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和系統談價錢 >第59章打不到我你氣不


  齊軒走后幾人也很識趣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打著哈哈說道:“小魚既然你沒事那就行了,我們什么時候開搞?”
  王小魚瞅瞅天藍的那邊,現在應該在吃飯吧才十二點左右自己這邊人手足,后勤很有保障吃的也不賴天藍那邊應該就不一定了。
  王小魚拍拍屁股直接從堡壘上跳了下去,“請開始我們的表演。”
  氣血大喇叭再一次放出來這次的聲音更大,都能夠看到一道道音波紋井然有序的排列著向外擴散,這次他們的話更絕趁著吃飯的點把人體廢物排放的作用和特性說了出來,生動形象。
  雖然覺醒境的意志不會這樣的話語干擾,但只要能夠惡心一下他們也足夠了。
  王小魚依舊是主刀沖了下去,他收斂了那縷能量依舊和今天早上的一樣,每天一點點自己這1000人的任務不就好了嗎,一舉雙得。
  早上天藍的那名覺醒境氣蕩天地。
  “找死,有本事你就跑!”
  靈能境的威能也跟隨而來,齊軒直言道:“小孩子打架的事情你參和什么都是血氣方剛的小伙子,精力旺盛讓他們泄泄火有何不好?”
  “都是憋得太久了,既然不開戰那就讓他們吼兩嗓子省得憋壞了,你也可以讓你手下過來對罵,嘴皮上的戰爭無硝煙他不好嗎?”
  那名靈能境直接冷哼一聲,拂袖而去但是念力依然關注著戰場上的變化。
  而此時的王小魚就像是一個地痞流氓擼起袖子頭向天仰望45度,做到讓眼睛鄙視那人腳上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嘴角上斜。
  “你個垃圾趕緊過來受死,今天下午我只出兩成功力。”
  額......
  不知為何薛屠幾人看著王小魚這般模樣手突然有點癢癢,有點想要沖上去把他按在地上踩的沖動,他們突然有點理解對面那個天藍的心情了,賤人必須死。
  王小魚對面的那名天藍眼睛都紅了,咬牙切齒直接沖了上去。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呵,小樣。”王小魚蔑視看了一眼沖過來的天藍覺醒,身體向前傾右腳往后撤,右手穩住刀鞘。左手捏緊刀柄旋轉一息。
  出刀,沒有多么華麗只有一道白光簡單粗暴。
  拔刀術。
  這一刀快到了極致,刀鋒先至聲音趕后那名天藍的根本就閃不開只能硬扛,胸前黑鼎成型與那刀鋒相抗,碰撞的中心熾熱的高溫令四周的虛空都變形起來。
  那人胸中升氣,開口喝道:“破!”
  一道音波狂襲那道刀鋒怦然碎裂,而他胸前的黑鼎裂紋斑斑。再一看王小魚場下哪有他的身影,他在使出那刀后整個人面色蒼白腳步都有些輕浮。
  手里氣血凝聚的喇叭都有點透明,有氣無力的說著:“你個辣雞,說好只使出兩成功力就只使出兩成功力你居然還要抵抗那么久,夠垃圾。”
  “等得我花兒都謝了,不想陪你玩了明兒再來,太垃圾了你。”
  “退下吧,朕要歇息了。”
  說完王小魚直接蹦了下去,在半空中咳了一番直接消失在墻后。
  下方的四人齊齊對著那名憤慨的天藍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也跳了回去。
  “啊啊啊。”那名天藍怒火中燒,實在是太憋屈了能量爆發,管他是不是自己的人一頓亂殺。
  跳到墻后的王小魚臉色一下回了上來,水潤有光澤。
  薛屠四人也走了過來,看著現在正常的王小魚松下了拳頭呼了一口氣。
  “小魚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得樣子到底有多討打,連我們都忍不住想要暴打你一頓。”
  “嘿嘿,這種效果才是最佳的,就是要他欲罷不能氣死他最后我在順水推舟叫上另一名出來,那就有得樂呵了。”
  “薛叔傍晚麻煩你們再來一回,還有以后我們一天三次不間斷半個月然后收人頭。”
  幾人一聽王小魚的話就不樂意了,板著臉說:“這叫啥事,能夠找到一點事情做別說還挺舒服的,就是有點費嗓子,不夠往后交給我們。”
  “那我就不矯情了,不過叔咱們這里有沒有什么什么大喇叭錄音器之類的,一天靠你們也不可能二十四個小時一直吼,得找一個機器來。”
  “機器的這個就要問后勤的管事了,他主管這些的。”說著薛屠向里面喊著。
  “小張,你出來一下。”
  沒過多久便有著一個人青年士兵跑了出來,應該有著二十四五歲。敬了一個禮張恒問道:“長官有何吩咐!”
  薛屠也沒有什么官架子,直接就說了:“小張啊后勤這里有沒有大喇叭錄音器之類的。”
  張恒想了想便答道:“報告,有。需要我拿出來嗎?”
  王小魚走了過去:“不用不用我和你一起過去拿,帶路吧!”
