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和系統談價錢 >第41章線索三更求票求收藏


  “我是奉了蕭公子的命前來擊殺你的,蕭公子你應該知道的他就是蕭銘至于天字號殺手則是蕭公子秘密培養的一個殺手組織,只殺人不留名大路上只有少數人才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所以你不知道也是應該的。”
  “蕭銘”王小魚在腦海里搜索著這個名字,這人是白扶的好兄弟經常來侯府看望白扶和南宮影,是白扶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也是天武皇朝里四大氏族之一蕭家的嫡長子,未來蕭家的繼承人。
  但就是這個白扶視為生死兄弟的人居然想要除掉他,他這一刻有點同情白扶了,我拿你當親兄弟對待你居然想要我的命。
  而且白扶的這一身功力好像也是蕭銘通知魔宗的人在他去的路上堵他這才被廢了的,因為他從白扶的記憶中知曉此次出去剿魔只有四人知道。
  南宮影、他的兄長鎮魔候白九千、皇主南宮苛以及蕭銘前三者顯然是不可能背叛白扶的,所以這唯一的應該就是蕭銘了。
  在他的記憶中白扶出發的前一晚還和蕭銘把酒言歡,說什么預先慶祝白兄突破仙境,此去馬到功成的話語,再被襲擊后奄奄一息的白扶回到侯府蕭銘第一時間趕來痛哭流涕。
  這演技不去當演員真的可惜,要是生在地球那杠杠的影帝一枚。
  “白公子我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訴你了,你看你這能不能收回去了。”這血色的小刀懸在他的身下讓他不寒而栗。
  “哦,好啊!”
  “噗”
  小刀猛然割下一坨肉就這樣掉了下來,那人痛呼一聲王小魚指尖一劃那人沒了聲音雙手捂著下面不可置信的看著王小魚。
  “忘了和你說我不是白扶所以你們的天道對我毫無作用。”踏出房門的那一刻那人的頭顱骨碌碌的滾了下來,門轟然關閉。
  隨后他又走向那兩人的房間,在他的念力里四人共用一床關系極為混亂,電視劇都不敢那么演,他們卻在這里上演了。
  一腳踹開了房門隨后念力覆蓋整個房間,反手帶上了門笑盈盈的看著四人的表演“蕭兄好雅興啊,別來無恙!”
  四人在房門被踹開的那一瞬間停下了動作,人在激烈的運動下如果突然受到了驚嚇那可能會造成雞肉的萎縮從而一蹶不振。
  “白兄你也別來無恙了,近幾日都沒有聯系到你沒到白兄你我竟然有緣在這相遇,要是小影知道了怕是會很傷心的。”
  蕭銘的城府極深所以遇到這種事情也并沒有多大的慌亂,拾起床頭的衣物不慌不忙的穿了起來,臉上卻笑著絲毫沒有尷尬的神色,心里卻陰影密布。
  來者不善,剛好除了那一檔子事白扶便找了過來但也還是笑著。
  “沒想到白兄居然也好這一口,是為兄的失職要是白兄的有興趣的話為兄的我可以為白兄物色一個好的,這家春滿樓便是兄弟開的。”
  坐在凳子上的王小魚嘴角微揚。
  “那些蕭兄還是自己留著享用吧,想不到蕭兄隱藏的夠深啊,居然瞞過了天下人要不是我經歷這一遭恐怕還被蕭兄蒙在鼓里。
  所以為兄前來是為了你的項上人頭。”
  氣血一下鋪開整個房間內的地上血霧彌漫。
  蕭銘瞳孔一縮咯咯笑著既然白扶來到了這里想必那蠢貨應該全部招了吧,那他也就不再掩飾撕下了長久以來佩戴的面具。
  “沒想到白兄的修為已經高深到了如此地步,三名仙境魔宗強者居然沒能殺死白兄還真是廢物一群,想來修為被廢也是白兄特意隱藏而后散播出去,好一招暗度陳倉。”
  尼瑪,城府深的人就那么喜歡腦補嗎,自己一句話都還沒有說就已經被蕭銘全部說了出來,他還能說些什么于是點了點頭。
  “蕭兄好推斷,竟然猜了個七七八八,不過我躲過這一劫還是因為有陛下。”
  蕭銘聽后臉色大變“難怪白兄能夠躲過這一劫沒想到是因為有陛下的一縷魂體,想不到陛下竟然如此賞識白兄,前有公主后有魂體。
  要知道陛下的修為已經達到功參造化的地步,當之無愧的大陸第一人竟然舍得分出一縷魂光護住白兄還真是令為兄羨煞不已,要知道損失一縷魂光那可是會造成修為的下滑,而且還是仙境實力的魂光,想要修煉回來簡直難上加難。”
  “what?“
  蕭銘又給自己自行腦補后面的情節了,和聰明人說話還真是非一般的輕松,話都不用你說他們已經自行給想好了,于是學著東廠里的公公向天抱拳。
  “那還是因為陛下賞識雜家,承蒙陛下厚愛。”
  隨后又摸著下巴思索,那魂光到底是什么聽著功效有點像是把自己的力量以一種特殊的手法儲存下來,如果這弄到地球上那將是大殺器啊,就像宮澤那般在雙方力竭之時突然祭出這一手簡直陰死人不償命啊。
  于是又探查了白扶的記憶,果然有一篇法訣名叫《化神訣》就是能夠分化修煉者自身的魂光然后存儲自身全力一擊的的力量,使用方法簡單極限之上憑借念力可用。
  但有一個限制那就是只有靈能者才能夠分化魂光,而且一名靈能者才能分化三份魂光,三份是靈能者的極限,多了便會傷到根基。
  這簡直就是好東西啊,但他并不確定法訣到底能不能帶回去,不過現在先不慌解決了當下的事情再說。
  “白兄我其實我并不想死,可否繞我一命。”蕭銘坐在凳子上倒了一杯茶小泯著,雖然嘴里說著但卻看不見一絲慌亂。
  王小魚指尖點出三道血光洞穿了床上瑟瑟發抖的三人,這是在幻境里所有人都不是真實的,但卻又很逼真不過他殺起來卻沒有一絲罪惡感,殺完三人王小魚指尖敲擊著桌子仿佛是一個生命計時器。
  “還真是可惜了這名男寵,我倒是挺喜歡他的不過這保命的秘密可還輪不到你知道。”
  蕭銘看著身死得那個男人可惜的說道。
  “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看看夠不夠保住你這條命。”
  “呵,空說無憑白兄需要立下誓言,我這理由是殺你的主要的幕后黑手不知道這個理由夠不夠?”
