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MC之空島領主 >第65章內心深處的恐懼
    先頭部隊出發了,方德最后一想,將潛尸也派了出去,現在倒是有些無聊,于是拿出工作臺胡亂搞一搞,看能不能搗鼓什么名堂,別說,方德還真就搞出來個東西。
    方德背包里有空白地圖,再合成了一個木臺階,方德將地圖往上一擺,開始畫起來。
    然后拿出通過工作臺小型化的木塊,在六面畫上點,一個色子誕生,然后再次通過工作臺小型化,用顏色一染,這就是游戲棋了,再結合剛才畫的圖,一個簡易版的大富翁誕生!
    “來,狂戰和我來玩飛行棋。”
    “啥?”
    “這是個游戲,過來,過來我給你教。”
    方德:“哎,對就這樣,拋出六點就可以走一個棋……”
    狂戰:“哦,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快開始吧!”
    不多時,便傳來方德的笑聲,“哈哈,我又贏了。”
    “再來!”狂戰不服氣道。
    ……
    浮瑤那里。
    史萊姆在前,僵尸在后,浮瑤則處于中間位置。
    不一會,前方就出現了雪怪。
    “雪怪!快,攻擊……額,這就跑了?”
    浮瑤有些奇怪,這怎么就跑了呢?而且看這些雪怪的神情,好像是害怕。
    它們會害怕?
    另外一邊。
    “不要怕啊!你們能打得過,它們不在地獄,這里是咱們的主場!”那個人有些無奈的說道。
    但是這些雪怪依然不為所動。
    “哎,這些寒冰雪傀儡就是麻煩,雖然實力強大,但誕生靈智之后產生了情緒,這反而讓它們的戰斗力還不如雪傀儡。”
    沒錯,方德這邊一直叫的雪怪就是寒冰雪傀儡。
    不過貌似是出現了什么問題。
    浮瑤這邊繼續前進,然而一路上卻暢通無阻。
    “不行,得擋住它們!”那個人仿佛下定決心。
    面前居然也出現了一株植物,沒錯,不止是方德擁有,它們也有,這株植物的頭上全是冰晶,臉上的表情給人一種寒色。
    這就是寒冰菇,方德是沒有,但是他們卻擁有。
    ……
    浮瑤這邊繼續前行,但臉上的凝疑之色卻越來越重。
    “為什么沒有人阻擋他們前進呢?這明顯有問題。”
    突然,浮瑤腳下一動,消失了。
    這時卻突然冒出一個人,丟了一個全身冰晶的玩意就跑了。
    唰的一聲,那玩意瞬間爆開,散發的寒氣直接將周圍的一切給凍結。
    那個人跑到墻角緊張的不斷喘著粗氣,顯然他也是很害怕這些巖漿怪的。
    不過現在想來,對面應該被凍住了吧!
    正打算重新站起來查看情況的那人突然感到脖子上一股冰涼。
    一把劍明晃晃的出現在他的脖子旁邊。
    那個人瞬間呆住了。
    “說,還有什么埋伏!”浮瑤冷冷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
    當這句話說出時,那人感覺到脖子上突然間溫暖一片,那是自己的血。
    但顯然這人的忠誠度很高,即使面臨死亡也還是不肯透露絲毫消息。
    “那么,你就去死吧!”
    說完,浮瑤就將他的脖子一抹,地上就多出了一具尸體。
    “潛尸,將他變成僵尸吧!”
    在后面一直隱沒的潛尸這時也顯出了身影。
    “你居然發現了我。”
    “這很簡單,要是發現不了你,那么我也不會發現這個人了。”
    沒錯,潛尸一直在距隊伍后面三十格方塊的距離默默跟著,不發出任何聲音。
    其實潛尸在核心升級到三級之后,不僅僅是智力上限加一,還領悟了一個讓存在感降低的被動技能,這個時候浮瑤還能發現他也是很厲害了。
    潛尸很快就施展了技能,之前的那次和沙雕玩家的戰斗還有方德刻意的屠殺一級僵尸,讓潛尸甚至可以說是不受限制的使用這個技能。
    這個人變成僵尸后,臉色明顯變白,但脖子上的傷口卻止住了,先處理一下他身上的血跡,然后將他的衣領拉起來,遮住脖子上的傷口。
    由于僵尸核心已經升級到三級,所以潛尸是可以更加靈活地控制他,但還是不能說話。
    不過動作至少不會僵硬。
    “去處理一下被凍住的部隊吧。”
    熔巖怪倒是一會兒就靠自己的體溫融化了寒冰,巖漿怪稍微慢點,但是后面的僵尸。
    物盡其用,讓熔巖怪和巖漿怪幫它們融化。
    十分鐘后,部隊繼續前進,只不過,這次浮瑤也跟在后面,而不是隊伍中間。
    一路上再沒有遇到任何阻擋,終于,浮瑤和潛尸是到了地道的盡頭。
    地道的盡頭還是地道,只不過這次的地道變成了用石頭搭建的,而且空間也變得更大了。
    “這算是地下城嗎?”
    不過到了這里,那些雪怪是再不愿意也得進行抵擋了。
    浮瑤到了這里也是看見了了這些雪怪。
    只不過看那些雪怪瑟瑟發抖的樣子,那里像之前冒險家描述的那樣。
    ……
    “六六六,來個六!”狂戰手里不斷搖著色子,然后向桌子上一拋。
    “哈哈哈,又是一!”方德再次大笑起來。
    “看我的。”方德一手抄起色子,隨便一投。
    “六!”
    方德笑嘻嘻的將最后一個旗子移到終點。
    “哎,不玩了,不玩了,這游戲不適合我。”狂戰游戲沮喪的說道。
    “哎呀,別這樣嘛,你看,這里不是還有兩個位嗎?在拉兩個人,你不能是最后一名的。”
    “對!我再找兩個人去。”狂戰恍然大悟,然后去尋找合適的目標。
    “小豆,不行,他和火炬叔,菜昕都在準備,待會就走了。”
    “這個不行,有事,煉藥呢。”
    “麗莎?不行,她在制作工具。”
    “小曉,不行,也忙著呢,還在和核平學習召喚毀滅菇。”
    “趙括,也不行,練習魔法呢。”
    “齊文,那家伙呢?哦,在地獄堡壘里和那些人‘分析’戰局呢。”
    這么一圈下去,好像就自己最閑,哦,還有一個方德。
    狂戰這下可就有些郁悶了。
    “沒事沒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這里還有撲克牌,我教你呀!”
    對,方德剛才又搗鼓出來一副牌……
    浮瑤這邊。
    “這實在太弱了,它們不還手?”浮瑤有些無語,這些雪怪根本就不帶還手的,都是被動挨打。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今 东北填大坑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查 赛车pk10开奖软件 多乐棋牌? 长沙麻将免费下载 七星彩长条 河北排列7开奖查询 在家赚钱的可靠方法 天天红包赛步数不同步 神测网幸运28 海南飞鱼中奖 10分快3必中方法 单机版捕鱼大亨 体彩p3字谜总汇 新疆18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