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和系統談價錢 >第17章青蛇二


  良久,青蛇收回了獠牙,動身前往。
  或上、或左、或右、或直擊。
  王小魚陷入了無止境的被動防御,一次又一次的格擋閃避,越打越有力,小腹火熱,
  抽出刀施展出五獸刀,龍虎豹鷹龜逐一呈現打得忘乎自我,再一次頓悟其中,漸漸地刀鋒有力,一縷白芒纏繞在刀尖,鋒利無比。
  普一碰到蛇身一道傷口裂開,“叮,初次踏進精通獎勵功勛值3點。”揮刀中的王小魚只覺得這刀越用越順手,越來越舒暢。
  腦海中老者又一次施展五獸刀,這一次他看出了其中真意,刀身一頓,龍形仿佛一只龍在天翱翔與敵人搏殺,側刀揮斬又如神龍擺尾,簡簡單單的五招拆解開來無疑就是揮、刺、撩、斬、格擋只不過氣勢不一,洶涌磅礴一力接一力,五招蓄勢一刀劈出,白芒萬丈。
  忽然間青蛇一甩蛇尾,把王小魚拍進了池子里,扭動著身子滑了出去。
  “黑夜快要降臨了,它餓了,要去找吃的,不能吃這個人,又怕他跑那就把人拍暈他就跑不了了。”
  但他沒想到的是王小魚沒有昏過去,只不過是被拍得頭暈眼花,但隨即一股能量使他立馬恢復了。
  “檢測到天材地寶心蓮,已納入商品序列。”
  王小魚向下看去,一簇蓮花扎根在湖底中央熠熠生輝,游到池面換了一口氣,點開心蓮屬性,又是一株紅色品質的天材地寶。
  “心蓮(紅色品質):生長于純凈水源凈化水源,療傷圣品其香可百病不侵藥性溫和不易保存,離開純凈水源十秒便會立刻枯萎,有增強念力之效,消耗點數110點。”
  “鴻蒙這個可以保存嗎?”王小魚想到了爸媽,這個給他們是在適合不過了,還有夏姐。
  “一個功勛點。”
  “真踏馬能夠趁火打劫的啊。”
  不過還是又花了一點把兩株心蓮收入囊中,心蓮一共三株,一大兩小他收的是那兩株小的。
  時間一晃而過,他已經在這里過了近半月,每天都是不斷的被攻擊和拍暈,但這也有好處每次醒來他都能感受到自己身體的增強,力量越來越強。
  那池子的水許是因為長年累月浸泡心蓮的原因,也沾染上了心蓮的功效,能夠治療小傷,時間泡久了能夠增強肌體,青蛇的實力恐怕便與這個池子有聯系。
  他的力量因為每天挨打又泡澡的緣故,加上之前還沒有完全消化的源液,已經達到了2333之巨,武營也不進去了,那兩點的功勛值就相當于救命的,留著換取藥劑的。
  盡管力量越來越強,但在青蛇面前也無異于大人和小孩的區別,這就是覺醒境與極限的差距,以一當千。
  好在這十幾天里青蛇似乎放松了對自己的戒心,每次玩耍過后都沒把自己拍暈,自己出去覓食。
  他自己也想過跑,但看著已經已經快要變了的天,他并無把握能找到下一個安身之所,主要的是萬一遇到的并不是如青蛇這般那便完了。
  所以他決定留下來,等打得過青蛇后便逃之夭夭,等找到機會殺他四五只的野獸,得到功勛點換一瓶力量藥劑,就不怕了。
  這個想法他每天都說給青蛇聽,肢體語言與口頭語齊下,雖說不知道能不能聽懂,但卻勝于無。
  而且青蛇每次來的時候連帶上自己的份都找了回來,雖然自己的背包里也有著食物,但能省的還是省。
  面前放著一只毛絨絨的腿,拿出刀一片一片的削下,在送進嘴里。
  吃飯這種事情,儀式感還是要有的。
  “唔!”血腥味在嘴里散開,王小魚面色不改。
  這一連十幾天吃的都是這般,他也習慣了,而且這肉有增強體質的作用,每吃一次自己的氣血都增強了一點。
  連連掃完這只腿,王小魚起身跳了跳,來到樹前,一拳打出。
  一道道裂縫順著拳印蔓延,一連十幾道。
  王小魚滿意的收了拳,短短十幾天的時間便有這般力量,那池水功不可沒。
  小腹的火熱再次出現,不知為何,此刻的他很想發泄一下。
  瞧了瞧池子里的青蛇,攤開架子,赤手空拳,斗志昂揚!
