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摸金校尉之九幽將軍 >第20章升天
玉面狐貍的先祖,遠不如搬山道人的血統古老,她讓那道神光罩住,立時發出聲嘶力竭的怪叫。她的臉都扭曲了,一縷縷血霧從她身上冒出。一旦讓摩尼寶石的亮光照到,一瞬之間化為黑灰。玉面狐貍大驚失色,“嗖”的一下,閃到了大殿一角。我看雪梨楊傷得不輕,連忙接過她手中的摩尼寶石,白光一晃,又將玉面狐貍罩住。玉面狐貍接連躲了幾次,從她身上冒出的血霧越來越多,她的行動也越來越慢,慘叫聲在空寂的黃金大殿中回蕩不迭,終于倒在了地上,臉色又變得同白紙相似。
  胖子將她拎到眾人面前,手舉工兵鏟,說道:“玉面狐貍,你不是想要老子的命嗎胖爺今兒個讓你變成沒頭狐貍”說罷,便要一鏟揮落。
  大金牙說:“胖爺,一鏟子削掉她的腦袋那是便宜她了,不如扒了她的狐貍皮”
  胖子用工兵鏟撥開大金牙,罵道:“你他媽的人妖不分,給我躲一邊兒去。”
  這時我已將雪梨楊扶了起來,她吐的血不少,看不出傷得是否嚴重。雪梨楊支撐著站起來,對胖子說:“且慢,我有些話要問她”
  胖子將玉面狐貍拎過來,推到雪梨楊面前。
  我見玉面狐貍臉色慘白,失魂落魄,全不是之前神氣活現的樣子,對雪梨楊說:“她是自作自受,死有余辜。”
  雪梨楊說:“流沙下的黃金宮殿太古怪了,如若不從她口中問個明白,我們如何走得出去”
  我說:“好,事到如今,不怕她不說”
  玉面狐貍自知躲不過去了,只好說出實情,她說:“相傳,流沙下埋了一座黃金宮殿,只有憑借摩尼寶石的光亮才可以進入這里,打開黃金槨,成為寶藏的主人。所謂寶藏,其實是供奉太陽神的女王之血,乘虛不墜,觸實不硋,移形滅影,變化無端,洞悉造化,指沙成金。”
  大金牙抱著那黃金神鳥說:“指沙成金這全是沙子變的不成”他用舌頭舔了舔,又用手指敲了兩下,當真是純金的。有這能耐那不是想要多少金子便有多少新首發 https://.x81zw. https://m.x81zw. 
  我十分駭異:“黃金槨中的女王,真能將沙子變成黃金”完全無法讓人相信,可是眼見為實,卻又不得不信。
  玉面狐貍說:“僅有拘尸國后裔,有鴻蒙之血的人,才可以得到寶藏,所以我說你們知道寶藏的秘密也沒用,是你們自己不信,又不怪我”
  我們雖然不得不信,但是越想越覺得奇怪,世上的事兒,大不過一個“理”字。什么叫“理”天高東南,地廣西北,日升月落,陰陽造化,是為常理。絕沒有沙子可以變成金子這么個理兒。至于移形滅影,出有入無,那些話誰會當真古人云:不合常理,謂之“妖”怎么想怎么覺得玉面狐貍說的“寶藏”都是旁門左道,近乎妖邪。于是我對玉面狐貍說:“你心存非分妄想,卻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成天說你祖上是拘尸國之祖,身上還是什么寶血,自以為是拘尸國的后人,便可以高人一等我真不明白,那有什么可光彩的吃的不也五谷雜糧嗎咱這兒總共一百多個姓氏,往上論起來,誰家還沒出過三五個皇帝胡蘿卜還姓胡呢,我可沒見人便說”
  胖子說:“我還是沒搞明白,玉面狐貍到底在搞什么鬼”
