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毒舌扎心系統 >0167前來求救

  盧小魚開啟了精神力戰法,五感盡失,不知疼痛,此時想起治療自己身體,才發現原來自己肩頭和胸口都受了重傷,胸口處還滲著鮮血,偶爾還咳嗽兩聲,但有時咳的兇時,無法自止,盧小魚這時已經成為“神醫”:“這癥狀顯然是傷了肺葉,胸口遭人重擊,傷了太陰肺脈。”
  盧小魚此時又花了1扎心值從系統之中兌換了一套銀針,當下除去衣服,于“云門”、“胸口”、“華蓋、等穴位刺了下去。”盧小魚學習了那幾本醫書,這一下子竟如一個行醫幾十年的老手一樣,下針之時又快又準。這銀針一到,盧小魚頓覺胸口閉塞之苦大減,不由揚嘴一笑:“不知現在的我,醫術比起那胡駱泊,誰高誰低?”
  盧小魚想起那掌柜給自己喝了什么東西?當下感知一番,只覺自己脈搏忽強忽弱,時澀時滑,顯然是武藏六腑有異,盧小魚思緒半晌,而后奔出客棧,去了藥房…
  奔到藥房時,只見除他之外十八人皆在其中,一一讓那藥房的大夫看病,那大夫見來人一個個慘不忍睹,心中暗道這病治不了,但又見這些人病癥明顯至極,心想著要不先對癥下藥,治上一治,若是治不好,便讓他們去找胡神醫好了。
  這時見盧小魚跑來,便聽盧小魚說了一大堆草藥的名字,隨手又放下一袋銀兩催道:“這些藥,快…快,給我來十份,打包…”
  柜臺取藥的小童拿起那藥方念了起來:“山甲、歸尾、紅花、生地、靈仙……一下子念出十一種藥材來。”
  小童道:“請稍等,我這就幫你取藥…”
  只聽這時那腰部以上被人涂滿綠漿之人大聲喝道:“大夫,我癢死了,你快給我治啊!”只見他不停的撓癢,身上的皮都撓破不少。
  盧小魚見那大夫想了半晌也沒相處個對策,當下縱身一躍,跳入了柜臺里面。
  小童道:“哎呀,你怎么進來了?”
  盧小魚道:“我來替你家大夫看病…”說罷,便伸手抓藥,口中輕念:“男星,防風,白芷……”一下子抓了十余味中藥,放入搗藥罐中,脫開褲帶一泡童子尿下去,與中藥混在一起,然后杵勻,化作藥膏。
  盧小魚走至那喊癢之人旁道:“試不試?我的獨家秘方…”
  那人麻癢難忍,見盧小魚這般說,連聲道:“試試試…”
  盧小魚將搗藥罐遞給他道:“你自己抹勻在身體上吧。”
  那人依言而行,將手掏出藥膏就往身上抹,頓時只覺劇痛,不由大叫幾聲:“痛,真他媽的痛…”大伙見他直呼慘叫,手頭上卻沒停下,使勁往身上抹藥膏:“哈哈,還是痛的好,比那麻癢舒服多了!”他牙齒咬的直打顫,在廳中走來走去:“他媽的,痛的好,真他瑪德痛快。”他走至盧小魚身前,邊抹藥膏邊道:“小子,不,少俠,你真有點本事,在下驚龍幫羅炳,在這里謝過了…”
  眾人見羅炳癥狀得治,紛紛望向了盧小魚,此刻那小童已經將他所需的草藥包好,盧小魚走到柜臺,拿起草藥道:“在下醫術淺薄,也不知能不能救的了大家,我先醫好自己再說吧…”說罷便離了藥房,回到客棧。
  盧小魚一刻不閑,煮起藥來,等至夜時,盧小魚吃了一副過后,只覺身體大好,之前那五臟六腑隱隱作痛之勢有所消減,當下心中大喜:“這樣下去,再吃五次,怕能痊愈?”
  盧小魚見自己身體慢慢恢復,不由暗嘆:“這世間又有什么能夠打倒自己的呢?盡管自己內力盡失又如何?”盧小魚開懷一笑,正準備睡覺,但聽樓下有聲響,盧小魚連忙起床去看,只見神拳門和海沙派那兩人闖了進來。
  只聽神拳門之人道:“少俠,我知道你在這里,求你救救我們…”
  白日里,盧小魚在藥房露了一手,這兩人的傷藥房大夫那看不明白,這時候找盧小魚來了。
  這兩人的手臂被斬斷,互換續上,血肉相連,卻不倫不類,以現代的醫學來說,這根本就行不通,這手臂不屬于原主人肯定會發生排斥。
  盧小魚此時尋聲下來,見到二人,便道:“既然你倆找來,想必也想搏一搏…”
  “搏一搏?”這兩人相視一眼,露出疑惑之色。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不對,搏一搏看看我能否救兩位。”
  聞言兩人點頭。
  盧小魚道:“你倆的情況相比起其他人算好的多的了。”
  那神拳門之人道:“還請少俠賜教…”
  盧小魚也不多說,當即開始為兩人治傷,先在兩人肩部,側肋部各大穴位施針,封住穴位。
  再將兩人被刻意縫合的手臂卸下,用銀針分別于商陽、少商、合谷、陽溪、陽池、支溝、四瀆、手三里、曲池九大穴刺下……(由于畫面太過惡心,此處省略一千字。)
  盧小魚一番操作,竟然還利用一些現代外科手段,把兩人的手臂重新調換續接上。再開了一張方子,全是補血生肌的草藥。
  打發兩人離去,盧小魚洗了個熱水澡,心想這下該讓我歇息一會了吧?可那神拳門和海沙派的剛走了不到一個時辰,便又見人闖了進客棧,大聲道:“少俠,還請救我一命…”
  這人剛進門便摟著肚子,倒在一邊,盧小魚對這人映像極深,因為這人受刑之時,正在盧小魚身邊,他吞下那一整盒百足甲殼蟲時,可是把盧小魚嚇的不輕…
  盧小魚見他痛苦不堪,心道定是那些百足蟲在他胃中作祟,可盧小魚對那些百足蟲是何名目都一概不知,如何救他?
  盧小魚心中細想,這肚子里的東西,要是能把它拉出來,不就好了?當下腦海之中就閃過一個畫面,頓時“哈哈”大笑:“雨一直下…”
  “雨一直下”是盧小魚在之前副本任務使用過的一種瀉藥,這瀉藥猛烈至極,就算這人在睡夢或是暈倒之時,照樣瀉個死去活來。。
  盧小魚當即花了1點扎心值,兌換了一粒“雨一直下”給這人服下。那人服用之后,只覺腹中忽的脹氣起來,緊接著“噗…”的一聲響。
  “臥槽…臭死人了…”盧小魚連忙跑開,心道從現在開始,這人便要拉肚子拉倒虛脫為止,可得離他遠遠的。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股票融资怎么操作 久联优配 惠配资 牛米网 上海股票配资 手机麻将的实名认证怎么取消 股票融资工具 久联优配 闲来陕西麻将正式版ios下载 下载真人打麻将 南宁麻将规则 湖北快3形态走势图 免费打麻将单机版 3d近10期开机号 中国证券公司佣金排名 重庆快乐十分春节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