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星跡幻想 >第39章游戲


  王林感到更奇怪了。
  “咦…我懂了~”白臉看著王林,突然彎下腰,行了一個紳士禮。
  “對不起,誤會您了,你看我,老是破壞自己的誓言,明明說好不再生氣的…”王林莫名感覺面前的白臉似乎很悲傷。
  但他又被白臉的態度搞得摸不著頭腦。
  面前的白臉突然甩動自己手中的小刀,伸如自己的嘴巴內,在王林驚訝的目光下,緩緩挪動小刀,按他紅色顏料的軌跡,把自己的嘴角割開。
  “喂,大哥,我就說了一個交易,你給自己加這么多戲干啥呀…”他已經無力吐槽了。
  而且也不想和“神經病”繼續交流下去了,你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右手火焰已經騰起,他準備先下手為強,面前的白臉給他的心理壓力太大了。
  此刻白臉已經割完畢,鮮血流淌不停,但他就像沒事人一般,抬頭看著王林,那被割的歪歪扭扭的嘴角上揚著。
  “好了,這樣就會永遠微笑了…”白臉幽幽道。
  “嘭!”巨大的氣爆聲響起,此刻王林如同一只掠食的獵豹,身形快的化為殘影,朝著白臉打去。
  隨后,便感覺自己像是打到了一塊豆腐,面前的白臉卻是依舊笑著看著他。
  一具掛著的人質卻在此刻炸裂開來。
  而那個女人因為大量血水濺到她的臉上,此刻驚嚇的叫個不停,一時間,整個倉庫充斥著她的叫喊聲。
  王林迅速朝后退去,拉開距離,他握了握自己還裹著火焰的拳頭,看著那具裂開的身體若有所思。
  “哎呀,別急嘛,我都還沒說完…”白臉拍了拍被王林打的那個位置。
  隨后瞪向那個尖叫的女子,那女人瞬間嚇得停止了哭喊,在那兒無聲的抽泣著。
  “別急著打我,我覺得你那個提議很不錯。”白臉慢慢悠悠走上前來。
  慘白的燈光照在他的臉上,格外陰翳。
  “王林,他剛剛完全沒有動用星力。”伊娃出聲。
  “嗯,我也發現了,能不靠星力發動的能力,到底是什么,而且,他也不是異變者。”王林此刻肚子里有一大堆疑問。
  但現在,還是回答他:“怎么,你放了人質,我放了你嗎?”
  “不不不,我和你玩個游戲,只要你贏了,我就放了他們,怎么樣?”白臉聳聳肩。
  “那我如果輸了呢?”
  “很簡單,把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告訴我。”一根舌頭伸出,舔了舔已經快停止流血的臉頰。
  王林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白臉越發高興了,而在答應下來的一刻,王林只覺眼前的場景一陣扭曲模糊。
  …
  慢慢的,只有一盞燈在遙遠的前方,自己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他只覺自己迷迷糊糊的,下意識朝著這盞燈跑去,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終于,他到了,他伸手抓住了那盞燈,是一盞油燈。
  他的思維也清晰了起來,能夠開始思考問題了。
  他打量著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手中一盞油燈為他提供著亮光,腳下是木板,看樣子已經很破舊了。
  走在上面發出“咔咔”的聲音,他真有點怕會突然斷開。
  王林試著調用星力,卻發現自己失去了力量,銘文就像是不存在一般,沒有一絲反應。
  揮動了拳頭,原來有力的感覺沒有傳來,自己就像重新變回了一個普通人。
  失去力量的感覺并不好受,而無論王林如何呼喚伊娃,卻始終沒有半點反應。
  他沒辦法,提起油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這里似乎是一處民宅,而且荒廢了許久…”順著地板往前,剛剛陷入黑暗跑了這么久似乎都是自己的錯覺。
  在一個破櫥柜中,他拿出了一份滿是灰塵的報紙。
  “呼~”將灰塵吹落,顯出了里面的內容。
  《連環殺人魔終于落網,竟是他》
  王林:“…”你怎么不去某C上班。
  報紙的內容是一戶大宅子的主人會經常邀請陌生的男女來到家中做客,之后以慘烈的手法將他們殺害。
  最后被JC抓住,卻在最后一刻,樓頂的吊燈砸下,當場那個連環殺人魔被砸死了。
  王林一臉唏噓,怎么就這么巧,他反正是不信。
  所以,我現在應該就在那個殺人魔的宅子里嘍,他再次打量著,自己此刻在一個小房間內。
  通過油燈微弱的燈光,他把四周摸了一個遍,卻只找到一串數字,不知道什么用處,他把它記了下來。
  走到門口,沒有猶豫,將其打開。
  想象中有人突然出現嚇自己的場景沒有出現,仍然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寂靜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呼吸聲,以及腳踩在地板發出的聲響,傳向黑暗深處。
  這個游戲是要逃出去嗎?還是要干什么?
  當然最讓他驚訝的是白臉居然能做到如此逼真的幻境,這是他想不明白的,他突然想到了學院的事件,是不是那些女孩生前也是被這樣嚇死的?
  但又似乎有些不一樣,不想那么多,還是繼續探索下去吧。
  “喀喀…”借著微弱的燈光勉強前進,也不知是不是幻聽,王林自從走出房間后總聽到哭哭啼啼的聲音縈繞在他的耳邊。
  慢慢朝著那哭聲傳來的地方走去。
  走道很長,不知為何,王林走在這漆黑的走廊手中只有一盞昏暗的燭火,他卻莫名覺得安心。
  哭聲越來越響,越來越響,王林停下了,面前是一扇木門,他轉動門把手,卻打不開。
  發現已經被鎖上了,他無奈,敲了敲門。
  也在他敲門的這一刻,門內的哭聲停止了,只剩下了他的心跳聲。
  “咚咚咚…”
  不對,這似乎不是他的心跳聲,似乎是從自己后面傳來的,經過短暫的愣神。
  他緩緩轉身…
  轉個屁!
  拎起油燈就跑,我管你什么東西,我看不到就嚇不到我。
  啦啦啦~
  一路狂奔,而那聲音不但沒有消失,反而跟著王林的跑動也快速追了上來。
  但他似乎跑不過王林,“咚咚咚”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終于王林在一個拐角處再次看到一扇門,他想都沒想,直接打了開來。
  關上門,瘋狂喘息著。
  也在這時,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哥哥!”
  王林被嚇了一個激靈。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 打长沙麻将必胜绝技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走 甘肃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福州麻将快速记忆口诀 下载长春科乐麻将 吉林微乐长春麻将 下载福州麻将 快3计划app 江苏快三注册 上海快三快 今天广西快三开奖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遗 快乐赛车盛源 pk10定位胆人工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