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和系統談價錢 >第60章欲門


  幾人嘻嘻哈哈的聊著,時間過得很快。
  傍晚七點整。
  薛屠幾人站了起來,拍拍手一臉興奮聽了一下午自己的聲音他們突然又想起好幾句塵封在記憶的語句,胸有成竹的跳了下去。
  “哥幾個,都知道嘴干了所以我們就不合了,各罵各的看誰的聲音大如何?一人一句的那太憋屈像這種工作就是要連貫你越長氣勢就越足。”
  薛屠扭過頭去說道。
  “我也覺得這樣更好,不然那個縱有千番話等到自己也被憋了忘記了,而且聽你們幾個話我感覺我都聽不下去了,太難受了一點內涵都沒有,難受難受所以我附議。”
  耿值人如其名,直的不能在直。
  耿值這么一說幾人便不高興了,“你罵人還要有內涵,怎么舒服怎么罵這下我倒要看看你罵的怎么就有水準了。”
  “罵人你別看說起來帶爹帶媽的,有可能還帶十八九代什么的但現在什么社會,文明社會這也算是一種學問,怎么樣你罵人能不被別人一時間察覺但其實你就是在罵他。這是一項技術活。”
  “而且這也算是我們余外的工作了,半個月整整十五天一天三次你每天都罵不同的語句,變語氣換姿勢想新詞它不香嗎?天天都是你爹你媽的不膩嗎?”耿值鄙視的看了幾人,一群大老粗我屑與他們為伍。
  正好這個提議剛好符合自己心中所想,讓他們看看是什么叫藝術,什么叫舌綻蓮花。
  “行,老耿我們就看你的表演你先請。”幾人差點都信了,大喇叭已經凝聚出來了直勾勾的耿直挑著眉頭,仿佛再說你行你趕緊啊。
  耿值蔑視一笑一只手拿著大喇叭一只手手從胸前上來波動,他在提起。終于胸膛挺起一口氣自胸口噴薄而出。
  “對面的有一種畜生,白花花的身體吃了睡睡了吃到了斤兩便開殺我覺得長得很像你們,我們不是骨頭所以不能讓你們追,你們這群馬戲團訓練出來的智商果然就是硬傷,一天天逼逼賴賴,是男人就出來正面剛,像個沒蛋的鳥。”
  “......”
  耿值這話一出,城墻上的人紛紛側目,連王小魚都一臉驚奇的看向耿值。這老哥可以啊都不帶臟字的簡直這四人中的一股清流啊。
  其他三人見耿值這樣嘴也有些癢提起加入大軍,誰會承認自己不行呢何況還是嘴上功夫。
  這下天藍的全部出來了,眼神不善的盯著舉著大喇叭口吐芬芳的四人,四人得到了注視更是起勁罵的更兇了,全身都透露出一種迫不及待。
  你來呀!你趕緊過來啊來打我,不過來我們都看不起你們。但天藍的這四人可不敢忤逆靈能者的命令,雙目冰冷的注視他們。
  今天的那人更是大吼一聲“無恥小兒出來受死。”
  王小魚不慌不慢的在墻上走著,“你個辣雞叫什么叫,皇帝不急太監急什么。”斜眼過去瞟了一眼,“呦,有人來助陣了你可要好好把握住機會,殺不死我你辣雞不止在我們這邊了連在你們那邊也是如此了。”
  那人直接不說話,氣機直接對準王小魚只要他一下來便鎖定他。
  “呵呵你個菜雞。”王小魚雙手揣褲兜跳了下來不屑道:“這次讓你一雙手。”
  身后一下爆發出五道獸影,青龍在左白虎在右朱雀于上玄武守中雷豹其下。
  除了雷豹其余四獸撲了出去,就在剛才他把五獸刀升到了絕頂,達到絕頂的五獸刀已經能夠在不使用刀的前提幻化出獸影,無刀似有刀。
  那人直接不管眼里只有王小魚,氣機鎖定了王小魚整個人拔地而起閃向王小魚他要親自用手把他撕裂。
  但王小魚無懼,絕頂的雷豹速度不是一般的快王小魚直接成了殘影帶著那人滿地的跑,朱非已經要抓狂了,追的時候不斷打出攻擊但都被王小魚躲過,而且看他的樣子還游刃有余。
  一旁的四人看不下去了剛想挺身幫忙便被旁邊的人攔住指了指對面的四人,薛屠幾人在那人挺身的時候已經放下了喇叭,雙眼綠油油的盯著他們。
  挺身的那人又收回了走出的腳,“嘁,沒鳥的軟蛋。”四人毫不猶豫的給出嘲諷企圖激他們動手。但根本就沒有用冷嘲熱諷的說了幾句又凝聚出大喇叭,這次直接對著天藍的四人問候全家。
  這四人面色鐵青,瑪德這還有點像高手樣嗎,簡直就是地痞流氓。
  被追的王小魚嘴角一撇輕吐,“爆”
  那四獸咆哮一聲身體劇烈膨脹,王小魚早有準備直接踏上了城墻,面色一變一口悶血直接吐出這次倒不是裝的,而是真的有所影響。
  “瑪德玩脫了,沒想到這個自爆的威力那么強。”剛踏上城墻的他被身后四獸自爆的沖擊波震到了腑臟,“看來下次要離遠一些。”
  這沖擊波不光是波及到他,城墻上的士兵包括薛屠四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自爆弄了一個措手不及,大喇叭直接被沖散整個人直接撞在了墻面上。
  “瑪德,你小子要自爆能不能提前說一聲。弄得我們很尷尬啊。”
  “失誤,真的是失誤我也沒想到會有這么大的威力,下次一定注意。”
  處在自爆中心的朱非更為凄慘,遍體是傷身上找不出一塊好的衣服,躺在地上抽搐著。
  王小魚吐了一口血,忍住疼痛咧著呀“你個辣雞,我才用了五成功力就把你弄成這樣連我自己都控制不止,要是我動用十成功力你怕是直接成渣渣。”
  “今天小爺就不陪你玩了,你回去再練練吧。”說完王小魚直接跳了下去,又是一口老血吐出,直接暗中服了幾瓶恢復藥劑裝作調息。
  而在城墻外地上的朱非聽到王小魚的話被活生生氣出了一口黑血,頭一歪昏了過去。
  這一下直接用去了半個小時,當他蘇醒時看著一旁十幾個傷員他自己怪不好意思的,薛屠幾人正在那里用自己的氣血救治,他走了上去手搭在一人的手上。
  直接在系統里打開恢復藥劑用氣血遮掩輸了進去,現在恢復藥劑不宜暴露在視野下。十幾個人就算是被薛屠幾人救治過得他也過去裝模作樣看了一下,實則是給他們恢復藥劑。
  走完這十幾人薛屠他們走了上來,叫苦不已“小魚你把老哥們給害慘了,多多少少都掛了點彩明天的問候應該會有所下降。”
  “你說這個事情怎么補償我們吧!”
