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乾坤爭渡 >第967章尋故人
林地幽幽,山峰起伏,鵝卵石小徑蜿蜒,從茂密的竹林中穿行而過,聽著周圍山水叮咚,倒也有一種別樣的幽靜之感a。
    莫錚與裴穗走在路上,他們出關后,徑直來到這片區域,想看望一些老朋友。
    因為來自三千州的人大半都選擇了今世法,集中在這里。
    “你已經氣海圓滿,幾可謂前無古人,可以說在今世法這條極盡路上得天獨厚,將來不考慮繼續走下去嗎?”裴穗問道,美麗出塵的面龐很恬靜,給人以安寧的感覺。
    “自然要走上一遭,只是眼下,我想盡窺古法,兩相印證才有會有所得,才能有最大的機會。”莫錚說道。
    他修出了三道仙氣,這非常不易,險些付出生命的代價,自然不可能放棄,同樣他生在今世中,又怎么可能會拋下當世法呢?
    甚至,他有一種勃勃的野心,有一種野望,將來還要開創出一種全新的法,一種只屬于他自己的法!
    那將是他的的路,與眾不同,真正的超脫。
    莫錚思忖,他要怎么走,如何踏出一條不凡路?
    “你怎么了?”裴穗問道。
    “沒什么,即將見到一些老朋友,我心中很高興,料想他們一定會覺得很意外吧,給他們一個驚喜。”莫錚笑道,回過神來。
    許久未見,一些人多半以為他已經殞落了,這么長時間生不見人死不見尸,許多謠言傳出,都說蘭成將他放逐,令他身死他鄉。
    如今還只限于修古法的人知道,他活著歸來了。
    “會有驚訝,但有一些人肯定早就猜到你還活著,對你有信心。”裴穗笑了笑。道:“許久沒有見到太陰玉兔還有唐曦了,倒是有些想念。”
    莫錚詫異,無論是明瀾還裴穗都是靈動的,是出世的,平日間缺少這種女兒風采,多是圣潔與端莊的。
    “當年,在火州畔的天仙書院,多虧唐曦照應,我才能靜心隱居在那里。”裴穗嘆道,那是一段不容忘記的歲月。
    莫錚聞言。也想到了很多事,有些好笑,他本應進入天仙書院,結果卻被齊玄策捉走,成為了至尊道場的弟子。
    “說起來,我跟唐曦也有非同一般的交情。”莫錚點頭笑道。
    當年,他還沒有來到三千州前,在銅雀壇那里大戰唐曦。取得勝利。
    當日的唐曦,身穿一身黃衣,美麗而又清新脫俗,還問他是妖怪否。雖然兩人間對決了,但無惡意,反倒各自有幾分欣賞。
    “走吧,反正快見到了。”莫錚微笑。
    “什么人。止步!”山中,有一位老者開口,守在山門那里。
    最近以來。這塊區域不容許人隨意出入,一直在封山,里面的弟子都在進行最艱苦的修行,這里專屬于踏上今世法的天才。
    “見過前輩!”兩人很客氣,不敢造次,因為這是一位長老,是真正的前輩高手,在這里守護。
    莫錚與裴穗說明來意,想進去。
    “你們是修古法的人,暫時不能入內。”老人皺眉。
    “我也學今世法,在氣海領域走到了極盡,今日過來也是想切磋一番。”莫錚說道,他撐開了唯一氣海,光芒籠罩,將他襯托的如同一尊戰仙般!
    “好小子,竟然是你!”顯然,這位長老雖然沒有見過他,但是聽聞過,他在氣海領域無人可及。
    兩人很輕松的入內了,不再被阻攔,因為這里的長老也希望這個氣海領域真正超脫了的少年能夠給這里的弟子帶來啟發與機遇。
    “長老,能賜給我一些前人總結的經驗手札以及秘法等嗎?”莫錚走出去了一段路,又突然回頭,這樣問道。
    “只有一些殘法,真正的無上奧義在石林,畢竟那里才是走上這條路的大成者的集中地,此地的佼佼者將來也注定會前往石林深造。”長老說道。
    莫錚點頭,沒有停留,跟裴穗走進山地深處。
    這里有沼澤,毒氣濃郁,死氣肆虐,但當中卻有人在閉關,磨礪己身。這里有桃花林,法陣轉動,陣紋滔滔。這里有太古魔岳,高聳入云,銀瀑高掛。
    “魔女、長弓衍、小兔子、布凡、秦錚等人都在哪里,需要分開去找嗎?”