  “哦,策劃這件事的還另有其人。”
  “當然我可沒有那么通天的手段驅使三名仙境強者,我只是一個不能修煉的廢人在人家的手下當一條狗罷了,白兄該立誓了。”
  “豁,你要我怎么立?”
  “不把我們今天的內容泄露出去,不動我一毫違反了就死。”
  “既然你這么說的話那你是不是應該也要立一個誓,絕無半點虛言。”王小魚不停地敲著桌子不知為何蕭銘的心跟著那節奏跳動起來越來越快心好像都要跳了出來。
  拍桌站了起來“好答應!”
  王小魚這才停了下來做出伸手的姿勢,你先請。
  “你覺得自己還有上桌的機會嗎?現在是我給你活路我想殺就殺大不了大不了我慢慢的去找,能有那種手段的整個皇朝沒有幾人。
  放心我不屑于使用那種方式,在絕對力量面前所有的陰謀詭計都將粉碎。”
  蕭銘深深看了王小魚一眼現在的白扶他已經看不透了,舉起手來說。
  “天道為證今天我蕭銘在此發下毒誓絕對不會對白扶有一絲隱瞞,如有隱瞞身死。”
  王小魚就坐在蕭銘的前面看著他誓,他很奇怪為什么這個大陸的天道是什么樣子,為什么都不愿意立下誓言,就在蕭銘說完最后一個字時他的念力感知到蕭銘頭頂有波動。
  一縷白光就這樣飛了出去,那是他們的誓言嗎?天道到底是什么存在能夠掌控的生死,而在白光飛出去的那一瞬間他清楚感知到蕭銘的氣息弱了一籌。
  帶著這一縷縷的疑問他再一次發誓了。
  “天道為證我白扶在此發下毒誓絕不透露今天所聽到的一切也絕不傷蕭銘一毫,違者身死道消。”
  發完誓的他立馬抬頭看向看向天空,結果什么屁事都沒有,應該是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這個誓言對我沒有約束力,加上又是幻境所以這個天道是系統臨摹的。
  “好了,白兄你請問吧,”
  看著發下誓的白扶蕭銘明顯松了一口氣又重新坐了回去,神色又恢復以前的樣子。
  “到底是誰想要殺我。”
  “當朝永安王二皇子南宮昃。”
  “皇子?我和二皇子都沒有見過幾次面他怎么會想殺我。”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還夠不到他們的想法。”
  “那除了二皇子還有什么人。”
  “不知道”
  “是誰截殺的我?”
  “天宗、黃家、無極門。”
  “那個殺手組織叫什么是你掌控嗎?”
  “表面上是我執掌實際是二皇子。”
  原來想要殺白扶的是二皇子,根據系統的任務提示那就對上了,可是為什么二皇子還要坑殺鎮魔軍他想要毀天武皇朝的基業嗎?
  這一切就像謎一樣需要有人解開,從南宮影這里下手帶我去皇宮一趟就有機會完成這個任務了,只要殺了二皇子任務就能結束。
  “白兄我可以走了嗎。”蕭銘已經整理好衣衫站了起來,就等王小魚同意。
  王小魚揮了揮手蕭銘笑著走了出去,但下一刻身子凝固了蕭銘雙手捂著脖子轉了回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王小魚“你怎敢違背誓言,難道就不怕天道嗎?”
  “不好意吸了,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誓言什么的對我無用所以你還是你還是下去陪你的男寵吧。”
  “你...你...你......”蕭銘伸出一只手指著王小魚口里在不停地噴出血眼神逐漸暗淡,手臂隨著整個身子到了下去。
  做完這一切的王小魚拍拍手走了出去,才一走出春滿樓整個人踉蹌一下直直到了下去。
  “我艸,忘記時間限制了。”
  但他并沒有倒在地上而是躺在了人的懷里,溫軟如雨幽香四溢,這是南宮影的體香。
  “小影我查到是誰坑殺我了。”
  “你知不知道我擔心死你了,下次你要查帶上我好嗎?不要就這樣扔下我一個人。”
  王小魚知道南宮影哭了,淚珠打在了他的臉上喝下一瓶恢復藥劑勉強能夠動手抬頭,抬起頭抹掉他的眼淚,可能女人的眼淚能夠融化一個人的心吧萍水相逢的兩人在加占據了白扶的身體。
  身體內那股微弱的本能竟讓他心疼眼前這人兒。
  “你來什么來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是你一個女人家能來的嗎?”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捕鱼手机游戏下载手机捕鱼 3d定胆下期必出公式 意甲德比有哪些球队 皇家棋牌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正版马会精选资料大全 长沙麻将必胜绝技 股票融资技巧 千炮捕鱼达人官方版 九游旗牌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囹 工行5万保本理财35天 上港集团股票行情 东北麻将玩法怎么胡 极速快三开奖是平台控制吗 单机急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