  “......”
  “這個......”
  “也別這個那個的,把你的聯系電話給我女兒和我女兒見上幾面這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薛哥你也太不要臉了吧,我都沒有說那點傷你自己修煉一個小時都好了還想坑人家小魚,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小魚你別理他。”楊勤直接過來拉走了王小魚,耿值和韓會也直接跟了上去。
  嘆道:“我要是他女兒還直接不認了,有這種爹難。”
  “你們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了我,小魚多好的一個人我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吧,有女朋友又怎么樣也是可以考慮的啊,萬一小魚就喜歡我女兒這種類型的呢。”
  ......
  一夜無話,經過這場烏龍五人都在調息著那受了傷的幾個士兵也被讓回去休息重新輪換一波人上來繼續守著。
  過了十二點王小魚直接進了武營,而進去的時候他直接來到了一個地方。
  這個場景他很熟悉,是在北極之上,異空間蟲洞前。
  但此時他卻在天上,前面是金色巨人在對自己俯首稱臣身后一群耳目能熟的人,夏立宮澤嚴流魏凌峰等等。
  “我這是突破到靈能境了?”
  “這股力量實在是強大,好像又不是屬于靈能境。”他往前方打了一拳只是自己的一縷能量泄露不遠處的一座冰山直接粉碎。
  “真是令人著迷的力量啊。”
  “你想要獲得更強的力量嗎?”突然一道機械般的聲音自他的腦海中響起。
  “只要殺了他們吸收他們的力量你便能擁有比這更加強大的力量,不信你可以試一試。”
  “比這更強的力量,鴻蒙是你嗎?”王小魚在心底反問著,這聲音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你可以試一試只要殺了他們。”腦海里又想起那道聲音。“凡成大事者果決狠辣,對自己狠對敵人更狠,他們是曾經侵略你們的敵人,殺了不知多少多少人類難道你就要讓他們投降嗎?”
  “你想一想曾經死在他們手下的人類,他們可曾有一點留情?只要殺了他們你便能夠得到更強的力量,甚至于突破地球走出太陽系真正殺他個血流成河,還這個天一個朗朗清平。”
  “所以殺、殺、殺!!!”
  王小魚突然舉起了雙手一掌壓下,異空間蟲洞前所有外族全部伏尸,在他的眼中竟然有著一道道猩紅的能量飛向他的體內,那都是從尸體里飛出來的。
  融進體內的那一瞬間他只感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充斥在全身。
  “感受到了嗎?這就是超越靈能境的力量而此刻你的面前還有人,殺了他們你便能突破到另一個層次,那個時候整個地球整個太陽系都會在你的掌控之下。”
  “他們知道了也會答應你這樣做。所以殺!”
  王小魚的手舉了起來但又落了下去,“你叫我殺那些金色巨人我是真的很樂意但是你叫我殺人類我就不樂意了,實力我可以慢慢修煉上去不需要走捷徑。”
  “如果真有讓金色巨人俯首稱臣的那一天我相信不會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是全人類抗爭的勝利,你這幻境有點讓我失望了能不能給力點。”話落王小魚自殺了。
  當他醒來時已經回到了武營內,那道寫著欲字的門直接消散。
  你說你直接給我過不就行了,就算不給我過你幻境也真實一些啊五個雕像合在一起還沒有一座雕像給我的壓力大。
  罵罵咧咧的退出了系統,這個系統真的是越來越不給力還不如直接給我一次性過關省得我每天都要等一回。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安徽体彩11选5一定牛 广东好彩1今晚开奖号码 北京快乐8稳赚选一技巧 银河配资 全民欢乐捕鱼攻略技巧 大发pk10全天精准计划 股票入门怎么玩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情况 吉祥麻将在哪里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任三遗 平特肖怎么计算出来的 体彩排列五杀号定胆360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大众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手机赚钱游戏正规平台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