    說起來,下界來了一群人,都在此地,但應該都分散了開來。
    “你和魔女見面,是不是還要戰上一場?”莫錚似笑非笑,看著裴穗。
    “你說呢?”裴穗不予正面回應。
    “我覺得,你們兩個可以成為好姐妹,然后一起去坑殺明瀾。”莫錚笑嘻嘻。
    “……”裴穗無語。
    “咦,你是裴穗仙子,不是選擇修古法了嗎,怎么來到了這里,還有這個人是誰?”有人出現,認出了裴穗,不識莫錚,因為這次他是以真身出現。
    “我們來這里看望老朋友,道兄你知道唐曦在什么地方嗎?”裴穗問道。
    那個人神色微變,小聲道:“她的情況不算太妙。”
    “發生了什么?”裴穗問道。
    “她被人擊成重傷,并搶走了七彩仙金箭!”那人說完,急匆匆走了,似乎不愿沾染麻煩。
    “唐曦她在哪里?”裴穗娥眉微挑,在后追問。
    那人不說話,用手指了一個方向,掉頭就走。
    裴穗的恬淡之色消失了,難以保持平靜,唐曦在天仙書院時對她照顧有加,是最好的朋友,此時不禁擔憂,同時看了一眼莫錚。
    “走,讓我們看一看,是何人敢這樣出手!”莫錚平淡的說道。
    不知道為何,裴穗聽到他這樣開口,焦躁、不安等一下子平復了,因為這個少年有這樣的底氣,有那種魄力,可以獨對一切對手。
    很快,消息傳開了。有人要去看望唐曦,路途上不少人驚訝,在旁指點。
    “裴穗回來了,居然能踏進我們今世法所在的區域,她是想要為唐曦出頭嗎,恐怕會吃苦頭!”
    沿途上,許多人被驚動,紛紛出關。
    更有一些年輕男子謹慎上前,好心勸解,告知裴穗。敵人非常厲害,莫要強出頭。
    裴穗絕麗傾城,在天神書院有極高的人氣,因此不少人愿意告知,勸她止步。
    消息傳出,遠方瀑布下的杜雅還有烏堃被驚動了。
    “呵呵,那個丫頭來了,同來自自下界,這是要為唐曦強出頭不成?”杜雅冷笑。道:“走,該出關了,我看誰敢踏足那里!”
    “轟!”
    路途上,有人在激戰。其中一人被打的咳血橫飛了出去。
    “這么激烈,一路上都見人在爭斗。”莫錚驚異。
    “這算什么,前陣子才算激烈呢,戰斗不停。沒完沒了,對了,裴穗你們三千州不少人都受傷了。你得小心。”路途上又有人提醒。
    很快,裴穗與莫錚來到一塊平緩的山地間。
    青松翠綠,清泉叮咚,這里很幽寧,一座茅屋坐落在松林中。
    “是誰?”茅屋的房門被推開,一個臉色蠟黃的女子走出,面色非常難看,氣血有些枯敗。
    “唐曦姐姐!”裴穗驚叫,仔細辨認,正是故人,居然元氣大傷到了這個樣子。
    須知,唐曦原本非常美麗,膚色白皙如象牙,可是而今卻成這個樣子了。
    莫錚也蹙眉,敵人下手有些狠,看得出唐曦修養有一段時間了,結果還是這副狀況,可見當日對決時多么兇險,差點丟掉性命。
    “是你們!”唐曦驚喜,沒有想到是這兩人到來,特別是看到莫錚,眸子更是燦爛了起來,笑道:“妖怪,你還活著!”
    “看你自己都傷成了什么樣子,還有心情笑。”莫錚取出一滴凰血,這是書院天神書院的神圣之物,當初他跟人賭戰,贏了很多滴,還有余留。
    “唉,這次我雖然輸了,但是很不服,更很氣憤!”難得開朗的唐曦都一肚子郁火,此時咬牙切齒,握緊秀拳。
    “唐曦姐姐,誰將你傷成了這個樣子?”裴穗問道。
    “一個叫杜雅的女人,說好了只用今世法切磋,結果她最終動用兩道仙氣,將我重創,奪走我的七彩仙金箭!”唐曦氣憤。
    看得出,她在這里得到今世法的手札,的確有極大的收獲,不然何以讓對方不惜動用仙氣出重手。
    “居然這樣!”裴穗嗔怒。
    “我倒要看一看,是誰敢來此地看望唐曦,我打傷的人還想救助嗎,還有人敢強出頭?”一個冷淡的聲音傳來。
    一個銀袍女子走來,停在遠處。
    在她的旁邊,烏堃并立,此外還有幾人,有男有女。
    “杜雅!”唐曦銀牙緊咬。
    “我當是誰,這不是裴穗嗎?”杜雅好整以暇,淡淡的笑道。
    她身畔一個女子更是裊裊娜娜而來,走到茅屋近前,圍繞著莫錚、裴穗、唐曦轉了一圈,笑道:“找了兩個幫手,憑他們也想報仇嗎?”
    “先滾出此地,一會兒找你們算賬。”莫錚冷漠開口,掃了一眼不遠處的銀袍女子,并沒有看近前這個女子一眼,而后將手中的凰血遞給唐曦,讓她服下。
    “你是誰,算什么東西,也敢對我如此無禮!”近前的女子冷冷一瞥,無比倨傲。
    “滾!”莫錚一聲呵斥,震的虛空搖動,如一柄紫金大錘砸出,讓這個女子面色蒼白,嘴角溢血,整個人橫飛而起,砸向不遠處的石壁上。
    附近,所有人都震驚。。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 陕西体彩11选5手机版 广西11先5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股票涨跌计算 大盘几点开盘 山东11选5乐彩网 正规合法的股票配资平台 浙江体彩6+1中奖规则 黑龙江p62走势图30期 怎么买港股股票 北京快3开奖 时时彩平台客户端下载 安徽快3开奖预测分析 时时彩票1010官网下载 湖北*走势图湖北快 42码