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門辣妻:王爺來種田 >第318章毫不在意

    林忠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后,不由得有些氣惱:“當初他們為了把人塞進店里,各種好話說盡,如今竟然說翻臉就翻臉!”
    林阮倒是沒什么感覺,“爹,你消消氣,你這傷可還沒好透呢。他們擔心害怕被我連累,這也沒什么。既是不愿意繼續做,那便就算了,我也不是真的離了他們便不能活。”
    “可是他們也太短了!”林忠猶自氣難平,“有好處的時候個個都巴結著,生怕落了后討不到便宜,現在才出了點事,就這么恨不得趕緊跟我們撇清了關系!這是族人該做的事嗎?”
    林阮對什么同族之情并沒有感覺,人嘛,趨利避害是天性,她可沒那么大的臉,讓他們陪著他冒險。
    說句現實點的話,人家只是想靠著她掙錢,可從沒想過要為了這點錢賣命。
    所以她并不生氣,只是,她以后也不會再和這些人打任何交道。
    她林阮不會強迫別人,但她也不是什么大善人。這種一出事就直接選擇放棄她的人,她不稀罕。
    見林忠氣得那么厲害,林阮便安慰道:“爹,別往心里去,其實他們走了,也不是什么壞事。早些看出來哪些人不可靠,打發了他們,重新再買人進來。這樣可比以后店里離不開他們時,他們再撂挑子強太多了。”
    林忠按著她的話仔細一想,覺得倒也是這么個理,只是心里依舊還是不大得勁。
    因著林阮放了那幾人,很快,又有其他人找上了門,要求把自家孩子接回去。
    林阮一句話都沒多勸,登記了人名之后,直接跟送菜的車隊說,按照名單把人都給接回來。
    而她在統計了名單之后,便回了趟青州城,買了一批人,立馬把空缺給堵上了,壓根對店里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當然,林阮讓趙氏她們帶的話,也都帶回了村里。
    族長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后,把那些接了孩子回村的人都叫到了一處。
    當初林阮第一批叫走了近二十人,后來開分店的時候,又在村里叫走了三四十人,如今竟然回來了個七七八八。
    而留下的那十個人,還是當初林阮從山里救回來的。
    族長氣得破口大罵:“你們這些眼皮子淺沒沿兒的下作玩意兒!當初你們哭著喊著要去阿阮的店里干活,那會兒是咋說的?這才幾天,你們就這么翻臉無情了,你們還要不要點兒臉!”
    有那聽不過去的,就站出來說道:“族長叔,你也別埋怨我們啥,這林阮在外頭也不知道都干了些啥,惹下這么大的禍,先前她爹和其他幾個幫忙送菜的,讓人打得都快沒命,這么大的事情,她都瞞著村里,不敢讓我們知曉。要不是前幾天她自己都差點讓人燒死在屋子里,我們還都被她蒙在鼓里。我們家的孩子去她那店里又不是白拿錢不做事,雖然開的工錢是比別人高點,可那么點銀子就想讓我們家的孩子把命搭上,有這個理?”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就是,當初她也沒跟咱們說,在她店里干活風險那么大,要不然誰會樂意去!”
    族長被這些氣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見那些人并不覺得有什么內疚不好意思的樣子,氣得大吼:“都給我滾,一群不干人事兒的狗東西,往后你們家要是再有點啥破事,別來找我咧咧!”
    罵完那些人之后,族長捂著被氣疼的胸口,讓自家孫子給套了牛車,趕到了縣里。
    他得趕緊跟林阮道個歉去。
    當初林阮并不大樂意用村里的人,是他厚著臉皮去說的項,沒想到那些不爭氣的玩意兒這么快就把他的一把老臉扔地上踩。
    林阮知道族長來了,便扶著林忠一道去招待。
    族長一見林忠,便趕緊上前去扶他。
    林忠受寵若驚:“叔,這可使不得。”
    族長道:“沒啥使不得的,你這傷咋樣了?”
    林忠摸了摸傷處,笑著道:“好多了,多謝族長叔的關心。”
    族長把林忠扶到椅子上坐下,這才轉身對林阮說道:“阿阮,這回的事情,真是對不住,對你添麻煩了。我也沒想到這些狗東西竟然會這么短。”
    林阮笑了笑:“族長爺不必如此,我并不在意。靠不住的人,早些走了對我來說反倒是好事。再說村里也人選擇繼續留下,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們一樣。”
    族長想到留下的那十來個人,臉色并沒有緩和。
    近七十個人,最后只有十個人留下,這說明什么?說明他們族里的人,多數都是些薄情寡義的玩意兒!
    林阮說道:“族長爺,之前我承諾過的,會給村子里的姑娘們找一條掙錢的路子,正好過些時候我便有空閑了,麻煩你回去通知一下村里,讓他們把自家姑娘會些什么事情都說一說,回頭我再好生想一想,要如何運作。至于那些棄了我的人家,便不必通知了,我以后都不會再與他們有任何牽連。當然,如果其他人家也怕受我連累,可以提前說清楚不想來,我不勉強。”
    族長聽她還愿意替村里的姑娘們謀劃,頓時心里頗不是滋味。
    在林阮家中吃過一頓豐盛的午飯,族長坐著牛車回了家中,讓人按照林阮的要求,挨家挨戶去通知。
    那些把孩子叫回來的人家知道林阮要替村里的姑娘們謀出路,說不動心那是假的,但看族長的人并沒有來通知他們,他們便知道,林阮是真的不會再搭理他們了。
    頓時,不少人就在背后開始說酸話,說什么林阮那里的銀子不好掙,風險太大,說林阮結的仇家太多,保不齊哪天就被仇家給害了。又說他們都是莊戶人家,姑娘家再有本事,也不過就那么回事,將來還不是只能配個莊稼漢。倒是跟著林阮把心給混野了,往后怕是不能安心過日子的。
    這么一說,頓時不少原本打算讓自家姑娘跟著林阮掙點銀錢的人家,便心里生了顧忌,不愿讓自家的姑娘去冒那個險,于是便謝絕了這番好意。
    不少姑娘原本是動了心思要跟著林阮學門手藝的,結果家里說啥也不同意,急得姑娘們直哭。
    可是到底胳膊擰不過大腿,最終姑娘們在家中爹娘的打罵和逼迫下,也只能熄了心思。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惠州股票配资 吉林乐透麻将游戏大厅手机版 股巢网配资 股票推荐及行业分析 2019年安全靠谱的理财平台 炒股的人 28号上证指数 期货股票配资股票融资融资融券模拟炒股软件温州股票配资股票实盘模拟实盘智深金岸投资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股票涨跌概率 按天配资 速配资 海南琼崖麻将官网版下载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不自己炒股 基金配资平台 云天华城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