  大金牙說:“胖爺,以我大金牙的淺見拙識,我覺得是這么著,原來流沙下的黃金宮殿之中,有這么一個死了不下五千年的僵尸美人。僵尸美人身上附了一個惡靈,惡靈附到誰身上,誰就可以移形滅影,指沙成金,在老時年間,這就叫頂仙兒的玉面狐貍頂上仙兒了,說白了,是得了道了一旦讓它出去,我佛如來也降它不住,這廝卻不走運,撞在胡爺,胖爺,楊大小姐三大摸金校尉手上,又有我大金牙在旁輔佐,還怕對付不了這玉面狐貍這不就手到擒來,簡直是不費吹灰之力”
  我和胖子聽說過頂仙兒的,以前在鄉下,好端端的一個人,忽然變了口,說話都跟以前不是一個調兒了,言生道死,無有不中,按迷信的話來說,那就是有東西上了他的身。可那都是鄉下裝神弄鬼的伎倆,如今這是什么把沙子變成金子,那是說著玩兒的嗎你便是割了我的頭,我也不信胖子有可能變成瘦子,但沙子絕對變不成金子
  我手上沾滿了雪梨楊吐出的鮮血,摩尼寶石中的光越來越亮。我想起傳說摩尼寶石可以照破一切無明之眾,為什么黃金宮殿中一塵不染,又不見人跡,僅在黃金槨中有一個僵尸美人,何不用摩尼寶石照它一照,看看它究竟有什么古怪于是將摩尼寶石發出的光亮,往女尸身上一照。可也怪了,摩尼寶石中皓月一般的光明照到的僵尸,立即變成了一堆沙子。
  胖子抓起一把在手中一捻,全是細細的沙土,而且絕非金沙。眾人無不驚愕,再看大金牙抱在懷中的黃金神鳥,眨眼之間也變成了黃沙,他舍不得那黃金神鳥,兩手在黃沙中亂抓,邊抓邊叫:“我的鳥兒我的黃金的鳥兒啊”新網 電腦端:https://.x81zw./ 
  隨著摩尼寶石中放出亮如明月的白光,整座黃金宮殿連同那黃金棺槨、黃金神樹,全都變成了沙子我在亮如白晝般的光芒之下抬眼一看,才發覺我們仍在那片無邊無際的流沙之中。沙海茫茫,周圍哪有什么通道、宮殿,面前是一個巨大的流沙漩渦,幾條小小的爬蛇在沙子上到處趲行,遠處還有十來根孤零零的巖柱,那是一個沒有在史書中留下任何記載的古國,所僅存的遺跡,也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這個大洪水之前的古老帝國,存在了多少年,又是由什么人建立的而我們走了這么久,卻只在這片沙海中打轉,可要說是幻覺,怎么會如此真實身上的傷口,仍在一跳一跳的疼如果說不是幻覺,怎么一切都變成了沙子  我又用摩尼寶石往前一照,在亮如皓月一般的光明之下,黃金宮殿全變成了沙子,那個碧玉般的水池,則是茫茫沙海中的一個旋渦,可以看到深處有個大肉塊,埋在流沙之下。看不出輪廓形狀,但是巨大無比,因為它稍稍一動,周圍的流沙也都隨之而動。
  眾人皆是心寒股栗,原來沙海之下埋住的古國,曾經供奉了一個古神,形同一個大肉塊,早已經半死不活。我們墜入深淵之后,即使剛喝過水,也會感到口渴難耐,那是由于一行人的腦電波受到了它的影響,迫不及待地想找水喝,在當時那種情況之下,別說是地下水了,見了駱駝尿也喝得下去。胖子在巖柱下挖出的水,根本不是地下水,而是大肉塊身上的血,難怪有一股壺底子味兒我們喝了古神的血,腦電波與它同步,隨即見到了規模宏大的通道、黃金宮殿、黃金神樹、黃金神鳥、黃金棺槨、這一切,完全是古神的夢境幻覺是外部造成的,因此不會感覺到疼痛,但是我們走進的夢境,卻是由內而外,使人感到無比真實埋在流沙下的這個黃金帝國女王,洞悉了大肉塊的真相,它的血可以使人進入幻造而成的黃金宮殿。女王以此蠱惑人心,讓世人以為這位侍奉太陽神的女王,能夠“移形滅影、指沙成金”,也就是玉面狐貍所說的“寶藏”,實際上那只是在夢境之中,從來不曾真正存在過。玉面狐貍的先祖,不曉得從何處得知這個秘密,妄想成為寶藏的主人,她卻沒有想到,一旦離開黃金宮殿,通天的本領皆成畫餅。新網 電腦端:https://.x81zw./ 
