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這座城里有怪獸 >第294章怪獸的游戲規則

    “你集團總部的門口突然失蹤了一個保安能不找偵探嗎?更何況他還是我的哥們兒。”
    “一個保安一天不來上班這能說明什么?如果是他家里有事呢?動不動找偵探,偵探一上門外界還不定怎么猜疑,人家會以為我公司出大事了呢!”
    “這不是大事嗎?一個人不見了事還小嗎?”
    父子正在爭吵,秘書小曼走進來告訴葉董濱口光明偵探事務所的劉偵探和王偵探想見葉董了解情況。
    葉董讓秘書請二位偵探到自己的辦公室詳談。
    “葉董,我們接到貴公子的電話,說你公司保安陳有志疑似被綁架了,請問你對此事知曉嗎?”
    劉偵探、王偵探二人進入辦公室落座后,單刀直入的問。
    “我知曉,不過我和我兒子的觀點不同,我恰恰認為是這個叫陳有志的保安是最大嫌疑,因為這個敲詐勒索的電話號碼顯示是他的,他可能是害怕我會報案所以潛逃了。”
    “偵探,不是這樣的,我了解他,我們是好兄弟,他不會蠢到明知道我在家還打電話來敲詐我爸吧!我想他可能是被人利用或者是被人控制了。”
    葉林亞在一旁爭辯著。
    劉偵探聽完,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輕咳了一聲說:
    “你們父子的看法雖不同,但都有可能,那我們接下來的第一步就是要先弄清這個叫陳有志的保安是綁架他人?還是被他人綁架呢?”
    “對,對,偵探說的對。”
    葉董和葉林亞父子二人聽后都不住點頭稱是。
    “葉林亞,事情發生之前,你最后見到陳有志是什么時候?在哪里?”
    王偵探一邊記錄一邊問。
    “在我家的別墅里。”葉林亞回答。
    “你的別墅地址在哪里?他去你那干什么?什么時候離開的?你當時在家嗎?”
    “我家在長江七路,123號。當時我在家,他是來幫我修剪花草苗木設計造型的,走的時刻大概是下午兩點左右。”葉林亞回憶著說。
    “葉董,你是什么時候接到那個敲詐恐嚇電話的?當時你在哪里?”
    王偵探把臉扭向葉董問。
    “我是前天凌晨四點鐘的時候接到的,當時我就在別墅我自己的臥室,林亞在客廳打游戲,所以我接了那電話就沒當回事,給掛了。”
    “那我們一同去你的別墅及周邊瞧瞧,順便調出你的監控錄像看看好嗎?”王偵探用商量的口吻說。
    “ok,當然可以,我帶你們去。”
    葉林亞從沙發上彈起爽快的回道。
    ……
    ……
    山野之間,永樂兩眼緊盯著那個他自認為是老頑童周伯通老者的背影窮追不舍。
    老者走的很快如同小跑,在松軟的青草紅花間飛奔,與他的年紀極不相符。這讓永樂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斷。
    “此人絕對是周伯通,輕功了得,猶如草上飛、水上漂、踏雪無痕。厲害!”
    永樂心中暗暗佩服,他學著老者的樣子蹦跳前行。
    穿過一段平坦之后,突然山路一轉,變得荊棘滿布,亂石橫行。
    俗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可是今天放永樂這不好使了。
    永樂光著腳只要再往前走腳不被石頭硌爛,也得被荊棘劃破。
    眼看著老者的背影越走越遠,永樂急得不住搓手,
    “該咋辦?再不追人就不見了,可追吧雙腳怎受得了這摧殘之路啊!”