  路上張恒多多少少有點拘謹,看向王小魚欲言又止。
  王小魚也察覺到了“有什么話你就直說,不用管這一套我也就是和你差不多大。”
  張恒一下站直了朗聲道:“我想問一問長官是如何修煉,我覺得長官應該比我還年輕但是就已經成為覺醒境了。”
  王小魚聽后一笑感應了下張恒體內的能量,也到極限中等了。
  “沒什么也就隨便胡亂修煉的。”
  張恒一臉艷羨,長官的天賦一定很高吧。
  兩人走了二十幾分鐘才到地點,這里樹林叢生的從墻后走了幾百米便直接進入森林,里面的帳篷密密麻麻,還有一條不大的公路。
  王小魚暗嘆,難怪自己從戰機上沒有看到士兵的住所,原來全部到這里來了這條公路應該就是運送物資的通道了。
  又向后走了幾百米,他發現所有帳篷都是圍繞著倉庫搭的,這是一個巨大的倉庫一走進去里面堆之如山的箱子,里面都是彈藥。
  “像這樣的倉庫每隔一百公里便會有一個,里面存放著彈藥和食物。”張恒一邊帶著王小魚走著一邊介紹著,途中遇到不少人但他們都是低著頭身前擺放著大量的槍械在旁邊有著一臺機子轟隆隆的運作著。
  “這是我們的槍械維修師,專門負責報廢槍械維修和日常彈藥的檢查以及保養。”
  “嗯”
  王小魚看著一個個蓬頭垢面,心里升起敬佩之意就是有這群看似不起眼的人卻支撐起了一場戰爭,他們是真正的無名英雄。
  帶著王小魚來到了一處房間,里面存放著各種各樣的零件他翻翻捂捂終于找出一個大喇叭,是那種鐵制的自帶錄音。
  還真有這玩意,厲害了!
  王小魚要的就是這種不過沒見還需要一個發電機,發電機那就好找多了小型的中型都有,找了一個柴油電機配套齊全王小魚直接用氣血搬著走。
  婉拒了張恒的幫忙,手中一翻二十瓶念力藥劑便出現在張恒的眼前,和他很簡單說了用法后又拿出十一瓶恢復藥劑遞給了他,這個倉庫實在太大,他的念力范圍連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問了一下到底有幾人。一共十一人恢復藥劑對于他們來說應該能讓他們重獲新生吧。
  走在路上的王小魚直接叫出了鴻蒙。
  “鴻蒙這個恢復藥劑的成分我能夠得到嗎?以我們現在的科技能夠做到嗎?”
  “可以,但是需要支付1000點的功勛值才能得到恢復藥劑制造的使用權,不過藥效不能夠保證和現在的一樣。”
  “1000點,你怎么不去搶。”一個藥方直接花了他七分之一的功勛。
  不過這個功勛值是必須要花的,如果恢復藥劑能夠量產那會對這場戰爭帶來多大益處他是想象得到的。
  但是這要等自己回去的時候,利用老師的職權去一趟研究所找一些資深的專家來研究一下,就算不能達到現在的效果八成或者七成那也是要必須達到的。
  回來的時候他一個人倒是挺快,布置好一切他叫薛屠幾人一人喊幾句又喊來一群士兵打開錄音讓他們一個一個的開始開罵,不準重樣。
  一連錄了近半個多小時,所有人都感覺詞窮居然找不到罵的了王小魚這才罷手。于是拉著發電機扛著大喇叭的王小魚在城墻上支棱半天。
  喇叭終于響了,特別是王小魚還特意用氣血增幅,那聲更大了。
  薛屠幾人聽后樂了,還是第一次以這種形式聽到自己口吐芬芳,感覺還不錯一個個是大噴子,連城墻上的士兵都笑了。
  現在是他們休息的時間,怪物也會累不可能全天候的進攻,控制他們的靈能者需要休息。
  但這巨大的罵聲卻驚起了生化人的狂暴,一處房屋內那名天藍靈能者也聽到那罵聲,還以為他們又出來罵陣,但是沒想到居然是錄音。
  而那名覺醒直接感覺要瘋了,在其他覺醒的嘲笑聲和那罵聲里他一下沖了出去,他要活活撕裂那小子。
  “回來,那只是錄音下來的,在戰場上如果你容易受到對方的刺激,那先死的肯定就是你對面在激將你你看不到嗎?下一次等那小子出來迅速殺了他就算是虎王他也不能發作。”
  “還有你們幾個,都別給我丟臉家族養了你們那么久不是叫你們來窩里橫的,我們的目標就是拖住虎王知道嗎?”
  “知道了!”其余的四人弱弱答了一聲,等待那名靈能者進去以后他們直接唇語。
  “廢物.....”
  那人呵呵一笑,手捏的更緊了。
  混賬!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投资理财产品靠谱吗 山东群英会最新奖金表 南京麻将规则 大连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手机白城麻将免费下载 北京快3开奖图走势 福建22选5开奖时间 九游棋牌游戏? 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31选7开奖现场 炒股软件口碑排名 鸟叔捕牛达人 辉煌棋牌下载安装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安徽快3开 pk10定位3码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