  不過最恐怖的是,我們在夢境中的經歷,絕不是無意義的,沙海下的古神擁有意識,但它究竟想干什么,可這并非常人所能揣測。它或許也明白肉身將死,而且困在流沙中無法行動,才將我們引入它的夢境,是為了讓玉面狐貍變成它的傀儡,完成儀式,將它的意識帶出去我們掉進無邊無際的沙海,不喝巖柱下的水還則罷了,喝下這個水,那就再也走不出去了,看到什么摸到什么,全憑流沙下的古神任意擺布,好在雪梨楊手上有摩尼寶石,以開辟混沌的宇理之光,照破了古神幻造出的黃金宮殿
  當時我還沒有想到那么多,事后才越想越是后怕,幾個人一見到沙海下的巨物,全嚇得呆住了,由于一切發生得過于突然,一時半會兒明白不過來,但也意識到了不對,黃金宮殿全是沙子變的玉面狐貍見她處心積慮要找的寶藏,瞬間變成了沙子,一陣急火攻心,一頭倒在了流沙之中。
  此時腳下的流沙不住抖動,旋渦在迅速擴大。胖子說:“老胡,再不走可要陷進去了”大金牙問我:“帶不帶上玉面狐貍”我稍一遲疑,沒接大金牙的話,轉頭去看雪梨楊,她也不置可否。胖子對大金牙說:“自己刨坑自己跳,你還在乎她的死活”大金牙說:“玉面狐貍有根有葉有勢力,帶上她回去,可以讓她手下出錢贖人”胖子一想那總比空跑一趟好,于是將玉面狐貍扛在肩上。一行人在摩尼寶石的光亮下,拼命往沙海邊緣逃去。
  摩尼寶石中放出的光明,照如白晝一般,風沙雖烈,卻不至于迷失方位。幾個人一路奔逃,發覺流沙邊緣,似乎與深綠色的大海相接,但是聽不到潮水涌動之聲,到了近處才看明白,前方是一望無際的瓦斯濃煙。按說瓦斯密度達到一定程度,會發生爆炸,可流沙下的瓦斯卻似凝固了,從遠處望過去,真如同深綠色的大海一樣。原來埋在流沙下的古國,深處還有一層瓦斯之海,只不過瓦斯密度很高,并沒有浮上來,否則我們手中的火把,早已引爆了瓦斯
  胖子扔下玉面狐貍,抹了一抹頭上的汗珠子,驚道:“敢情這下邊真有一片深綠色的海,可這海中沒有水,全是瓦斯”
  大金牙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他趴在地上說:“老天爺存心要收我等,按倒葫蘆起來瓢,一波未平又起一波,逃是逃不出去了”
  我見無路可走,將摩尼寶石舉起來往上照,頭頂幾百米高處,才是倒懸的巖層,肋生雙翅也飛不出去。再轉頭往后一看,流沙當中的旋渦仍在擴大,下邊那個大肉塊似乎要出來了。我心想“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死也拽個墊背的”,當時一咬牙,掏出了zippo打火機,看向身邊的幾個人。大金牙忙說:“胡爺,使不得”胖子說:“得了,來個痛快的”雪梨楊對我說:“引爆瓦斯之海,氣浪將會沖開地面,那是我們僅有的機會。”我說:“縱有一線生機,那也好過坐以待斃,生有時辰死有地,是死是活聽天由命罷了”  我怕想得越多,越不敢鋌而走險,何況情況危機,不容我多想。說完話,我立即將打火機往前扔去,招呼一聲胖子和大金牙,緊緊拽上雪梨楊的手,掉頭往身后的巖柱方向狂奔。才跑了沒幾步,瓦斯之海已經發生了爆炸,這一炸真是非同小可,驚了天,動了地,也許聲響太大了,反而聽不到,耳膜一下子全倒了,身子有如被一只無形的巨手扔了上去,五臟六腑翻了個兒,要不是流沙古跡上的石頂有效阻擋了沖擊波,眾人可都得被炸成碎片新首發 .x81zw. m.x81zw. 
