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通天女神捕 >第129章樂靈犀知道的事
    在她看來生性優柔寡斷的童書昱除了他的身份之外還有事情瞞著她,而這件事情極有可能關系到洛幻。洛幻的失蹤也許并非賭氣那般簡單。林幼芙依然記得沉塘那夜夜那忽遠忽近的聲音像極了洛幻。
    一日為捕快終生便是捕快,無論遂城的捕快名冊上是否還有她的名字,她的職業習慣是無法如同名字一般被劃去的。樂凌留了童書昱在司徒府上共進晚膳,樂文柏畢竟還是遂城首富之子,識得大體,乖乖得前去作陪,樂靈犀借口身子不爽便窩在房中不肯出門,而林幼芙正是因為前一日的沉塘有了光明正大不能出席的理由。晚宴開始之后,林幼芙便摸出了房門,一路摸到了荷塘邊上,心疼的毛病果然再次消失。今夜的天氣萬里無云,一輪圓月懸于天穹,投影塘中,林幼芙竟意外地覺得畫面有些詭異。
    “林姐姐。”
    林幼芙身后驟然響起一個聲音,本就鬼鬼祟祟的她被嚇得幾乎原地跳起,轉身一看,卻是樂靈犀一臉憂郁自遠處走來:“林姐姐,你沉塘之事另有緣由對不對?否則也不會幾次三番來到荷塘邊上,你在找什么東西。”
    樂靈犀其實十分冰雪聰明啊,如此聰慧的姑娘怎會瞧不出童微生、不對,是童書昱心中無她呢,還是選擇性失明,假裝看不到那個人的心思。
    “我在找……”洛幻之事,在樂靈犀面前幾乎已經隱瞞不下去了,林幼芙話已到嘴邊,呼之欲出,樂靈犀卻打斷了她道:“你在找幻兒表兄。”
    林幼芙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詫異道:“靈犀,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樂靈犀環視了周遭一圈確定沒有旁人,才沉下心來對林幼芙道:“林姐姐,你改變了那個十惡不赦的樂文柏,雖然靈犀十分希望你能與他共結連理,入我們樂府大門,可有些事情,我當真不能再瞞你了。”
    林幼芙心中油然而生一種不祥的預感,似乎樂靈犀接下來說的話會將她打入十八層地獄一般沉重,她張了張口卻沒發出半個音來,樂靈犀伸手指向身邊的荷塘道:“林姐姐,我們尋了數日的幻兒表兄其實……就在這荷塘底下,是世父捉了他,我知道幻兒表兄其實并非凡人,他是神獸狴犴。”
    樂靈犀這一番話,林幼芙需得好好消化消化,她說幻兒在荷塘底下,又說是樂凌捉了他,甚至知曉幻兒是神獸狴犴。她怎會知曉這些事情?
    林幼芙拉過樂靈犀的手急切問道:“靈犀,你怎會知曉這些事情
    樂靈犀的臉上蒙上一層愧疚:“林姐姐,世人皆知那千年大劫并非傳說,狴犴被睚眥封印千年,立誓要重返人間,可真身被困,即使解除封印,徒有元神的狴犴也殘缺不全,可世人不知,狴犴的真身所在之處就在大慎國的京都的皇宮地牢之中,以九十九根玄鐵打造的鎖鏈束縛著,靜待元神回歸年前,司天監提點林昭機緣巧合之下看到了犴真身,卻被圣主以作亂犯上為由五馬分尸,此事的主謀為當今圣主,而幫兇便是當時的正三品翰林學士樂凌。”樂靈犀有條不紊的講述著她所知曉的一切故事:“林昭為官數年剛正不阿,卻因狴犴而死,樂凌一母同胞的兄長樂盛擔憂日后狴犴歸來報復便與胞弟樂凌對換身份,樂盛搖身一變成為了如今的一品大員司徒大人,樂凌則成為了遂城默默無聞的生意人樂盛,并且替樂凌撫養獨子樂文柏……。”
    林幼芙目瞪口呆:“樂盛才是樂凌,樂凌才是樂盛?樂文柏是司徒大人的兒子?”難怪樂盛如此縱容樂文柏為非作歹、胡作非為……,難怪樂凌再見樂文柏時,對他如生父一般慈愛,而對樂靈犀卻總是差些意思,更加難怪,樂凌聽聞樂文柏要成婚之時,愿替他向圣主討一道賜婚圣旨,即便狴犴有朝一日回歸人間,樂文柏也不會受到牽連。可是……林幼芙問道:“樂文柏知道自己生父是何人嗎?”樂文柏該知道嗎?
    樂靈犀扯出一抹苦笑道:“林姐姐,我不想騙你,樂文柏他……打從一開始便知道自己生父是誰,打從被幻兒表哥附身開始便已經開始布局,他們都知道狴犴元神提前解開封印了,他受父親之托,隨你出走遂城,只是為了監視你們的一舉一動,將你一步一步引入司徒府,叫你不得見到圣主,不得追究十年之前的冤案,狴犴是人間正義的化身,若因你翻案被世人得知正義的狴犴被睚裔一族囚禁千年,于國不利,于人間不利啊。”
    竟是這樣一番波折……林幼芙腿上一軟,往后退了兩步險些跌倒,樂靈犀上前扶住,失望瞬間溢滿了林幼芙的雙眸,樂文柏知道……一開始便知道,是啊,樂盛為人何其精明,怎會不知樂文柏反常的出奇之處,父親的死于狴犴有關,狴犴的真身又被困在皇宮,所以師父被打入大牢后會對她說出那番話,所以她問起安州太守父親當年之事,他會那般說道,其實每一個人都不愿她成功見到圣主。
    她卻還有一事無法想通:“既然如此,圣主當初將我們一家全誅便沒有眼前這些事情了,亦或是……由遂城那位大善人出分力,此事也便解決了。”
    “他們不會叫你死的,雖然我不知其中原由,但是我從爹爹那處偷聽到過,林姐姐是絕不可以死的……林姐姐自小無論何時何地都能化險為夷對嗎。”時至今日樂靈犀也未曾想明白這一點。
    為何她不能死?林幼芙心中突然十分好笑,想起了任職捕快以來,宋大人和一幫同僚對自己的過度保護,她曾以為只因自己是衙門唯一的女子罷了,如今想來,怕是不過一幫瘋子在陪一個傻子演戲罷了。還有童書昱,原來之所以童微生能看到洛幻的元神,究其原因,竟因他是睚眥后裔,算起來也是洛幻的玄玄玄玄玄玄玄孫子,半門親戚,想必這也是洛幻無法附身于他的原因。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掌柜配资 股票融资的条件 河北*走势图河北快 免费下载微乐河南麻将 参与期货配资合法吗 推荐股票配资平台 吉林快3走势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a贵丰配资 江江苏快三走走势图结 湖北快3今日开奖查 四川麻将教程 通昭配资 南昌股票配资 东莞配资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广东36选7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