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帶著系統的萬界旅行 >第231章刺殺


  噗的一聲悶響!
  就像是一根尖銳的金屬刺狠狠扎進數十張疊在一起的濕紙,那根羽箭射進華貴馬車邊一名侍衛胸口,這個蓄留著絡腮胡卻依然年輕的男子捂著淌血的胸口倒了下來。
  在寧缺喊出敵襲的那一瞬間,訓練有素的公主侍衛迅速做出了反應。這名侍衛勇敢地跳上車轅,擋住了殿下馬車窗口,他并不知道這枝羽箭會射向哪里,他只知道車內的殿下肯定是敵人的第一目標,而他絕不能讓殿下生命受到絲毫威脅。
  這名勇敢的侍衛賭對了,付出的代價是他自己年輕的生命。
  “敵襲!”
  “保護殿下!”
  “立盾!”
  侍衛們暴怒震驚的吼叫聲急促響起。
  無數箭矢,如暴雨般從密林深處密集拋射而出,嗖嗖作響,瞬間襯得呼嘯風聲消失無蹤,顯得格外恐怖。
  距離圓車陣還有一段距離的寧缺第一時間臥倒,在倒下的同時沒忘記把跟著自己跑出帳蓬的桑桑和那名婢女撲倒。
  重重摔倒在林地間,因為地面墊著北山道數百數千年的腐葉松葉,倒不覺得怎么痛,他臉貼著微涼的葉片,聽著前方密集的箭矢破空聲,聽著偶爾從自己頭頂掠過的箭聲,默默計算著對方弓箭手的數量和用箭量。
  北山道口四周全部是侍衛們憤怒焦急的呼喝聲喊叫聲布防命令聲,還有極沉重的立盾聲,那些由車廂板零時構成的大盾被侍衛們用力插入車轅邊緣,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咄!咄!咄!咄!
  羽箭狠狠扎進簡易的木盾,發出像戰鼓般的沉悶撞擊聲,卻比最瘋狂的戰鼓更加密集更加恐怖,時不時有箭枝順著簡易木盾縫隙射中侍衛,引發一聲悶哼,而那些不幸中箭的馬匹則不像帝國男人般狠厲堅強,痛苦地倒地翻滾悲鳴。
  箭矢破空聲、木盾中箭聲、人的悶哼聲、馬的悲鳴聲,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讓先前還被歡歌笑語溫暖暮光籠罩的營地變成了一片修羅地獄。
  咻!
  一根羽箭狠狠射進寧缺身前不到半尺的泥地,濺起的土石礫打在他的臉上,瞬間顯現出紅印,他面部的表情卻沒有絲毫變化,安靜匍匐在腐葉松針之上,目光穿透葉間的縫隙,越過那根箭桿,望向遠處南向的北山道。
  對方沒有選擇在北山道的密林里發起伏襲,也沒有選擇夜襲,而是選擇車隊剛剛抵達北山道口的傍晚動手,縱使寧缺自幼對危險就有某種天然的直覺,也依然沒有想到這點。
  傍晚時分是人們最容易松懈,防備心最弱的時候,而且車隊眼看著便要與固山郡的接應部隊碰頭,難免會有些放松,這些敵人想必正是要利用這一點。
  隱約間看到北山道兩旁的密林里已經出現很多密密麻麻的身影,通過先前計算箭枝密度加上此時視線所及,他大致判斷出敵人的數量大概在六十人左右。
  畢竟是在大唐境內,對方想要暗殺的又是皇帝陛下最寵愛的四公主,無論是為了事前還是事后的保密,對方都無法動用真正的大部隊,只能選擇最忠心不二的死士。
  既然是死士,人數自然不可能太多,但寧缺很清楚,在戰場上廝殺,從來都不是哪一方面人數越多就越厲害,相反一支全部由悍不畏死的死士組成的隊伍才最難對付。
  帝國大人物安排這樣一場驚天刺殺,除了動用死士之外,甚至有可能會請動修行者出手,想到今天可能會在戰場上看見那些強者間的對戰,寧缺心中竟莫名其妙產生了某種興奮的情緒,旋即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真是倒霉啊。”他喃喃說道,轉頭看了一眼身旁那名婢女,發現這小娘子除了最開始眼眸里泛起過一陣驚慌惘然,竟是迅速平靜鎮定下來,忍不住在心中默默贊許了一聲。
  兩旁密林里的敵人已經涌了出來,那些穿著灰樸唐軍制服的男人并沒有蒙面,手里揮舞著制式鋼刀,像狼群般高速前撲,既然沒有掩飾身份,那么很明顯必然有一方會被全數屠殺。
  車隊四周的剽悍蠻子是公主殿下在草原上收服的馬賊,被先前那場箭雨早已激發了兇性,有的人豎起短弓開始疾速連射,有的人嗷嗷叫著拔出腰畔的彎刀迎了上去。
  北山道口頓時響起一陣激烈的刀鋒碰撞聲,悶哼狂吼中雙方不時有人倒下,刀尖捅入胸腹,刀鋒割開咽喉,鮮血從男人們的身上噴灑而出,淋濕染紅本已濕紅的落葉。
  戰斗甫一開始便進入了最慘烈的階段,卻沒有任何人退卻,沒有任何人轉身逃跑,比拼的除了武技殺人技之外,更多的是敢于流血的強悍戰意。
  那些效忠公主的草原蠻子箭法極其高超,勇敢而不慌亂,瞬間便將敵人的來襲之勢壓制住,密林間不時有人影倒下,蠻子們怪叫著反撲而上,逐漸控制住車陣四周的林地,而且他們雖然悍勇依然不失謹慎,并沒有盲目擴大陣地。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些草原蠻子護衛的戰術選擇都非常正確,至少在寧缺看來是這樣,所以他非常不解,為什么身邊那名婢女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凝重沉郁,似乎在擔心什么。
  這些驍勇的草原蠻子畢竟未曾經歷過中原那種可怕的戰斗,她憂慮想著此事,狠狠一咬牙便準備站起身來。
  寧缺可不會讓她暴露身形,從而讓自己和桑桑陷入可怕的境地,右手握成拳揮擊她的腿彎,讓她重新倒了下來。
  “你要做什么!”
  婢女憤怒盯著他的眼睛,右手則是悄悄緩慢伸向腰間。
  寧缺神情專注看著戰場,根本沒有理會她的質問,當他注意到車陣那處的畫面,想到了某種可能,不由身體微感寒冷。
  北山道口廝殺正是慘烈,而車陣里則是一片詭異的安靜,那十幾名應該是陪嫁到草原上的大唐精銳侍衛,就像十幾尊石雕般半跪在那兩個車廂四周。
  一輛車廂前,那位穿著舊袍子的溫和老人正閉目而坐,在侍衛們的層層保護下,面向越來越陰暗黑沉的密林深處。。
  寧缺緊張地舔了舔發麻的嘴唇,把手伸向桑桑,掌心里不知何時冒出了很多汗水,濕漉漉一片。
  桑桑看了他一眼,將手里的弓箭遞了過去,然后緩慢無聲解下背后的黑傘,安靜放在身邊的落葉上。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教我怎样炒股 基金配资地址 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名片 每日牛股推荐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 河南11选5 快乐十分*规则奖金 广东麻将下载免费 免费版四人单机麻将 广东推倒胡绝技 血战到底麻将ios版 云南麻将卡二条 下载欢乐真人麻将 怎么在手机上玩真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