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求命百萬年 >第362章老道出山

  翻遍了諸天萬界,都沒找到西門悅,一晃眼一載光景已逝,大黑暗留下的恐怖淡了些許,表面看似處于平靜期,實則如暴風雨來臨前的片刻寧靜。
  遠古神者在大黑暗后,保持在天闕界的五仙鎮魔陣、南丘界的九耀星宮陣之外,寸土未進,顯得格外安靜。
  這一天,風和日麗,微風徐徐。
  西門悅躺在搖椅上,眼前一片清澈的湖水,倒映著漫山遍野的桃花,正值桃花盛開時節,那盛開的桃花像是一片片火燒云,染著富饒的環山之間,又像是一團團云霞,映著充滿生機的大地。
  湖水中央蕩漾著一葉小舟,劃開一道道漣漪,波光粼粼向外推。小船上有一名老人劃著船槳,他穿著樸素道袍,哪里破洞就縫縫補補,似不擅長針線活,歪歪斜斜的煞是難看,頭發也是蓬松亂糟糟一大片,比起乞丐尚有不如。
  老人看起來心情不錯,一邊劃著木槳推小船往岸邊靠,一邊哼著漁民唱唱的小曲兒,盡顯與世不爭的漁家風范。
  小木船船尾坐著一個小女孩,著了一件錦鯉繡劍長裙,微微俯身,挽起的袖口露出一雙纖纖玉手,十指頭指間劃過水面,乘風破浪,驚艷了歲月安好。
  她的指間劃過的水面,跟隨著一群肥美的魚兒追逐嬉戲,雙眼好奇地看著少女,有調皮的魚兒跳出湖面表演。
  劃著船槳的老頭看了一眼虛空深處,然后再看一眼跟肥美魚兒嬉鬧的少女,最后目光落在肥美魚兒身上,腦海中似乎想起什么,咽了咽口水,一臉郁悶地說道:“丫頭啊,出來大半月了,你一條魚都打不著,老頭我饞啊!”
  少女聞言,微微轉眸,小小促狹笑道:“這么可愛的魚兒,怎么舍得下口?”
  老人無奈板著臉,一本正經地教誨道:“丫頭你這就不懂了,不是我老道想吃魚,而是魚非要讓我吃。”
  “純屬謬論。”少女習以為常,順便罵了一句,這些天老道士餓了吃桃子,閑時和大哥哥一起喝酒,不談天下大事,也不談時態形勢,偶爾瞎扯。
  少女清澈的眸子看著嬉戲追逐的魚兒,眨了一下,輕聲說道:“魚兒,魚兒,這老頭子壞得很,你們千萬別在長大了。”
  老人不禁笑了一下,恍若又年輕了十歲,像是拿少女沒辦法似的,嘆氣道:“今天就先不吃了,如果明天過來看看,魚兒若是長大了就可以吃了。”
  那一位身著錦鯉繡劍裙的少女正是妖凌兒,聽到老道士耍嘴皮子,不由瞪了他一眼,氣鼓鼓地威脅道:“你若敢,凌兒就讓大哥哥斷你美酒。”
  “別啊!別啊!”老道士一聽,頓時坐不住了,唯有連連擺手認輸。
  小木船已經靠近岸邊,妖凌兒跳下,小小得意道:“這不就對了嘛!”
  老道士看了散去的魚兒,搖了搖頭,“天天吃素,都淡出個病來了。”
  妖凌兒頭也不回,順著山路小跑上去,不一會兒來到一座茅草屋前,一名黑衣青年正躺在柳樹下,已閉眼午休。
  西門悅聽到腳步聲,微微睜開雙眼,看著雙手空空的妖凌兒,笑問道:“丫頭,下酒菜怎么不帶來?”
  妖凌兒笑嘻嘻道:“大哥哥,今天陽光和煦,微風涼爽,不適合殺生。”
  西門悅早料如此,笑道:“那去后山挖些野菜吧!”
