情:“怎么,我大齊的人難道還去了云城搗亂不成?”
  “正是!”
  “我不信,金城那個我知道,但是跟云城有什么關系?”
  “所有金城的雨拱門,全都逃亡了云城,同樣因為他們云城大陣已經削弱,無法防御住第二道天險。”
  汶秋不禁一陣,臉上的表情慢慢變得嚴肅了起來。
  “你不是開玩笑?云城大陣……被破了?”
  “沒有開玩笑,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情,歸根結底就是大齊雨拱門做的事情。”
  王楚軒說完直接與汶秋對視起來,想從他的眼里看到一些什么。
  汶秋臉色越加寒冷:“云城在沒有大陣的保護下,是沒有辦法防御住南蠻和十萬大山的入侵的,云城山腳下現在已經打通了天州的要路,只要兵力不足,南蠻、十萬大山和大齊之間,就再無天險,幾千年前的屏障,沒了?”
  王楚軒看著他淡淡道:“我找你來,就是為此!”
  汶秋和王楚軒第二次對視,此時他的臉色已經發青,隨手就把身前的酒杯摔倒在地上。
  他很憤怒,金甲衛兵一聽到酒杯碎裂的聲音,直接舉起武器就朝王楚軒跑來。
  “摔杯為號?”王楚軒張大了嘴,差點就要跳起來撲向汶秋,只是當一看到沒有動手的衛兵,這才若無其事的把要去抓月刃的手放了下去。
  王楚軒也是君主,這些衛兵不敢動手,都十分謹慎,但是武器都已經明晃晃地對著他了。
  汶秋怒吼:“滾!沒我命令不要進來。”
  衛兵明白發生了誤會了,連忙屁滾尿流的往外跑去,連禮都忘記行了。
  衛兵退去,汶秋嘆了口氣:“這都怪……”他還想在說什么,欲言又止。
  王楚軒皺著眉,心中已有決斷,看來汶秋果然跟四國聯合大亂有關,甚至他比所有人知道的都要早一點。
  汶秋想了想道:“我不笨,知道要想大齊安好,那云城的山腳就不能被那些南方部族所占領,只要那條大路先被他們占領,那大齊就危險了,借你五萬人你看怎么樣?此次出兵本來他們有其他的任務的,看來倒是便宜你小子了。”
  王楚軒突然驚呼:“啊?”
  “怎么了?”
  “我本以為你會拒絕的,想不到你竟然答應了我的請求。”
  “我是天子,從小就接受了最好的教育,怎么可能沒有眼力,幾千年過去了,誰知道南蠻和十萬大山強大到什么樣了?萬一太強大,我大齊大衛,豈不是也要完蛋?”
  王楚軒直接坦白道:“你輕易殺掉那些侍衛,我就是擔心你沒眼力。”
  汶秋冷笑幾聲:“勸你好好與我說話,別以為我幫你了,你就要在我這里放肆,你要知道,這里可是大衛,不是你的云城,殺了你沒有價值也撈不到什么好處,但是你身邊的人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
  王楚軒又非常訝異,看看汶秋,簡直搞不懂眼前這人的思維方式。
  汶秋目光如冰,冷冷看著自己:“你們云城實在是太小了,我都沒有興趣占領那里,在我眼里跟南蠻和十萬大山也沒什么差距,還有一個該死的沼澤地,我這不是幫你,而是為了我大齊。”
  眼前男子的翻臉速度比他所有人認識過的人都快,一會冷峻一會肅殺,但是他并不笨,只是就算有援軍,那云城山腳下似乎也來不及了,幾名刺客到現在都沒有動手,他除了跟他商議這件事以外,也不知道聊什么。
  過了一會,他才問道:“汶靜公主還好嗎?”
  汶秋臉色依舊有些不太好,但是聽到汶靜的時候,還是突然增加了一絲溫柔。
  汶秋瞪了他一眼:“我妹妹現在過得很好,我也聽說,你對她也很好,如果不是因為她,我早就殺了你了,從我進來開始,你身上就一直有著殺氣,我就直接了當說好了,你是不是想要殺了我?”
  王楚軒一聽,直接長大了嘴巴:“什么,你別胡思亂想,我怎么會?”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广西快3走势图表近 山东高频快乐扑克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 新手怎样理财理财流产怎么做 11选5直选3计算方法 快3出已验证的规律 惠盈财富配资 快3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百度江西多乐彩开奖 云南快乐10分中奖查询表 江西快3 股票配资公司需要什么手续 极速5分赛车 辽宁35选7开奖时间每周几 七星彩什么时候开奖 湖北11选5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