  “小青,來!”
  取這個名字當然是他的惡趣味了,白娘子的名字和小青可一直鼎鼎大名,有這個機會怎能錯過。
  沒過多久,一道身影落進了池子里。
  小青掃了掃尾,似在嘲諷。
  “呵,不知死活的東西,本蛇也是你能挑釁的!”
  ......
  和小青已經相處了一個月之久,每天都是被一條蛇調戲著,餓了就去捕殺其他野獸,他一輩子吃的野味都在這個月吃完了,他發誓這輩子堅決不碰野味。
  鴻蒙法能夠自行運轉,他距離極限只有僅僅200多斤,念力也已經突破到0.98炬,夜已經快要降臨,王小魚很好奇小青怎么還沒有回來,往常僅僅半個小時便已經拖著獵物回來了。
  夜幕降臨,一陣腥風隨風而來。
  “是血腥味,兩種不同的血腥味,正向這里靠近王小魚拔出刀緊盯著樹林,一有不對勁他便會出刀。
  叢林里傳來沙沙聲,一個巨大的黑影逐漸逼近。
  “砰”那道黑影一下上了天,寬闊的身影占據了他的視野,朝他壓下。
  雙腿一瞪,跳躍在樹干間那道巨大的黑影落地,是一頭猩猩,見樣還并未死去。
  “黑猩:力大無窮,喜愛爭斗性格暴躁,長至成年有不亞于覺醒境實力。
  等級評定:危險!”
  “咝”
  小青的身影慢慢了露了出來,但即為凄慘,鱗片成片成片的掉落,傷痕累累一邊走著鮮血直流,蛇尾一甩指像那頭黑猩。
  “你是想讓我殺掉他?”王小魚輕聲說道。
  小青低吼一聲,蹚進水池整個身體沉了下去,一瞬間整個池子被染紅了。
  王小魚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喜給震到了,人在家中坐分從天上來,這頭最起碼也有兩點的功勛值,小青是特意給我殺的?難道它真的聽懂了我的話?
  帶著感慨來到黑猩面前,一刀了解它的生命,聽著系統的提示音,3點功勛值到賬他有一種不現實的感覺,臉上表情很豐富。
  他這算是吃軟飯嗎?還是蛇的?
  不過這軟飯他吃得很樂意,要是能多在幾碗那就更好了。
  扒皮、解肢、生火、架黑猩他決定這次為了感謝小青特地燒一次熟肉給它吃,聊表謝意,上次自己弄火烤肉時被它一尾巴差點直接打死,從那時起他就隱隱猜測出小青懼火。
  現在趁著小青沉落池子里療傷,趕緊生火弄次熟肉吃,接近一個多月頓頓吃生食,茹毛飲血,正兒八經的一個社會主義大好青年活成了一個野人樣。
  好在這些猛獸都是修煉過得,百毒不侵不僅生吃沒有事,還能提供力量,要不然他怕是都不知要死多少次。
  控制住火候翻滾著,都不用放料自帶清香,大火熊熊燃起照亮了這個黑夜。
  吃飽喝足的王小魚摸著肚皮躺在地上,肉全都已經烤好了,火也已經滅了,找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睡去。
  第二天大早,美美的伸了一個懶腰瞧見架子上的肉不在了王小魚微微一笑,小青身上的傷盡數恢復,蜷著在那睡覺。
  見著王小魚蘇醒,小青也蘇醒了過來,尾巴一卷裹著王小魚消失在森林深處。
  ......
  “小青,上!”
  灰色的密林深處,王小魚緊緊附在小青身后,雙眼緊盯著前方奔逃的黑影。
  那是一頭六米多高的黑熊,而且被他和小青所傷。
  正面交手他們不是對手,所以它們早早就埋伏在黑熊的必經之地,一擊重傷。
  雙方越來越近,王小魚抽出刀,躬身站立。
  “小青!送我過去,我上你下。”
  縱身一躍而出,蛇尾一卷,猛的甩出。
  王小魚如同炮彈出膛,直直奔向前方黑熊頭頂。
  下方小青扭動著蛇身,絲毫沒有因為體積而落下了速度。
  眨眼間便已來到黑熊頭頂,王小魚手過頭頂,悍然劈下,五獸刀鷹斬!”