  “好咧!”妖凌兒嫣然一笑,一個人跑如后山,那個地方長滿了野菜,這幾天她經常來,對這里極為熟悉。
  老道士上山,看到躺著頗為安逸的西門悅,有些無奈地催促道:“小子,時間不多了,我們該出發了。”
  西門悅索性閉上眼睛,懶得理會老道士,這一句話已經不下百遍了,聽多了甚是覺得煩人,可他實在低估了老道士臉皮厚的程度,天天說上好幾遍。
  老道士氣不過,上去一腳踹壞了搖椅,指著西門悅鼻子憤然罵道:“這是最后一次機會,如果不成功,諸天萬界沒了,老道我不在乎,在乎的是以后的日子沒酒喝了,是多么寂寞,就像魚兒離了水,女人離開了……”
  搖椅被踢和稀巴爛,西門悅依舊保持原來的姿態,瞥了一眼滿眸憤怒的老道士,沒好氣地插嘴道:“我不想找死,只想等死。”
  老道士看西門悅無動于衷,氣不打一處,大罵道:“老道我準備了千百萬年,如果沒有一成的成功幾率,豈能隨便讓你帶這個頭,如果不是你我交情頗深,老道我才懶得管你的死活。”
  縱然老道士說得極為動情,西門悅沒有生氣,挖苦道:“老頭,你說謊話一套一套的,以前未出道時,聽說就是街頭一個騙人錢財的瞎子神算,今天又想蒙騙我,還是死了那條心吧!”
  老道士閃爍一抹尷尬之色,旋即恢復正常,可還不死心,說道:“就算你不顧自己,那妖凌兒總能顧得上吧!”
  沒辦法,西門悅軟硬不吃,主要看心情,這種人最難伺候,打感情牌吧!
  西門悅想也沒想,說道:“命劫如此,何必勉強。”
  老道士聽聞,喝了一口酒,狠狠地說道:“臭小子,別用這個忽悠老道我,你自己一直不信命,卻要求別人信命,別以為可以瞞住所有人。”
  西門悅沒有睜開眼睛,懶洋洋道:“不是我打擊你,你們注定失敗。”
  “你可知道,老道我耗費了多少歲月,這些自己都忘記了,這一成得成功幾率,已經抵達了巔峰。”
  “縱觀歷史洪流中,這一成記錄已經非常難得,要不是大黑暗來襲后,老道我是不會叫你的,再說了也是你這小子不安分,破壞了我的計劃,不得不提前展開。”
  說道這里,老道士狠狠瞪了他一眼,心中岔氣得很。
  “再說了,前不久,我們捕捉到了一個價值連城的消息,這一點想必其他人也收到,如果不行動,他人會捷足先登,第一個完蛋也是你。”
  “不久后,那個地方會再一次顯露,這可是大好機會,也許就是最后一次機會,可時不待我等了。”
  聽到這話,西門悅微微睜眸,瞇成一條縫隙,沉吟道:“如果那東西出手呢,你們就不怕被一鍋端了?”
  老道士反問道:“小子,你且聽好了,你以為那玩意兒就沒有顧忌嗎?”
  接著,繼續說道:“這個忙你若鼎力相助,那丫頭收集十大劍心一事,包在老道我身上。”
  西門悅一聽,終于露出一抹溫柔的笑意,說道:“成交。”遂從懷里摸玉簡,輕輕放在桌子上,被老道士一把奪過去,一看之下,大怒道:“你小子都事先準備了,還倒坑了老道我一把。”
  “走吧!”西門悅懶得理會他,看了后山一眼,頭也不回朝山下走去。
  老道士繃緊的臉色松弛了一下,笑道:“小子,等等老道我,一起出山。”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黑龙江快乐10分走 下载大众麻将 恒利配资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可靠吗 腾讯官方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安徽11选5走势图 微乐麻将吉林麻将免费开挂 熊猫打麻将 忠旺股票 麻将打法技巧 大类配资 股票涨跌幅百分比怎么算 广东36选7开奖结 江苏快三技巧 贵州快3开奖 安徽省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