    永樂抬頭望望天。
    這時山風已吹散了烏云,太陽鉆了出來。
    永樂這才發現自己已是滿身大汗。
    他抬起一只手抹一把臉,又拽了拽身上的麻袋片。
    “哎!有了,我何不把麻袋片改成鞋?俗話說顧頭不顧腚,此時我只能顧腳不顧羞了!就這么辦,事不遲疑。”
    想罷,永樂把身上的麻袋片解開,然后撕成兩段,把兩只腳分別包裹的嚴嚴實實。
    弄完后他噗嗤笑了,自嘲的喃喃道:
    “我去,我這雙鞋恐怕是人類自有鞋以來最大,最丑最奇葩的鞋了!當然,我的創造力還是挺高的喲!”
    永樂自滿的伸伸胳膊,跺跺腳,然后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向著老者隱去的方向追去。
    黃發,微黃的白色皮膚,紅三角,特大的大頭鞋。
    遠遠望去永樂就像卡通片里的唐老鴨,那造型絕對的雷人!
    永樂追隨著老者的身影繞過幾座山后,鉆進了一片奇形怪狀聳立在山底深谷中的石林。
    進入石林后,老者七拐八拐進入到石林中央。
    若不是永樂緊緊追隨老者,他自己進入一定會迷路的。
    中央處一片開闊的平地,大概有一個足球場那么大。
    地上種有玉米和幾樣青菜。
    地的中心處有一座用木頭和竹竿扎成的木屋。
    老者好像沒發現追隨自己而來的永樂,徑直走到木屋后的柵欄處,把身后的竹筐放下,然后抓起筐里的野菜扔進柵欄內。
    嘴里還不住地吆喝著:
    “二師兄,吃飯了……”
    只聽柵欄內傳來豬的哼哼聲。
    永樂好奇的呆立在菜地邊望著這個老者,不敢輕易上前打擾,就這么靜靜的看著。
    老者又抓了幾把野菜扔進柵欄后,接著轉回到小木屋門前,推門入內,一會兒又返身出屋,坐在了門前的一塊石頭上。
    小木屋一共三間,雖談不上精致,但絕對能抵擋風雨。
    “猴子,你愣那兒干什么?既然來了。就過來坐!”
    老者忽然發話,大聲的說。
    永樂知道他是在叫自己,于是就走了過去,來到老者跟前恭恭敬敬的抱拳施禮:
    “多謝大師。”
    然后坐在了老者對面的石頭上。
    老者用雙手把白色長發向肩后一分,甩一下頭,對永樂說:
    “猴子,你是來找我學藝的?”
    “是……呃……不是……”
    永樂吭哧著沒敢說出實情。
    “我這有兩種仙法,一個是三十六變,一個是七十二變,你要學哪樣啊?”
    永樂被問愣了。
    “這話怎么這么耳熟?這不是西游記里悟空拜師學藝時,他師父菩提老祖問他的臺詞嗎?怎么?他不是周伯通?他是神仙?這是咋啦?難道我穿越到仙界了?”
    “說呀!快說!難道你懷疑我的法力?要不我把你變成兔子?”
    老者見永樂不回答,從石頭上猛地起身,一把揪住永樂的耳朵大聲說:
    “哎喲,大師手下留情,疼,疼……”
    永樂被揪的直喊疼。
    “那你要學哪一種?”老者追問。
    “我學多的,學多的師父。”
    永樂把悟空的臺詞喊了出來。
    “那好吧,你先把我屋后的木頭給我劈了。”
    老者說完松開手,又推門進屋,然后拿了一把斧頭丟給了永樂。
    永樂用手捂著被揪疼的耳朵,戰戰兢兢拾起地上的斧頭,跟著老者繞到木屋后,找了半天也沒找到木頭。
    “師父,木頭在哪里?”永樂壯著膽子問。
    “這就是,給我劈!”
    老者指著屋后的一棵桃樹命令道。說完他倒背著手向房前走去。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北京极速赛车 基金配资条件 pk10高手单期计 广西快乐十分计划 上证指数代码 环球配资 泰仓配资 赶牛网配资 财惠赚配资 申穆投资 长沙麻将中途四喜 打长沙麻将小诀窍 为什么我下载不了琼崖海南麻将 米管家配资 海南琼崖麻将官方版 麻将顺口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