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門閥風云 >第0282章分鑰匙

  小環尋死覓活,唐淵無奈,可同時他更堅定了信心,絕不能把孩子交給她撫養。
  唐淵一直覺得,小環心機太深,內心陰暗,他甚至懷疑林巧兒是被她害死的。以前唐淵就對巧兒說,你別以為自己是下毒的高手,就成天不在乎了。可林巧兒卻說,小環是她心腹,不會有事。
  唐淵沒有證據說小環是害死林巧兒的兇手,所以他對巧兒只是懷疑。
  但是,哪怕是委屈了她,也必須讓她走。
  讓錢氏給她找個婆家,也不會是窮人家,你去當個二房,也是你的造化了。
  沒想到錢氏夫人辦事效率如此之高,當她聽說唐淵要把小環嫁出去的時候,簡直是歡天喜地,把屋里的下人們召集到一起,到處出去說媒,當天下午,就把原來孟家的一個遠親給招來了。
  這位孟家遠親原來還是個縣令,后來因為門閥之亂,剝奪官位,賦閑在家,他是想通過錢氏夫人結交唐氏門閥,正愁沒有門路。
  錢氏來找唐淵,唐淵對錢氏道:“我給棣州府尹寫一封信,讓府尹大人給他安排事做,只是不知他是否愿意離開洛陽。”
  此時那孟家的小子已經落魄得快揭不開鍋了,聽說還能當官,樂得屁顛屁顛,帶著信就走,臨走還帶著一個新媳婦。
  這個人叫孟緹。
  “孟緹多大年紀?”
  這件事辦得太快,唐淵甚至有些發蒙,事后才問錢氏。
  “不大,才二十九,家里只有兩個媳婦,戰亂的時候還跑了一個。另外一個也不是正室夫人,以前是一個平康坊的館子,小環去了之后,還能當正房,一點兒也不虧她。一個丫鬟人家,能當上縣令夫人,這也是一種造化了。”錢氏笑嘻嘻地說。
  唐淵皺眉道:“他去棣州,也未必能當上縣令,不過我想李近賢會有辦法安置他的,畢竟現在棣州很富。”
  “哎呦唐將軍,您怎么還愁眉不展的呢。現在你可是梁朝的紅人兒,你的事跡,已經別說書人寫進書里,大小酒館里都在說你呢,你可是正兒八經的門閥重臣,你給李近賢寫信,這可不是給他添麻煩,而是把他拉進唐氏門閥,他高興還來不及呢。”錢氏笑得越來越開心。
  “……”唐淵你一愣:“有這么嚴重?”
  “那可不。”錢氏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說:“現在我住在你家里,出門都有面子,可不像以前那般受人白眼。就連錢家那幫白眼狼媳婦,現在看到我都叫得親熱了。上次我回娘家看父親,你看看一個個的,爭搶著獻殷勤,我都覺得惡心。好像又找到了以前在孟家當大夫人的感覺,那時候,哼,這群賤人見到我,比見到太后還老實。”
  唐淵無語。
  現在的唐淵,還沒能完全融入到上流社會中去,而像他這樣的泥腿子出身,想完全融入上流社會,最重要的標志竟然是夫人打入上流社會,像盧氏那樣,在洛陽城的太太團里混成一片。
  成天東家長西家短地的說三道四,可以前,林巧兒十分討厭那樣做,除非一些唐氏門閥的女眷來上門,否則她都不開門。
  但錢氏不同,這位夫人幾年前那可是洛陽城里的風云人物。
  如果孟宗沒倒臺,還真不是吹牛,那幫錢氏家的媳婦看到她,真的跟看到太后一樣敬重。
  可是孟家倒臺的時候,卻讓錢氏感覺到真正的世態炎涼,那個時候寄居在唐淵家里,好似小家碧玉一般,大氣兒都不敢喘,生怕得罪了林巧兒夫人。
  可現在林巧兒沒了,她突然找到自己應該挺起內宅的責任感。可是她要想挑大梁,有些名不正言不順,而且還有那個該死的扈大貴。
  雖然扈大貴被人給閹了,可這事兒竟然沒聲張開來,連唐淵都不知道。
  這老小子一開始想報仇來著,可是沒少花錢聯絡殺手集團,他卻怎么也查不到高級殺手蕭仙魅的頭上,找不到蕭仙魅,自然不知道這事兒的幕后主使是誰,而他也沒把這丟人事告訴扈蘭花。
  這個扈大貴,蔫了一陣之后,又找到了新的生活希望,成天忙忙碌碌的,也不知道他都在忙些什么,不過唐淵家里家外的事,他可是沒少參與。
  七進七出的大院落,現在住著一百號人,大夫人去世以后,家里一直都是丫鬟小環掌管鑰匙,可現在應該把鑰匙交給誰呢?
  唐淵手里掐著鑰匙,突然找到“這不是我家”的感覺,巧兒駕鶴西游,孩子被送到了皇宮,這個家里也沒有我的親人了呀。
  “唐淵大哥,要不你把鑰匙交給我和小米吧,我們兩個共同掌管,有事我們商量著來。”孟桃已經十二歲了,這可是真正高門大戶家的女兒,從小兒在大戶人家長大,對于掌管鑰匙的事可算是了解甚多,而且她背后還有錢氏夫人,那可是孟家的大夫人,手底下好幾個老管家,都是人才,如果把鑰匙交給孟桃,倒是能把這個家管理得不錯。
  而且小姑娘很有心,她一開始就拉著農村姑娘唐小米一起做事,并沒打算獨攬大權,她早就看出,唐淵對小米有親兄妹的情誼。
  “這倒是一個好辦法。”唐淵一笑,把手中的鑰匙拆分。
  以前他還不知道,原來家里竟然有這么多鑰匙,他沒仔細數,只是手里七串鑰匙。
  突然覺得不好分,想分成八串,可又擔心胡亂分,打亂了秩序,于是他讓孟桃和小米把各自的娘喊來,跟她們商量如何分配鑰匙的事。
  一聽這話,錢氏夫人眼睛就是一亮。
  可這時扈大貴緊趕慢趕跑了來,說把鑰匙放在他手里,肯定沒問題。
  錢氏夫人眼神頓時變得昏暗。
  唐淵雖然很少管家里的事,可他是將軍材料,通過幾個眼神,明察秋毫,竟然感覺到這個家里還有派別之分,而且他可不知道扈大貴讓人給閹了,覺得把鑰匙給他,讓他全家亂跑,不太合適。
  于是他最終決定,把糧倉鑰匙交給唐小米,把金錢倉庫的鑰匙交給孟桃,家中工具雜貨鑰匙,前三進院子的鑰匙交給扈大貴,后三進院子的雜貨鑰匙交給錢氏。。
  中房屋鑰匙交給唐母,而唐母成為家中總管事,遇大事,唐母可以召集家人開會決定。
  唐母是一個典型的農村婆娘,哪里敢接此重任,于是推脫,她說:錢氏夫人當過孟家族長大夫人,見多識廣,讓她總管全家肯定沒錯。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2014上证指数波浪划分 宁夏11选五走势图 世界最大的赌场排名 河北福彩排列七开奖 公告 山东 期货配资 pk10赛车直播官网平台 稳赢pc蛋蛋幸运 四川金7乐彩票 山西股票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软件 管家婆六肖期期中特 快赢481开奖视频直播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广西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广西快三怎么玩 私募股权类fof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