  “吼……”
  黑熊仰天長嘯,一拳轟出,此時青蛇以至,獠牙披露。
  “砰。”
  巨大的拳力把王小魚擊飛出去,隨即反身又是一拳。
  把小青死死轟在地上。
  小青那肯就此罷休,蛇身一擺順勢而上,粗壯的身體纏繞在黑熊之上,不斷地縮緊。
  企圖撕咬黑熊,把毒液注入黑熊體內。
  黑熊雙手掙扎著,抓住小青蛇身用力扯動。
  “好機會!”
  早已落地的王小魚抓住這個機會一閃而過手中刀又一次刺了出去,虎式,刺向黑熊雙眼。
  “咝”
  小青毒液噴射而出,射了黑熊一臉,一時間白煙裊裊腐蝕著黑熊的皮毛。
  黑熊本能的閉上了眼睛,吃痛一聲。
  刀已至,不是眼睛而且脖頸。
  王小魚感覺就像刺在鋼鐵上一般,堅硬無比,刀尖只堪堪進去了一點。
  “吼……”
  黑熊有反應過來的趨勢,但奈何雙手都被束縛,臉上又被毒液腐蝕。
  只好嗅著氣味朝著王小魚咬去。
  “給我死來。”
  拔出槍對準脖子就是一通亂射,近距離的手槍爆發力是驚人的,更何況是打在同一點上,那威力呈幾何倍增。
  子彈的
  一彈夾的子彈很快完了,反手扔掉手握刀。
  怒吼一聲,雙眼通紅,全身力量匯聚于雙手向著那子彈口刺了進去。
  “噗呲!”
  滾燙的獻血順著刀身噴薄而出,濺了一身。
  離頭顱只有毫米之差的大口戛然而止。
  小青迅速松開身體,裹著王小魚遠離黑熊。
  黑熊雙手抓住刀身一把拔出,伸出頭顱怒吼卻是透了氣。
  跌跌撞撞,一路向前進。
  他坐于小青后背,一人一蛇不緊不慢的跟在黑熊身后,等待黑熊倒下的那一刻。
  獻血染紅一地,前行的路皆是血紅。
  終于!
  黑熊止住了身體,直直倒下。
  “擊殺覺醒境黑熊一只,功勛值3點。”
  這下自己有了8點的功勛值,可以兌換一瓶力量藥劑用來保命了,余下的都用來兌換恢復藥劑,畢竟力量藥劑的副作用可是虛弱一個小時,他還需要更多地功勛。
  來到黑熊旁,王小魚放下背包一刀斬下熊掌,又取出熊心不緊不慢的裝進背包里,并撿回槍。
  “熊掌可是一個好東西,并且這可不是一般的熊掌。”
  做完這一切的他長吁一口氣,翻身上蛇背。
  “走,去黑熊領地,尸體回來再收。”
  小青蛇身一扭,消逝在黑林中。
  來到黑熊領地,尸骨遍地。
  踩踏在尸骨上發出嘎嘣嘎嘣的脆響,尸骨的中央一顆近兩米高的小樹搖曳著,上面墜著紅白兩顆果子,晶瑩透亮。
  果子拿在手里,卻進了系統。
  “兩儀果(紅色品質):極陰與極陽,增加百分之三十的水火兩元素屬性感悟,吞服時伴隨兩元素的沖擊,消耗功勛值200點。”
  一手一個向小青攤開,很顯然給小青先選,蛇尾一掃,白色果子入腹,隨即跟沒事似的盤在他面前盯著自己。
  王小魚知會,盤膝坐下,拿起紅色果子咬了下去,很甜,很有嚼勁,就如同蘋果一般。
  許久沒有嘗到這種滋味的他飛速的消滅了這個果子,沒有核。
  突然,心臟猛的一縮收,他的臉一下子成了豬肝色,察覺到身體里有希望,皮膚下刺痛無比。
  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一樣,急忙脫下作戰服,后一瞬整個身體僵住了。
  黑紅色的東西自毛孔處緩緩排出,鉆心裂骨的痛。
  “砰!”直直倒在白骨上,如同沒了生息。
  小青若有所思的看著王小魚,瞳孔泛著綠光。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新浪 极速快三有吗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 福建11选5走势图浙 重庆幸运农场免费计划网址 集杰大连娱网棋牌 贵州麻将下载安装 福建36选7开奖号码 天天彩选4走势连线图 5分pk10在线计 南宁友乐麻将俱乐部下载 河北快三推号今天 广东快乐十分基本走 如何分分彩走势图怎么下载 捕鱼王二维码 湖北快3预测专家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