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逍遙天子逍遙客 >第505章月夜將行

    “哈哈哈……”
    龐德狂笑數聲,道:“我說小兄弟啊,你放心吧,只要是得手了,大家都有好處!當然不會少了你的一份的。”
    梁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問道:“小兄弟,你們家老爺怎么會將珠寶取下車呢?”
    云飛淡然道:“當然是要取下車了,萬一馬車在半夜三更的時候跑了怎么辦?我家老爺平時都是很小心的,這種事他可是千留神萬留神的,什么鬼點子還有計劃都是他能想得到,就是連裝著財寶的箱子他也是用的經過腐蝕的棺材板,你們知道是為什么嗎?”
    梁田與龐德都是搖了搖頭,問道:“這是為什么啊?也不嫌棄晦氣!”
    云飛道:“那是一個障眼法,讓別人以為那是帶的骨頭或者是不祥之物。”
    梁田又想了想說道:“那你為什么不在當時拿著財寶就拍了,還來找我們做什么?”
    云飛長嘆一聲道:“唉!我發現你的問題真多,既然你這樣問,我的理由可多了。第一,這財寶很重,我要是扛著走的話,估計你也知道的一定走不了多遠,就是能走出去,到時候不被累死也是被餓死。第二啊,在這里我又沒有馬匹,這荒郊野外的地方你們應該知道有多少野獸在等著我呢,與其說被野獸吃了去,我感覺還不如被你們殺了呢。第三,我們老爺可不會那么傻,讓我自己逃掉的,我拿了他的東西,他就一定會趕緊聯系人,派人來捉拿我,在這里我人生地不熟的,一定會被他給捉到。還有第四點,如果說我不找你們,明知道你們就在附近,到時候遇到了你們,我豈不是全完了嗎?”
    云飛說完四點,看著他們,喃喃道:“我說大哥,這些理由夠充分的嗎?因為以上的原因,我想來想去啊,還是來找你們比較妥當,我只要是一點點就心滿意足了,相比你們不會不給我吧?”
    云飛是為了騙他們去死,所以一直說的是天花亂墜的,用心也甚是良苦。
    梁田奸笑了兩聲,道:“不會的,不會的,一定不會不給你的,只要是能拿到寶物,一定會分給你一大份才行,讓你舒舒服服的過完這輩子。想一想你千里迢迢的背井離鄉真的是不容易啊!”
    云飛心中卻是暗罵道:“不會?不會才怪呢?”嘴上卻說道:“謝謝你啦!我們什么時候去呢?”
    梁田看看天空,轉身向龐德說道:“我說大哥,我們這就整理一下,準備去拿那些寶物如何?”
    “哈哈哈……”龐德其實早就不耐煩了,等了半天就是為了等梁田這句話的,他著急道:“當然好,越快越好!”他轉身向大家叫道:“兄弟們,將軍給了我們一個發財的機會,這個小兄弟又給了我們一個大機會,看來我們這一次是非要發財不可啊!你們出來對了!現在都趕快上馬,我們再去賺一筆大的,好不好!”
    “哇!……好!……將軍威武……”眾人都是狂喊呼應,之前的醉態也是一掃而空,全都立即往石洞里鉆,準備換一下衣服。
    龐德看了一下云飛,心中想到:“這個小子,真的是有點搞不懂,聰明的要緊,看起來比那個梁田還要活絡很多!但要知道的是,不能和聰明人做生意,現在是你自己送上門的,也怪不得自己心狠手辣,等財物一到手,就只能送你上西天了,可惜是可惜了點,但是實在沒辦法,誰讓你太聰明了呢?”
    云飛撇眼看到龐德在看著自己,心想:“唉!真的是可憐啊!這一群大笨豬到時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還想要對付我,也不自己先照照鏡子,真是有點為他們笨的傷心。”
    此時,雙方各懷鬼胎,只有一決高下了。
    不一會兒,那些士兵們都整裝完畢,他們還給云飛牽了一匹馬過來。
    龐德行云飛說道:“小兄弟,你在前面帶路,中途不要想著耍花招,小心到時候你腦袋搬家!”
    云飛笑道:“大王,大哥你安心吧,只要再過不久你就會覺得我真的是真心實意的和你合作的,我是一個多麼講義氣的一個人!我是不會還你的,有錢我們大家賺,我可以賺的額少一點就行了。”
    嘴上這樣說著,他心中卻在想:“等一下你們當然就會覺得我可愛了,有可能阿爺祖宗的都會叫出口哪!”
    “走!出發!”隨著龐德的一聲招呼,他們立即上馬疾行。
    只見月色清冷之間,無垠的曠野中如水的月色籠罩著一行急匆匆的人,那急促的馬蹄聲敲響了整個夜空。
    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龐德他們那里會想得就一個年青人就有如此的膽量與神通,將他們一群身經百戰的人耍的團團站,可惜的是他們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年青人是誰,他次啊是當今這個時代說話最算話,最應該有權勢,最應該被尊重的人!唉!龐德一行也是注定遭此一劫,是好是壞,還是不能論定。
    夜已三更,昏暗難行!
    云飛還在故意拖延時間,一直是時快時慢的,弄的龐德不得不相信這個家伙實在幫他們,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絲感動。
    三更過后,眼見著前面朦朦朧朧的已看見破屋子,他們已經到了地方。
    “噓……”云飛低聲說道:“各位,就是前面了,您們先別進去,讓我和幾個兄弟過去,先探一探情況再說。”
    龐德一見這小子很是上路,點頭道:“好的,王小二你帶著三個人跟著這位小兄弟一起,前去查探一番。”他對左邊的幾人說道。
    “是!遵命!”王小二已領著三個人跟在云飛后面,向破房子那里走去。
    遠遠看去,破房子那里傳出點點若隱若現的燈光,四處顯得十分寧靜,云飛知道大家現在已經都在按照計劃行事。
    既然是一切正常,他便放心下來,輕聲說道:“我說王二哥,你看這些人睡得像是死豬一般,我們已經摸到跟前了,他們一點也不曉得!”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上证年线是多少 福建36选7开奖中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10分开奖 福建31选7 广东快乐十分下期* 闲来麻将长沙麻将 11选5一定牛 体彩7星彩怎么算中奖 福建十一选五任三走势图 云南麻将卡二条 广东11选5诈骗团 幸运排列3开奖 幸运十一选五K线图 体彩福建36选7 5分pk10是真的彩票吗 股票分析师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