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道帝尊 >第2073章我東西呢
    超越小階位、大階位、一合階位、二合階位、三合階位,成就圓滿圣帝境界。
    這就是李玄道的實力。
    “還有,南軒可能也是,不過這么多年沒見到他,我不確定,但是至少應該是位于三合階位了吧?”
    秦塵不確定道。
    “圓滿圣帝為頂峰?”
    石敢當此刻好奇道。
    “非也。”
    秦塵繼而道:“圓滿圣帝之后,還有一個階位,被稱為……天圣帝!”
    “這個就很容易理解了,天圣帝級別,已經是可以隨心所欲駕馭下三天天地之間的圣力,如同神砥一般了。”
    “之前,那夜帝,應該就是此等境界了。”
    夜帝是天圣帝境界?
    怎么可能!那怎么會被李玄道擊退?
    秦塵繼而道:“因為夜帝到來的,并非是全部的真身實力,可能只是凝聚了五成到七成。”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玄道雖說是圓滿圣帝級別,但是畢竟主修劍道,實力強大。”
    李玄道拱手道:“師尊教導的好。”
    石敢當聽到此話,眼神一閃。
    隨著師尊遇到當年的徒弟,拍馬屁的人越來越多,他的日子,恐怕會不好過啊。
    秦塵繼而道:“圣帝之道,外界傳的很玄乎,實際上也沒那么玄乎,在場的你們,幾乎都是能夠到達圣帝境界,只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而且,圣帝這七大境界,也并不是那么標準,古往今來,一代代傳遞下來的分法而已,可是真正實力,還是得看戰斗力。”
    幾人紛紛點頭。
    而接下來,秦塵也是紛紛針對幾人,說出修行道路之上需要注意的問題。
    幾人紛紛謹記在心。
    夜月西天,眾人也是紛紛離開。
    山谷內,逐漸恢復了平靜。
    葉子卿和云霜兒此刻架著秦塵,回到茅草屋內。
    “真的喝醉了!”
    葉子卿此刻俏臉微紅,也是飲了不少酒,看著床榻之上,徹底睡過去的秦塵,忍不住道:“幾個徒弟聚集在一起,把他開心壞了。”
    “從沒見過他這么開心的時候。”
    云霜兒也是笑道。
    二人此刻,輕輕的幫秦塵蓋上被子,躡手躡腳。
    只是,正在此刻,一雙手卻是突然抓住二人皓腕,輕笑聲響起道:“那么開心,可不是因為見到幾個徒弟聚集在一起,而是想到,今夜你們兩個,都不用走了……”“你裝睡?”
    “你裝醉?”
    葉子卿和云霜兒轉身,紛紛秀眉蹙起,怒氣不小。
    秦塵此刻卻是耍賴道:“你們可都是圣尊了,我現在可只是圣皇,還是一個半殘的圣皇,要是用太大勁反抗我,可是會引發我體內那兩件兇器,奪了我的命,依不依我,你們自己看。”
    “無恥!”
    “卑鄙。”
    “這有什么?”
    秦塵得意一笑道:“得你們二人一起侍奉,可謂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秦塵一把將二人來拉下。
    房間內,氤氳氣氛,逐漸籠罩,時不時傳遞開來幾道聲音,令人心思婉轉。
    此刻,山谷內,噬天狡突然抬起腦袋,神經一繃。
    “怎么了?”
    噬天狡嘀咕道:“怎么感覺那兩個女人那么痛苦,秦爺那么開心?”
    “滾!”
    只是此刻,噬天狡腦袋內突然響起一道聲音,頓時臉色一變,身影一閃,化作一道殘影,消失不見。
    溫獻之迷迷糊糊睡在武門內一顆歪脖子樹上,呼聲響起,直到感覺胸口仿佛被什么東西壓著,喘不過氣來。
    “二狗子,你干嘛?”
    噬天狡委屈道:“被秦爺趕出來了。”
    “傻狗!”
    溫獻之嘀嘀咕咕道:“師尊春宵一刻值千金呢,你個傻狗在那待著,你不挨罵誰挨罵?”
    “你才傻。”
    噬天狡開口道:“老子是狗,可是看得明白,你看看人家李玄道,把楊青云、石敢當、葉子卿、云霜兒都接來了,你看秦爺高興的,估計今夜是不用睡了。”
    “你再瞅瞅你,憨貨一個!”
    此話一出,溫獻之一個激靈,坐起身來。
    “是啊!”
    溫獻之一拍腦門,忍不住道:“都說飽暖思淫欲,李玄道這是抓住師尊愛好,我他么怎么就沒想到。”
    “所以說你憨啊!”
    溫獻之聽到此話,一個激靈,急忙道:“不睡了,不睡了,我要趕緊給師尊準備早飯去。”
    “鐵憨憨就是鐵憨憨。”
    噬天狡此刻再次撇撇嘴道。
    “怎么了?”
    “秦爺辛苦一夜,苦苦耕耘,大早晨能起來的嗎?
    就是頭牛,面對那兩個絕色,也得累成牛排,你一大早準備早飯,不是找罵嗎?”
    溫獻之撓了撓頭道:“那我應該怎么辦?”
    “蠢!”
    噬天狡再次道:“估計秦爺也得日上三竿才起來,你就準備一些補品就是了。”
    “有道理啊!”
    溫獻之說著,又躺了下來。
    “你怎么又躺下了?
    趕緊去啊!”
    “你不是說日上三竿嗎?
    現在還早啊!”
    “你早早準備,顯得你誠心啊。”
    溫獻之聽到此話,撓了撓頭道:“也對哈,那我現在就去。”
    溫獻之身影,一溜煙消失不見。
    噬天狡此刻優哉游哉趴在樹干上,美滋滋的閉上雙眼,嘀咕道:“這憨貨,真會找好位置,睡在這里,真舒服啊,也不枉我一番口舌……”一夜無話。
    第二天,日上三竿,秦塵從茅草屋內走出,伸了伸懶腰,略顯疲憊。
    而此刻,一條狗,出現在山谷內。
    “你們,都過來。”
    噬天狡此刻人模狗樣的走在最前面,看向秦塵,微微笑道:“秦爺醒了,這是給您準備的午飯,您辛苦了。”
    秦塵瞥了一[]眼。
    好家伙!全他么是珍貴的大補之物。
    “你個狗腦子,能想到這些?”
    秦塵淡淡道。
    “溫獻之呢?”
    噬天狡一愣,隨即道:“你們看到溫獻之了嗎?”
    其中一人開口道:“在山谷外睡著呢!”
    聽到此話,秦塵跨出腳步,來到狂谷外,果然,溫獻之此刻躺在一座石碑上,四仰八叉,呼呼大睡。
    “起來了,鐵憨憨。”
    噬天狡此刻走上前,踹了溫獻之一腳。
    溫獻之迷迷糊糊睜開雙眼,看到秦塵,頓時大喜過望。
    “師尊,您醒了,您看我給您準備的……咦?
    我東西呢?”
    溫獻之此刻頓時傻眼。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北京快乐8合法的吗 青海十一选五台子 浙江6+1中后面一个 湖南快乐十分购买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app 下载宁夏11选五 内蒙古十一选五 怎样炒股入门知识 彩票陕西快乐十分钟 基金资产配置里其他是什么 福彩3d开机号100期查 李嘉诚关于理财 金牌精准三尾 江西体彩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p62开奖结果2018045 pk10机器人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