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和系統談價錢 >第49章暗涌


  黃山
  天下第一奇山據傳上古時代黃帝曾在此煉丹,連綿72峰素有名人曾在此贊嘆。
  “薄海內外之名山,無如徽之黃山。登黃山,天下無山,觀止矣!”
  自大廳出來王小魚便乘坐官方的的直升機奔赴黃山,飛機上他四處張望著并沒有進入武營實在是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他不想再來第二次,就算進入那也要找一個無人的地方。
  他可不想在飛機上突然大嚎一聲然后弄得自己渾身是血,于是他便拿出此次任務的詳細看著。
  “自戰爭降臨天藍猖獗黃山便不復以往,這里曾經最著名的迎客松也成為了殺人松,境內珍惜的動植物產生了不可逆的異變它們兇猛嗜血。
  軍隊第一時間把黃山隔離成為禁區,軍方猜測這里變異的動植物應該與天藍有關而且不是普通的天藍成員疑似覺醒境強者。”
  變異嗎?
  不知道是不是與獸場的相像?
  說起獸場他倒是突然想起了小青,也不知道小青怎么樣了?
  ......
  當到達目的地差不多過了兩個多小時,飛機下方已經有著人守候見王小魚下了飛機上前問候著。
  “長官好,駐黃山特別行動團團長于飛向你報告。”
  王小魚也沒多說直接切入主題。
  “這黃山內部什么情況?”
  “報告長官據我們所知黃山境內的動植物突然就發生了變異而且還在不斷地增加,我么也曾派出小隊進山探查但都失去了聯系。
  而且這山中常年霧氣繚繞又有著干擾信號源我們的無人機雷達探測器根本就進不去,只要深入十米所有的機子便失靈所以我們懷疑黃山內部有著天藍組織的成員在制造這場動物變異。”
  “那你們有沒有懷疑的的地方。”
  “長官請跟我走。”
  王小魚跟著于飛來到了一個帳篷內,于飛攤開黃山的地勢圖連連圈了幾個圈。
  “我們懷疑的地點有四處分別是三大主峰天都峰、蓮花峰、光明頂、苦竹溪和九龍瀑其中苦竹溪和九龍瀑是我們重點懷疑的地點。”
  “帶我看一看入口處。”王小魚決定先去看一看入口在做打算。
  “長官隨我來。”
  跟著于飛走著軍隊駐扎的戰線向后推進了百米凡是能夠容納大量動物出入的地方都有著重兵把守。
  來到一處入口處里面霧氣騰騰比平時的霧氣還要濃郁數倍,吼叫聲連綿不止。
  “難怪軍隊進不去,這么濃郁的霧氣沒有念力探查進去就等于成了瞎子看都看不清如何能夠作戰。”
  “你們繼續看守我現在就進入。”
  念力直接開啟王小魚抽出刀鞘里的應心跳躍而入,他現在去的方向正是苦竹溪,如果需要下藥水流便是做好的選擇。
  跳躍在林間百米內的所有事物都暴露在他的念力下偶有零星幾只動物都在撕打著,眼睛通紅樹木也變了色鮮艷之至。
  越往里面遇到的也就越多這里的樹木變色已經是成片地上的動物尸體隨處可見血液不在是鮮紅趨向綠色。
  他的速度很快不停地跳躍在樹林間隱約間他聽到了水流聲不由得放慢了腳步盡量減輕自己的腳步聲生怕打草驚蛇。
  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著這里已經沒了樹木是一片竹林流水流過能夠見許多動物在這里棲息水下有著小東西是螞蟥水蛭一類的在這棲息的動物身上多多少少都掛著有,甚至于有的尸體上也掛著。
  干癟那是血被吸干的癥狀。
  氣血鼓動身上有著一層淡淡的血膜這是特意用來抵御蚊蟲的,雖說覺醒境已經百病不侵但不意味著不懼怕毒,變異的蚊蟲毒素到底有多強烈他并知道,保險一點還是比較好。
  一路走著他都刻意避開大型動物生怕發生戰斗引起天藍的警覺。
  來到溪流處他發現了幾瓶空的藥劑,而且岸邊還有幾道腳印順著上游而去的。
  果然是天藍在作祟!
  王小魚放下藥劑空瓶順著腳印走了上去,走的途中他還把自己留下的腳印抹除不留痕跡。
  上游便是九龍瀑了天藍的人應該還在那里,那里水流量太過巨大想要完全污染肯定需要很大劑量的藥劑。
  當他來到九龍瀑也沒有發現人影倒是又在岸邊發現一大堆空的藥劑,瀑布下的水潭看起來并沒有什么變化。
  思索片刻王小魚決定不再繼續追上去他要在這里甕中捉鱉,水是流動你再強的藥劑也會在隨著水的流動而消散頂多一日便會又會被沖刷干凈。
  而且看著藥劑的擺放程度有些都已經陷入土里而有些則是干凈的,所以他猜測那名天藍應該還會再一次來到這里。
  而他只要躲在那水潭里只要那名天藍一接近水潭他便發起攻擊。
  不過他也有一點擔憂畢竟這是自己猜想的萬一天藍不來又如何。
  思來想去他決定在這里埋伏一宿,如果第二天還沒有等到那名天藍那他便繼續尋找。
  念力掃過水潭確認下方沒有大型的動物他找了一個容易出手且有點隱秘的地方折了一根竹子疏通后沉了下去,身上的血膜阻隔著水流。
  聚精會神的注意著周遭的動靜。
  時間流逝夜晚的黃山內部熱鬧無比,撕咬聲嚎叫聲此起彼伏,這持續了一晚上天蒙蒙亮的時候聲音漸漸變少。
  王小魚耐心的等待著已過了中午見人還沒來他在心里自我安慰道:“在等兩個小時,如果還不來我就去主動尋找。”
  兩個小時又過他正準備起身時聽到細微了腳步聲。
  心中一凜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
  不是一人是兩人,有兩名天藍的覺醒者!呼吸不由得急促了。
  “尋了那么多天也沒有找到,你說是不是他們給我們的情報有誤?”