  瓦斯的劇烈爆炸,使大地從中裂開,埋在流沙下的古國遺跡,也被沖擊波推了上去。上邊已是白晝,風沙呼嘯,遠處蒼山起伏,周圍皆是黃沙,剛好位于沙漠與山脈相接之處,摩尼寶石的光亮迅速收斂,從中裂開的大地隨即合攏。幾個人落在上邊的沙漠中,全給震懵了,鼻子耳朵里全是血,掙扎了半天也起不來。我嗓子發甜,感覺要吐血,然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失去意識的時間,可能過去了幾個小時,也可能并沒有多久,再睜開眼的時候,看什么都是模糊一片,對不上焦似的,使勁轉了轉眼珠子,才勉強看得見東西。我吐出口中的沙子,用盡最后的力氣,轉頭看看四周,雪梨楊、胖子、大金牙、玉面狐貍等人都在,一個個倒在沙漠中動也不動,有的人已經讓沙子埋了一半,此外還有幾根巖柱,以及一些碎肉,想來埋在流沙下那個古神,就此崩成了碎塊。
  之前的經歷,走馬燈似的在我眼前晃過,充滿了死亡的圓沙古城,可以使人變成活鬼的密咒伏魔殿,還有噩夢中的黃金之國,恐怖的瓦斯之海,完全想不起這一路之上我們是如何堅持下來的,此行雖然沒有掏出一件明器,但是終于逃出升天,能把命撿回來,又沒讓玉面狐貍得逞,已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何況還找到了雪梨楊先祖供奉的摩尼寶石。
  不是我和胖子聽信大金牙的讒言,上關中收什么明器,不會從秦王玄宮之中掏出西夏金書,也不至于引來玉面狐貍,好歹將我們捅的婁子補上了,命大沒死也扒下了一層皮。吃倒斗這碗飯的,善始容易善終難,此番兩世為人,我可得見好就收,接下來遠走高飛,再也不必過提心吊膽的日子了。
  我正胡思亂想,不遠處的雪梨楊站了起來,她低下頭到處看,似乎在找什么東西。風沙之中,我看不見她的臉,可她應該看得見我在這邊,她在找什么但見雪梨楊找了一陣,從沙子中撿起了摩尼寶石,忽然一抬手,將摩尼寶石扔向遠處。此舉完全出乎我意料,風沙大作,摩尼寶石落在身邊,還有可能找到,往遠處這么一扔,都看不見落在哪兒了,那可別想撿回來了,雪梨楊為什么扔掉摩尼寶石那是搬山道人先祖供奉的圣物,我們九死一生,吃了多少辛苦,擔了多少驚嚇,好不容易才從西夏壁畫中摳出摩尼寶石,她怎么給順手扔了新網 電腦端:https://.x81zw./ 
  我口中說不出話,活動活動僵硬的四肢,抖去身上的沙子,使勁爬向雪梨楊。雪梨楊發覺我在動,她一轉頭,兩個黑洞洞的眼睛望向我。我幾乎嚇傻了,雪梨楊那雙眼,怎么看怎么是黃金宮殿中的僵尸古老的預言已經成真,困在沙海中那個半死不活的大肉塊,還是逃了出來,雪梨楊魔化了黃金之國的古神,并不是隨便找個活人,便可以借尸還魂,血統越古老的人,越適合成為它的軀殼,玉面狐貍是次選,雪梨楊才是最合適的人。我一時疏忽,沒有想到這一點稍一分神,雪梨楊扭頭就走,風沙彌漫,轉眼不見了蹤跡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每次北京快乐8赢了后连输光 股票新手 好棋牌?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 晃晃麻将技巧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安 … 快乐赛车大战破解版无限钻石版 2013年上证指数 街机千炮捕鱼赢话费 信誉棋牌网 青海十一选五开 2019年上证指数最高点2019上证指数年线 天天捕鱼电玩版下载新 姚记棋牌app 十一选五怎么玩法规则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