  那兩人邊走邊交談著。
  “而且如果在不快一點的話恐怕天啟的人便要來了,到時候讓他們發現異樣我們可就慘了。”
  “慌什么慌,只要不是頂峰的覺醒境前來我兩聯手也可以一戰你都已經初期巔峰只要完成了這次任務首領獎賞給我們的藥劑足以讓你我在上一階,到時候你中階我頂峰能得到的資源也就更多。
  甚至還能沐浴神血突破靈能境指日可待,再說我們不是用了動物變異來隱藏嗎。”
  “你說的倒也是,那趕緊把藥劑弄好我們再去尋找。”
  有一名中期的還有一名初期巔峰!
  他們在找什么東西?
  可惜已經由不得他想了那兩名天藍的覺醒者已經快要到岸邊,錯過了這次機會有可能就不再有了。
  心里一橫,瑪德拼了富貴險中求先干掉那名中期的。
  氣血和念力悄無聲息的在體內運轉,正是歃血訣和戮神針。
  夏立啊夏立希望你的歃血訣真如你所說的那樣能越階傷人,不然我可就被你害死了。
  全神貫注著,他的血液加速流淌。
  來了!
  在他感知中他感受到兩道人影走近,他不敢動用念力查探有位中期的存在他只要動用念力就會被發現,這一切全靠敏銳聽覺和知覺。
  上......
  王小魚瞬間躍出水面歃血訣和戮神針齊齊發動,那名中期的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顆大好的頭顱飛起,死不瞑目。
  剩下的那人瞬間反應過來幾乎在同一時間發起攻擊,一道黑光閃耀。
  王小魚只覺得全身受到了強烈的沖擊倒飛而出,鮮血揮灑在空中他的肋骨全斷整個胸部都陷了下去。
  內臟也全都碎裂飛速落入水潭中。
  “艸,就應該先買一套防護服。”
  劇烈的疼痛沖擊著他的大腦,好在他手里早已準備好了樹心一把按入胸部。
  “天啟!”剩下的那名天藍氣機爆發立于水潭邊不敢輕易下水,念力籠罩著整個水潭他怕萬一那名天啟的覺醒者沒有身死自己下去又給自己來一發方才那詭異的攻擊。
  念力覆蓋逐漸往下但什么也沒有找到,還沒有死那名天啟他用念力隱藏自己躲過了自己的探查。
  一道道幽光自他手中爆出,落于水潭中炸起漫天的水整個水潭渾濁一片。
  “既然你沒有死那我便炸到你死。”
  狂風驟雨般的進攻持續了十幾分鐘,在他念力下終于感受到了王小魚的存在。
  沒有了生機正向上浮起,手里還攥著一顆綠色圓形的東西他能感受到拿東西蘊含的生命力,樹心沒想到這名天啟手里還有這等東西。
  看得他心熱不已只要自己服下這樹心借助濃郁的生命力也可祝自己突破到中期。
  終于王小魚浮出了水面,那人又連續打出兩道攻擊炸的王小魚血肉橫飛,一條腿和一只手都已經不見但王小魚還是沒有動靜,又是一道幽光直接穿透了他的頭顱。
  他終于放下了心,動力念力想要取那樹心但卻發現紋絲不動,這人死前一定是想要服用樹心而且還不止一顆不然不會堅持那么久。
  這他也并沒有懷疑,因為頭顱都已經洞穿死得不能再死,要是在這天啟沒受傷前頭顱被洞穿到還能憑借覺醒境的超強生命力掙扎個幾分鐘不死。
  現在嘛,死了!
  直接加快了速度游了過去,迫切的想要得到那顆樹心。
  就在他取出那顆樹心拿在手里心里美滋滋,突然眼前一花頭顱再一次飛起。
  “為什么他還沒有死......”
  “噗通”一聲落入水里。
  而沒了聲息的王小魚一下活了過來凄厲的叫著,一朵蓮花直接出現在他的頭頂融了下去還在的那一只手又拿出一顆樹心拍在身上。
  他咬著舌頭刺激著自己不暈厥過去,那么大的聲響和血腥味肯定吸引了這附近的動物,要是自己現在暈厥下去,恐怕就真的會死在那些動物的口中。
  恢復的過程是痛苦的也是快速的,殘缺的身子以肉眼般的速度恢復,好在頭顱已經完全沒事能夠動用念力足夠震懾尋著氣味而來的動物。
  水潭十米外成群的動物圍了上來,受了那么重的傷就算吃了心蓮和樹心也不能一下就恢復,它需要時間。
  百米的范圍對于現在狀態的他來說消耗巨大,所以他濃縮到了十米。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北京28开奖官方 新浪模拟炒股平台 网上有哪些棋牌 宁夏体彩11选五开奖查询 天津11选五平台哪个好 全民福州麻将苹果版 快乐10分前三组选绝招 海南 博彩 pk10牛牛公式解析 上海快3和值走势图 福利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 开奖公告 江苏快3直播结果 大发pk10猜冠军技巧 山东号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